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央视透露一县城公务接待费一年3000万

p100619113
资料图片:平遥古城。

央视《新闻1+1》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对于平遥的官员来说,他们戏称自己是全国最敬业的一批公务员,因为对他们来说,不存在所谓的节假日。举个例子来说,在过去的三天端午节假日期间,平遥接待了1.2万游客,其中的六分之一,也就是两千多人,是由平遥的官员在陪同的。人要陪,钱更要花,因为他们进行的工作是所谓的

公务接待。

(播放短片)

解说:

来的都是客,一个都惹不起。一位山西省平遥县政府官员的话,道出的是一个旅游名城的无奈。

今年端午节,三天假期,全国各地前往平遥古城的游客有12600多人。其中这位官员口中一个都惹不起的就有两千多人,他们都需要平遥县政府公务接待,具体说就是要免票包吃、包住,甚至还要陪同游览,礼物相送。

李建军(《成都商报》记者):

第一,上级领导他自己要来,哪怕带多少人,这都是公事。第二,领导的亲戚朋友要来,要为他们服务好,这也是公事,他们兄弟单位要来,或者他们亲戚朋友要来,为他们服务好,这也是公事。

解说:

一个具有2700多年历史的古城,一个被联合国载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古城,向往之情可以理解,但是从成功申报世界遗产之后,政府的公务接待最多一年有10万人次,仅门票一项就少收入1200多万,这是一个让人感觉忧心忡忡的数据。

李建军:

从财政局了解到,这个县去年财政收入是7.3亿,可支配还剩下2.9亿,这个县是一个人口大县,它光财政供养人员有一万多人,光发工资每年就4个亿。现在平遥古城搞开发建设旅游项目,现在贷款6个多亿,贷款利息就很沉重。

记者:

对于我们财政来说有压力吗?

张主任(平遥县政府宣传办):

有一部分,当然有一定的成本,但是也没有达到,压力不是太大。

解说:

尽管平遥县政府对自己的财政压力从未向社会公开过,也没有就公务接待的费用向社会公开,但是10万公款消费大军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子,有人就算了这样一笔帐,包括门票1200万,吃住车辆以及陪同,及时保守地按每人100元算也会超过3000万,而谁都清楚,100元在平遥只不过是三斤牛肉的价钱,送礼都拿不出手。

面对庞大的公务接待支出,2007年平遥县开始严格控制公务接待规模,对接待卡的发放进行管理。一些单位诸如科协、老龄委、工会等的接待卡规模被限制在30-100人之间。诸如工商质监等部门,县里不给其开据接待卡。公安等重点单位接待卡规模限制在全年800人以下,而最为重要的县委县政府两办接待卡规模被限制在2000人以下。计委因涉及招商引资,跑项目等,接待卡规模可以适当放松,而这只是一些原则性的规定。

张主任:

比如说是文化部门,可能就和文化旅游(相关),旅游部门和旅游促销是相关的,招商局就和招商引资相关的,所以这些部门可能相对倾斜要多一些,比如说有的部门,跟这些方面相对少一些的话,可能(接待卡)比例上,给的指标要少一些。

解说:

尽管如此,平遥县古城管委会的负责人也称,实际上接待卡的规模并未受到严格控制。今年仅上半年有的单位就用光了全年的接待卡,只能买票接待,而有的单位则采用向其它单位借接待卡的方式进行公务接待。一到节假日,平遥的官员们就成了最忙的人。有官员就抱怨,连个年都没办法好好过,大年初一都有来旅游的。

张主任:

这个接待里头有一部分是考察调研,文化交流的、招商引资的,新闻宣传的,采风创作的,这一部分作为一个景区的话,对外宣传这一块儿,也应该是投资的,不少城市要过来考察,我们也有义务,我们也不能拒绝这一块。

解说:

平遥,每年的公务接待到底是多少?当地政府从来没有向公众透露过这个数据,而透过一些官员的表态,在各地开始纷纷质疑公务接待压跨了平遥古城的时候,平遥县相关负责人也在今天做出了这样的回应:“接待也是工作,不能嫌麻烦”。的确,上级安排的应该是工作,地方政府似乎应该全力执行,但是制定公开的合理的公务接待制度是不是工作?公开政府的接待费用是不是工作?面对舆论的热烈讨论,平遥县政府只是表示,他们今年4万人次的公务接待计划不会改变。

主持人:

我觉得作为外人都能够感受到他们所承担的这种接待的压力,但是刚才那位宣传办的负责人说,我们感觉到压力不是太大,你怎么解读他这种很微妙的表态?

白岩松(评论员):

我觉得非常非常好理解,换成我是平遥的负责人的话,如果是媒体上报道了,说我们公款接待压力特别大,我也得马上说,没有,没有,因为你得罪了那些要来的人,而且对于已经来的人也是一种得罪。而且在这里头可以说是这样的,是吃亏了,但是也占了便宜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利用平遥的这种资源,可能它也引进了其它的这种资金,包括政策上的倾斜,因此这其中在吃亏的同时,还是在占便宜的,因此内心就会有一种两难的心境,所以做出这样一种语言的回应,我觉得非常容易理解。

主持人:

他们吃亏的多,还是占便宜的多?或者说我们理解为墙内损失墙外补,我在这儿吃亏了,门票上,但是我从别的项目能赚回来。

白岩松:

这句话换一个角度去理解,我们今天看的是平遥,哪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呢,著名的风景区?黄山会没有这样的问题吗?不会,丽江会没有这样的问题吗?不会,甚至上海世博会会没有吗?也不会,我们曾经在节目里头给上海世博会减压,因为各个省得要去办各自的馆日,上海要专门有领导常驻在世博园里头,因为他要负责接待。当时我们就说各个省能体贴他们一下,因为这个时候是他们最难的时候。这还是一个特殊的情况,那你换到平常的时候,你放到湖南的张家界会没有这样的情况吗?都会有。

这里有一个很微妙的东西在哪里呢?你把哪波人接待好了,你能占什么便宜不一定。你把哪波人如果没接待好,得罪了谁,可能后果就会直接显现出来。所以他即使无奈的话,也会把每一波这样的工作做好,因为毕竟这个地区还要发展。

主持人:

我们换位思考一下,换了我们放在平遥县委县政府,他们应该怎么做呢?

白岩松:

我觉得这个东西也是两难,一方面来说,如果每年咱们公务接待是4万人,其中肯定有两三万没用,剩下一万多有用,那好了,你凭什么知道哪一万多有用,哪两万多没用呢?因此你必须靠这四万人统一接待下来以后,形成了一种有用,我觉得这个账每一个地方自己是会算的。另外还有是你地方来算个账就能起作用的吗?不是,我们相当多的著名的风景区并不在省府所在的城市当中,或者说它作为一个省有的时候也会利用我有限的这种著名的风景区,来变成公关的、公务接待的一个重要的场所。请问平遥恐怕以他自己每年公务自身的需求,用不了四万人,不排除还有省里的,还有地区的等等的压下来的这样一种接待的任务,所以它是有用也得接待,没用的也得接待。

主持人:

因为没用的没准过两年就能转化成有用的。

你看还有一个很微妙的表态,有是平遥县有一位人士这么说,他说我们也知道里面有夹杂不是公务接待,但是我们没有资格去审核谁是公、谁是私?

白岩松: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倒觉得公务接待这个词用在刚才我们短片中所看到的现象的时候,其实已经不准确了,请问有几个是真正来公务的?大年初一来会是公务吗?端午节的时候,小长假来会是公务吗?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来这儿会是公务吗?这里会有相当大的比例会不是公务的。但是话题又回到前面了,你明明知道他到这儿来玩不是为了公务,但你凭什么认为,如果你没接待好的话,它就会不影响到公务呢?因此他处于这样的心理,又得接待好。

主持人:

平遥是远近闻名,但是迫于各种各样微妙的关系,平遥不大愿意承认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在四川省有一个一万多人的白庙乡,这个乡却敢于公布自己所有的接待费用,那么公布了以后,给这个地方带来的又是什么?

(播放短片)

解说:

一年近10万人次的公务接待开支,1200万门票收入的流失,难以统计的巨额开销,还要面临20多亿为古城开发和搬迁所需的资金缺口,对于不堪重负而又惹不起来客的平遥古城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李建军:

当时我昨天下午去平遥县政府办,政府办主任对我的答复是只要是领导安排的事情,或者是领导的亲戚朋友来平遥,都算公务接待,或者是兄弟单位来打过招呼的,也算是公务接待。然后我说你们能不能公布一下,他说我没有义务向你公布这个东西。

解说:

没有必要,不敢想,这是公务接待要不要公开的现状,有人提出疑问,公开了,会不会影响与上级单位的关系?以后还有没有人敢来这里?去上面跑项目递人一包烟都没有人敢收,还怎么办事?是否会因此影响当地的发展?

主持人:

今年的1月份以来,四川巴中市巴州区白庙乡政府在网上晒账本的事情引发了社会广泛的关注。这个白庙乡政府所晒的政府账单大到公款招待,小到购买纸杯可以说是事无巨细。

解说:

今年1月,四川出了一个全国文明的全裸乡政府——白庙乡,他们在网上公开了自己的财政开支,其中包括平常招待上级的烟酒费。一时间,阳光财政引来一片赞扬,然而就在大家还在讨论这个全裸乡政府究竟是孤本还是范本的时候,今年6月,有媒体报道,裸账后的白庙乡遭到了冷遇,乡政府向有关部门争取项目和资金,少有回音,在网上招商救助一个多月也毫无反应。几天之后白庙乡的官员公开说,他们并没有因为公开账目而遭到冷落,并且刚刚在政府网站上公布了5月份的公业务费开支,各种招待费依然在列。

字幕提示:

2010年3月31日新闻

主持人:

昨天下午国土资源部在他们的官方网站上公布了2010年的财政预算,今天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部也相继在他们各自的官网上晾出了2010年收支预算总表。

解说:

有人说今年是预算公开之年,今年3月,中央四部委率先在其网站上公布了2010年预算支出,随后截至到4月11号,共有35个中央部委公布了部门预算。有媒体评论说,这是一个来之不易,但令人称快的公开,还需要公布更多细节。

6月15号由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研究中心课题组发布的一组调查显示,2010年中国省级行政机关透明度排行榜显示,以100分为满分计,排行榜首的福建也仅仅只得了16.57分。课题组牵头人之一,上海财大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刘小兵表示,课题组所采用的是低要求的评分标准,离国际规范相差很大,如果我们也与国际接轨,按照国际规范来评分,估计分数会低得让我们无地自容。面对这样的成绩,有媒体就做出了这样的评论:“情理之外,预料之中”。

主持人:

我们通过短片知道,白庙乡实际在现实生活中是遭到冷遇了,但是他们自己嘴硬,说没有,我没有遭到冷遇,怎么看他们这种表态?

白岩松:

当“好”是一个独特的,只有个别地方所行使的一种行为的时候,这个“好”就是异类,如果“不好”是一个普遍现象的时候,这个“不好”就是真理。因此,像白庙乡这个就是属于这种做法是好的,但是在所有人都不这么做的时候,他就很异类,就会被别人孤立。在《雍正王朝》的电视剧里头,我记得有这样一个细节,当时朝廷里的很多人都贪,10万、1万的银子都拿,其中有一个非常清廉的官员,他又不能不拿,他如果要不拿,就会被这个体系排斥在外,拿又违背自己的良心,最后拿了5两碎银子。用这5两碎银子做到了一点,同流但不合污。你看在那个时代下多么艰难的一种情况,那么到现在为止,我们要去进行一种制度的建设,但是在这个转轨时期,也会遇到很艰难的一种过程。所以白庙乡我觉得他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我们最希望慢慢让好成为真理,让坏的成为异类。

主持人:

我们未来关注白庙乡,你说他还继续会坚持下去吗?因为他现在好像,你既然给我公开的话,那你也别跟我求就是了?

白岩松:

我觉得需要三个支持,第一个支持肯定已经有了,是百姓的支持。第二个支持也已经有了,是媒体的支持。我觉得第三个需要的是上级和制度的支持,如果没有制度的支持的话,它很难行进。为什么我要说制度的支持呢?你比如说我们一看国家各部委都开始公布财政预算等等,然后各个地方也是这样。但问题是公务接待往往在预算之外,在预算外支出,请问你怎么去进行监督?而你一旦不能进行监督的话,它这笔账又是一笔糊涂账。更何况在现实,中国的人情错综复杂,很麻烦,所以我觉得还是要靠上级。

其实上级做得经常是一种模仿的榜样,比如说举例就用总理,几次在新闻中看到总理去大学吃饭,或者去农村吃盒饭也好,或者吃非常简单的饭也好,吃完之后,一定要让随行的人员把这个费用交上。我觉得过去不管是周恩来一路下来也都是这样的做法,我觉得我们现在要把这种上级的身体力行的示范,变成制度的监督,这样的话,这笔钱就不会这么乱花了。

主持人:

你刚才说到几个支持,你一个说到民众支持,你看这个白庙乡,发现当地的民众并不完全支持他们,因为当时民众就说了,不是说你们廉洁就能够换来我们的发展,我们靠的是上级的支持。

白岩松:

这不就是说他太孤立了,如果他不孤立了,慢慢的这种好行为能给他带来的发展也带来好处的时候,老百姓自然就支持了,所以这个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主持人:

我们再来看,2008年5月1号的时候,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就已经开始实施了,但现在我们看到的是白庙乡一个孤独的个例,他在公布着自己的接待费用,为什么这个接待费用的公开是这么难呢,听听专家是怎么说的?

(播放短片)

汪玉凯(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我觉得公务招待费用之所以难以透明,关键就是我们现在底子不行,我们基础工作还很差,我们是五级财政,中央财政、省财政,市财政、县财政,乡镇财政,五级财政究竟公务招待费用每年花多少,所以光靠主要财政部是统计不出来的,如果没有基础性工作跟进的话,很难做到准确统计。如果没有准确统计的话,透明结果就谈不上。现在对公务招待的界定、边界不是特别清楚,哪些属于公务接待的范畴,属于公务接待的内容,这个我认为没有很明确的界定。如果说公务接待的内涵不确定的话,这样有可能远远把这个边界给放大了,本来不是公务范畴的也都通过公务接待来进行了,这样就必然会增加财政支出,公务接待的开支。要避免通过公务滋生腐败,首先要严格界定公务接待的边界、范围,要严格公务接待的纪律,把一些不必要的报着公务接待的东西,都应该从公务接待范畴去除出去,这是第一个,再一个就是严格公务接待的标准,这样我想才能够避免在公务接待中出现腐败现象。

主持人:

刚才这位专家也提到了一个要公布就要具备公布的条件,你觉得公布的条件应当是什么呢?

白岩松:

我觉得必须是建立在一个逐渐的走向透明的这种过程,你指望一夜之间全部裸捐了,或者说彻底透明化了,可能也不现实。举例说今年3月份的时候,国务院召开廉政工作的会议,它也是提出了一个比例,通过这样一个比例,逐步去改善。比如说温家宝总理在这次廉政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减少公用经费统一压缩5%,这些压缩5%包括了出国、出境、车辆购置运行,公务接待经费,它是5%有一个逐渐的过程,这一点我们理解。但是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给了我们一个可以信赖通往制度化和透明化的方向,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如果仅仅靠口号约束的话,恐怕是不起作用。我记得在我80年代初的时候,当时流行所谓四菜一汤。上级要求所有公务出去的时候,只许吃四菜一汤,最后去一些地方发现是四菜一汤,但是每一个汤盆分成四个格,一个菜里还分四份菜,然后也就是说16个菜,然后那个汤是人参汤。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要没有一个明确的透明化的制度去管理的话,有什么用?

主持人:

我们再来务点虚,我们看一个数字,就是说现在发达国家比如英国、美国、日本,他们这种所谓的公共支出,经费都是在5%左右,在这个财政支出,我们国家现在有的专家学者统计是30%,你觉得什么时候我们能够拉平这个距离?

白岩松:

我觉得这个也别务虚了,干脆务实吧,首先我觉得中国的好多事还得靠上级领导定,因为公务接待一定是下级接待上级,我很少听说上级接待下级的。那么是接待上级,他就要先改正,他就要先自己去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