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丹:六四屠杀的第一批政治受难者

p100620109
1989年6月17日,官方电视台报道八人被判死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放火犯」林昭荣、陈坚、王汉武、祖建军、王连喜、张文奎、「抢劫犯」罗红军、「流氓犯」班会杰等八人,在北京市「反革命暴乱」期间,焚烧军车、抢劫军用物资、殴打残害解放军战士,均判处死刑。

在六四事件20周年的纪念活动的高峰过去之后,我们必须体认到,不能让历史的记忆,历史的真相,只留给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景。对于20年前那场震惊中外的大屠杀,我们应当持续不断的进行追问,进行记录的工作,而不是仅仅在周年纪念日想起那些血腥的过去。同样,历史的记忆也不应当仅仅着眼于有名的人物和主要的事件,历史中那些普通的,无名的当事人,也许有着更为重要的回忆价值,或者更不应当被遗忘,否则,历史就没有公正可言了。

有鉴于此,作为六四20周年的纪念活动的延续,让我们来看看,在中共6月3日晚上悍然开枪之后,在八九民运被镇压下去之后,当局在全国,尤其是北京展开的血腥清晰的部分情况。

6月4日之后,尽管当局已经控制了天安门广场和北京主要城区的局势,但是零星的抗议仍旧持续,这些抗议活动基本上都被戒严部队强力镇压,造成的人员伤亡并不亚于六四屠杀当天。同时,当局立即开始追捕八九民运的组织者和主要参与者 。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被当局枪毙,逮捕,监禁,收容审查,清查的人,因此而构成六四屠杀之后的第一批政治受难者。

以下,就是部分第一批政治受难者的名单,让我们不要忘记他们:

1. 6月5日,有民众在朝阳区和平街北口的公共汽车终点站,用8辆大客车堵住附近路口,6日凌晨3点,28人被戒严部队逮捕。此后,北京市长陈希同还为此专门打电话给戒严部队某部表示感谢。在石家庄,5日到6日,官方宣称有数千名民众冲击石家庄军事机关,其中19人被捕。

2. 6月6日,上海市民拦截光新路道口的一台蒸汽机车和北京开往上海的161次客车,并在现场与公安干警发生冲突,因此而焚烧了数辆汽车,造成沪宁,沪杭铁路一度停驶。当场有11人被捕。9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捕徐国明,彭家民,韦迎春,严雪峰等10人。15日,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上海啤酒厂工人徐国明,上海无线电18厂卞汉武和严雪荣死刑。三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6月20日裁定驳回上诉,三人21日被枪决。从被捕,审讯,起诉,判决到枪毙,只用了15天时间。同时,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6月21日对其他6人做出一审判决:上海建筑涂料 厂工人彭家民,上海第六帆布厂工人韦迎春判无期徒刑,赵建明,艾启龙,袁智明,孙满红判五年至十二年有期徒刑。上海对参与民运的人士从重,从快镇压,为全国的镇压行动树立了样板。 6月6日下午4时,一批广州工人在广州交通要道海珠大桥示威,7日凌晨4时,他们被600多武警包围,60人被收容审查。

3. 6月7日上午,在武汉市,学生与民众在武昌大东门地区集会,之后游行到长江大桥南端设置路障。后据武汉市公安局声称,已抓获胡良夫,杨革闯,陈伟,金涛等23人。

4. 6月10日,新华社宣布,至今仅仅在北京地区,已经抓获400多名所谓“参与打砸抢的暴徒”,其中包括高自联常委兼秘书长郭海峰。这一天,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批捕了班会杰,路中枢,张文奎,王连喜,栾吉奎,祖建军,林昭荣,陈坚,王汉武,罗红军,龚传昌,廉振国,孙彦木等13人。6月17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北京市回民医院职工林昭荣,北京市公共汽车总公司售票员罗红军,河北省新乐县农民班会杰以及陈坚,祖建军,王连喜,王汉斌,张文奎共八人死刑。八人均不服上诉,但都被驳回。6月22日上午,遵照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下达的死刑执行令,林昭荣等8人被枪毙。在上海,警方宣称,昨天逮捕了陈盛福,王妙根,王虹等9人,理由是他们参与组织了上海“工人自治联合会”。同时,组织了“中国青年民主党”的翁正明和3月就开始组织“自由社“的李治国被捕。在南京,公安局逮捕了“工人纠察队”,“工人自治联合会”等10多人,其中包括“工人自治联合会”的常委朱惠明。在武汉,“工人声援团”部分成员被捕,总计28人。在贵阳,凌晨有部分民众在贵阳人民广场示威,宣布“行动方案”,并打出“为民主而来,为自由而战”的横幅,从人民广场游行到贵阳汽车站和头桥一带,事后25人被捕。在兰州,7日开始在全市范围大搜捕,到10日为止,已经有32名“市民敢死队”成员被捕。在大连,晚上从北京逃离的原大连第四橡胶厂供销科副科长肖斌被捕,并被指控“造谣惑众”

5. 6月11日,上海高自联负责人姚勇战在上海虹桥机场被捕。在西安,西安市公安局截至11日,已逮捕48人,其中包括陕西省高自联,西安市工自联的马洪良,刘丛书。11日晚上,市民敢死队的刘晓龙,朱琳,于云刚,李涛,庞小斌,王建军等在兴庆宫公园开会时被捕。

6. 6月12日,在云南,昆明市公安局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抓获15名“市民团”的成员。在北京,被指控凌辱戒严部队士兵的尸体的张建忠被捕。在湖南,周敏,王长怀,蔡謹璇,李杰等4名“工自联”的成员“投案自首”。

7. 6月13日,在长沙,已经有“长沙工人自治联合会“副会长,长沙客运段列车员何朝晖以及高炳坤等31人被捕。在甘肃,据《兰州日报》报道,已经有9名“市民敢死队”的成员被捕。在山西,被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领袖之一,清华大学学生周锋锁于晚上8点20分,在西安市郊三桥镇大光明眼镜店被捕。在河北,首钢工人,曾经担任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下属的”工人纠察队“总指挥,并被全国通缉的刘焕文在石家庄被捕。

8. 6月14日凌晨4点04分,被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领袖之一,北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熊炎在银川至包头的170次客车上被发现,在列车行驶到内蒙古丰镇县车站时被捕。同日,另一名被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领袖之一,清华大学学生熊炜在沈阳开往北京的254次列车上自首被捕。在广州,二十一名被通缉的学生领袖之一,北京电影学院学生马少方在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山派出所被捕。在山西,下午,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负责人贺力力的联络员,工自联B队成员贺群印与A队骨干尤建齐等2人在西安被捕。

9. 6月15日,在杭州,据该市公安局宣布,截至今天下午,已经有“杭州市高自联”和“浙江省高校改革促进会”的负责人等17人“投案”。在四川,在曾经参与6月4日至7日的示威的民众中,截至今天,已经有40多人被捕。在山东,济南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取缔由“济南市工人自治联合会”和“济南市工人民主联合会”合并组成的“济南市各界自治联合会”。其负责人刘玉滨,车宏年以及骨干分子张新潮,邵良玉,郝劲光等5人,因为“拒不登记,拒不自首”而被捕。在北京,市公安局声称,近日“查获”“工人自治联合会”的一个地下印刷厂,5人被捕。同时,被指控杀死戒严部队士兵崔国政的湖北省荆州地区农民赵跃堂,崇文区某医院工人杨世增,无业人员李卫东等3人被捕。另据北京市公安局的消息称,北京水产公司职工,“北京市民绝食团“的负责人刘子厚等16人被捕。在内蒙古,凌晨7时半,“北京市工人自治联合会”负责人之一,被全国通缉的刘强在武川县被捕。在贵州,14日,15日两天,贵州省工自联,贵阳市工自联,贵阳沙龙联谊会的19名负责人被捕,另有12人“投案自首“。

10. 6月16日,二十一名被通缉的学生领袖之一,北京大学历史系学生,笔者的同班同学杨涛在兰州市永登县吐鲁沟旅游招待所被永登县连城林场林业派出所被逮捕。在北京,市公安局宣布,已经有109人“投案自首“。其中包括工人自治联合会的敢死队队员李江,平谷个体运输户王福顺,李美福,杨洪武等。当夜,被指控杀害了另一名戒严部队战士李国瑞的24岁的孟多被捕。

11. 6月17日,在北京,来自官方的消息说,61岁的白信禹,北京科技大学分校矿冶系87级学生杨毅军,北京市第六建筑公司工人杨恩森,46岁的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女实验师吴让元等4人被捕。凌晨在西直门立交桥,一辆东风140卡车在驶过时向桥上的戒严部队士兵开枪袭击后逃逸,车上的房山县岳各庄乡农民荆卫东,孙国忠二人被捕。在湖南,长沙市公安局今天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拘捕长沙市工人自治联合会负责人李梘,何朝辉,卢摘量,张旭东,周勇,柳星期等6人。

12. 6月18日下午,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学生张伟平,因为被控向美国之音“提供谣言—省政府为北京死难学生下半旗“而被捕。

13. 6月19日晚7点,被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领袖之一刘刚在保定市人民公园被捕。

14. 6月20日晚11时,外省赴京高校学生联合会的负责人之一,山东大学外文系学生潘强在济南山东大学被捕。据官方消息,截至20日,济南市公安机关已经收容审查了108人,逮捕了40人。在浙江,把浙江省政府门前旗杆上的国旗摇下一截的26岁的浙江美术学院85级工艺美术系学生崔建昌被捕。

15. 6月21日,上海官方公布,从6月15日到21日的6天里,已经有126名上海高自联,工自联的成员“登记”或者“自首”,其中包括三名上海市高自联的负责人,以及60多名上海市高自联的成员和各校高自联的成员。

16. 6月22日,在湖南,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长沙市东西南北四个区的区人民法院分别召开宣判大会,宣布对参与长沙“422“事件的27人的判决结果。湖南省消防器材总厂工人李卫纪被判死缓,其他26人分别被判处一至十五年的有期徒刑。在山东济南,济南市各界自治联合会主要成员,21岁的济南交通器材厂工人王长安到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自首”。在青海西宁,市公安局声称破获了一个名为“中国人民民主反对党”的组织,负责人,27岁的青海省档案局干部余振斌已经被捕。

17. 6月30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后来被称之为“天安门三勇士”的湖南省浏阳县达浒乡滩头小学教师余志坚,湖南省浏阳报社美术编辑喻东岳,湖南省汽车运输公司浏阳分公司工人鲁得成等3人。

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出,最为集中的逮捕行动集中在6月,而且几乎在全国各大城市进行,显然是集中部署的镇压措施。当局每天在官方媒体上密集公布被捕人员,试图制造恐怖气氛。仅据以上非常不完整,堪称“冰山一角“一般的统计,6月5日至6月30日几乎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有1281名以上的人被逮捕,收容审查,判刑甚至枪毙。当局有意借助密集的“红色恐怖”震慑社会,以减少来自人民的反抗。之后的稳定,就是建立在这样的全国范围的大规模镇压的基础上的。

说明:

资料收集的时间范围限定在6月7日至6月30日。这是因为,第一,篇幅和资料有限;第二,这段时间是中共开枪杀人之后,在全国展开最为严厉的大清洗的时期,镇压力度在6月30日之后相对来说稍微有所缓和。第三,以《人民日报》为例,7月1日以前大量密集地刊登点名道姓的抓捕民运人士的消息,但是7月1日以后明显地停止了这类新闻的报道,以后的所谓“平暴”新闻,比较集中在刊登一些所谓揭发的文章上面了,显然,7月以后,有组织的镇压行动统一进入了第二阶段。

资料收集的方向主要是6月7日至6月30日期间的《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相关报道。这是最能代表官方的统计数据,因此也可以推论出,这是我们能够找到的数字的最基本的基础。鉴于中共一贯有隐瞒其暴政的传统,这可能也是最底线的第一批受难者的数字。相信各地的地方报纸还可以提供更多的相关资讯。
必须指出的是,鉴于本文只涉及《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相关报道,而且,收集的原则是,仅录用有名有姓或者有确切案由与被捕人数的个案,因此以上涉及的个案以及数据并不代表完整的状况,仅仅是官方公布的一部分情况。

在未来必将展开的有关六四事件的调查和重新评价的过程中,应当找到以上这些受难者,并且帮助他们获得国家赔偿。

(《开放》2009年11月号)

评论

  • 张晓武 说:

    林昭荣、陈坚、王汉武、祖建军、王连喜、张文奎、「抢劫犯」罗红军、「流氓犯」班会杰等八人,他们并不是学生,其实就是几个去看热闹的,那个林昭荣是北京牛街回民医院的,是我的同事。这些人不是去运动的,是去趁火打劫的,非常时刻,挨了枪子,任倒霉吧。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