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凤凰周刊》:朝鲜病人

p100619101

环顾地球,唯一能给朝鲜稳定援助的,只剩下中国。吉林省东北亚研究中心研究员陈龙山认为,朝鲜每年缺口的一半左右都是中国解决的。除粮食外,朝鲜要求中国援助从日用消费品到工业原料无所不包。朝鲜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而没有崩溃,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不仅没有参加制裁和封锁,而且还对朝鲜提供了大量援助,尤其是中国的粮食援助和石油供给可以说已经成了朝鲜的生命补给线。

尽管朝鲜被认为是世界最封闭的国家,但现代科技正使这个国家变得透明起来,在Google Earth上,全世界各种“朝鲜研究爱好者”们正努力把朝鲜每一寸国土上的建筑都标注上用途。

在过去的一年里,金正日同志用一系列惊世骇俗举动牵动着全球关注:2009年4月导弹危机、5月地下核试验危机、年底货币改革危机直至2010年3月份枪决前计划财政部部长,再到持续至今的招商引资热。

来自天空和地面的无数双眼睛,几个月前就开始紧密盯着金正日同志何时访问中国。因为囊中羞涩的金正日将军领导下的朝鲜,不但已极度需要输血,他还面临着两件或许耗资巨大的任务:三子金正云的接班问题、父亲金日成100周年诞辰纪念(2012年)。

能拉金正日将军一把,为虚弱的朝鲜输血的,今天只剩下中国。

【导致市场休克的货币改革】

2009年11月29日下午,朝鲜各地银行及部分官员接到平壤电话,正在流通的货币将在第二天作废。

在罗先特区,全朝鲜著名的罗津市场里熙熙攘攘,这个与平壤商店的冷冷清清截然相反的市场扩建后,在朝鲜拥有特殊地位。这个下午,人们不知道他们卖出的是商品,收回的将是废纸。

极少数得到消息的人突然开始疯狂购物,尽最大可能花掉手中的朝元。平壤时间下午3点左右,一位当时囤积了约4亿朝元的中国炒汇大户得到消息,他紧急派出全部手下疯狂采购,不问价格,统统买下。下午6点,罗津大市场按时关闭,他未能把手中的钱花完。但他比另一位囤积大量朝元的中国商人幸运,后者第二天早上7点起来才得知货币改革的消息。

货币改革引发了休克式的混乱,从12月14日起,朝鲜各地市场陆续关闭。此前,朝鲜规定了严厉的旧币换新币措施。除了兑换时间的限制,朝鲜政府最初规定每家只能将10万旧币换成1000新币。此后上限被调整为100万旧币,允许存入银行,并不再追查资金来源。根据目前官方汇率,调整后朝鲜家庭可兑换的新币上限折合人民币约594元。

对没有多少余款的普通市民,以及手中只持有外汇,很少拥有朝币的特权阶层和大商人来说,朝鲜货币改革冲击并不大。他们只需要暂时观望,度过混乱即可。但那些维系朝鲜市场运行的小商贩和分销商则血本无归。

一位新义州的朝鲜批发商在银行有1000多万旧朝币存款,被告知10年以后再来取,否则只能承认约200万的旧朝币存款。罗先一名袜子和手套批发商,将价值80万元人民币的袜子以旧朝币作价分批给下级批发商和小贩,货款尚未收回,已成废纸。

第二波打击轮到了持有外汇的大商人。韩国对朝媒体《今日朝鲜》(DailyNK)12月28日引用“咸镜北道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朝鲜人民保安省12月26日发布朝鲜内阁公告,禁止居民使用和私藏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等外币。

如果个人通过交易获得外汇或使用外汇,将均视为非法活动,同时将没收个人拥有的外汇。韩国媒体认为,这是在向以外汇交易为主的朝鲜地下物资黑市和外汇黑市宣战。

《DailyNK》报道称,朝鲜公开枪毙了平壤市平川区2名涉嫌非法流通外汇的妇女,并驱逐其家属。此外,1月5日还公开枪毙了另外3名妇女,她们在咸镜南道咸兴市兴南区西湖里水产事业所交易得到人民币和美元后,非法使用了这些外汇。

货币改革最初获得了部分国营单位员工的拥护。从12月18日起,朝鲜政府对所有国营农场职工,每户发放了14000元新币的“国家奖励金”。以官方汇率,约合350美元,这相当于币改前一般劳动者29年的工资总和。

在日朝鲜人总联合会“朝总联”的机关报《朝鲜新报》称,货币改革后,朝鲜的矿工、集体农庄的农民成为新的高收入阶层。他们纷纷涌入平壤市内的百货店购买高价商品。

但物价随之飙升,人民币对新朝币的黑市汇率在2009年底就迅速飙升了170倍。

由于市场一度关闭以及货币的极度混乱,商人们开始囤积食品,米价暴涨,粮食危机出现。罗津一妇女因不愿出售3缸豆油遭举报。豆油全部没收,妇女被抓走。

受新朝元剧烈贬值影响,中朝贸易一度停滞。除非朝方能当场支付美元、欧元等外币,否则极少有人愿意卖货,而朝鲜禁止持有和流通外汇的法令更是雪上加霜——这等于切断了朝鲜90%以上的日用品和外来粮食供给。

由于朝鲜多年来无力提供足够的粮食配给,朝鲜人早已习惯通过市场寻找食物。货币改革令市场休克,导致朝鲜人即使手握大把钞票,也无法获得足够食物。

《DailyNK》2009年12月11日报道,两江道甲山郡甲山邑做面条生意的申某和11岁的大女儿因虚弱死在家中。申某死后,家中发现了9千元左右的旧币。按货币改革前的市场价,可以买到4公斤左右大米,但此时显然没有人愿意卖给她。

该媒体另一报道称,两江道丰西郡内浦里一名精神异常、不享受食物配给的父亲吃掉了15岁的女儿。为避免恶性事件再次发生,朝鲜政府开始采取措施发放食品。

此前,当地只在1990年代中期的大饥荒时代出现过吃人事件。《DailyNK》报道称,1997年,当地有18人因此被判刑。

新一轮粮食危机一直蔓延到3月。2010年3月4日,脱北者团体“NK知识分子连带”称,在咸镜北道富宁郡古茂山站,部分居民欲劫持载有中国大米的火车,与武装护送人员发生冲突,一居民中枪身亡。

货币改革成功打击了朝鲜政府无法控制的市场和商人,但市场瘫痪后,政府显然无力支撑朝鲜人日常生存消耗。雷霆万钧的货币改革只能草草收场。

1月9日,朝鲜《劳动新闻》报道称,“金正日说,未能贯彻给人民吃‘米饭和肉汤’的金日成首领遗训……目前朝鲜不仅在政治思想方面,而且在军事方面,列入强国队伍,但人民生活确实有不足之处。”

韩国《朝鲜日报》将之解读为金正日承认朝鲜经济失败。延边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所长金强一教授则认为,这可以认为是金正日的道歉之言:朝鲜前主席金日成1946年以后,每年谈及“米饭和肉汤”,但朝鲜60多年一直未能实现。

《朝鲜日报》报道,2月10日,朝鲜总理金英日在平壤人民文化宫向在场的人民班长和普通干部宣读事先准备好的道歉稿:“事先未能充分做好准备,盲目推行了此次货币改革,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对此深表歉意。”

3月中旬,负责货币改革的朝鲜前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部长朴南基,因“作为大地主的儿子,潜入革命队伍,蓄意置国家经济于死地”,在平壤附近射击场被枪决。外间一度曾怀疑消息真伪,但平壤人士向《凤凰周刊》证实了枪决的消息。该人士称,官方宣传朴南基是“南朝鲜派来的间谍,为了把朝鲜经济搞乱。”

朴南基被枪决前,朝鲜已放松市场监控。外汇也再次被允许使用,目前中朝边贸逐渐复苏,朝鲜人又回到了以市场维持生存的局面。但商人们警惕起来,朝币持有者会当天就到黑市兑换人民币,不让朝币过夜。

【丧失运转功能的肌体】

朝鲜货币改革,是一次试图全面夺回社会资源控制权的尝试。

朝鲜当年为应对大饥荒而默许自由市场存在,但农产品交易市场很快发展成各种消费品无所不包的综合市场,尽管按朝鲜法令,农产品外的交易均为非法,但市场规模却越来越大,

尽管朝鲜自1990年代以来出台种种 “改善”政策,但仍然坚持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基本原则。工厂企业继续实行党委领导、厂长分工负责为主要内容的“大安工作体系”,合作农场继续实行集体劳动、凭工分进行统一核算的基本管理制度。

但是,计划体制内的工农业生产不见起色,国有经济体犹如浮动在市场暗流上的坚冰,正迅速消融衰竭,掌握在政府手中社会资源份额越来越少。

朝鲜高度计划经济下的集体劳作普遍低效。在农村,标语和红旗随处可见:山坡上是赞扬金正日将军的巨大标语,农田周围几无例外要插一圈红旗。人们列队扛着铁锹和红旗上班前,通常会先围坐一圈,由带队领导训话。进入农田后,干活者寥寥,多数人或蹲坐休息,或拄锄头远望。

朝鲜的工地上,常能看见一大群配备了明晃晃西洋乐器的文艺宣传人员,吹吹打打,为一旁干活的人鼓舞士气。

商业会社同样低效。有中方合作者形容朝方会社,“九个领导顶多3个干活的。官太多,社长、副社长下面有组长、副组长,副组长还能领导着小队长、副小队长。”

大陆多本朝鲜经济研究著作普遍认为,朝鲜工厂开工率不到40%。

2009年,朝鲜发动“150天”战斗的生产运动。靠近中国的惠山矿以超额完成140%生产计划,在《感动世界的150天奇迹》中被反复宣传。由于产量是朝鲜的机密,官方未公布具体产量。但《DailyNK》援引消息人士称,该矿实际产量每月仅10吨。

1970年中期,惠山青年铜矿生产量达1万吨。1990年代中期开始由于供电恶化只停留在4千吨左右。一位朝鲜矿产资源研究领域出身的“脱北者”说:“目前朝鲜矿产生产量只停留在80年代的10%左右。”

上下一致的偷窃是生产的大敌。许多工厂设备因零件丢失报废,无法生产。

一名参与朝鲜工厂建设的人士向《凤凰周刊》介绍工厂遭到的偷窃:所有的材料最后都不够,因为被工人们越偷越少。焊条被藏起来,因为三根焊条可以换一包香烟。油漆工人的衣服里都藏着小塑料瓶,一边刷油漆,一边往瓶子里倒。可怕的在后面,突然来了一位高级领导,命令整车拉走贵重零件,因为放在厂里不安全,要拉到更安全的仓库。当然,这些零件再也没有回来过。

生产崩溃使朝鲜几乎不能生产民众日常所需的任何产品。平壤货品丰富的的外汇商店里,除熊胆、高丽参及少量工艺品外,皆中国商品。而附近专供普通朝鲜人的商场,空荡荡的柜台只有少量香烟、酒、泡菜、盐等出售。

有平壤女士回忆,卫生巾近年似乎实现了国产化。但这或许是错觉。许多印着朝鲜语,标明朝鲜生产的商品,在中国珲春等地生产,只不过是用朝鲜文包装。平壤牌香烟,则是中国提供烟丝及辅料,在朝鲜生产。一些貌似朝鲜国产的日式自行车,同样是中国提供零部件,在朝鲜组装。

由于渔船过于破旧且缺少柴油,朝鲜守着世界罕见的8000多公里无污染海岸线,却无力捕捞海产品。而且缺乏电力加工冷藏。一切由中国商人代劳:他们卖给朝鲜商品,报酬是获得海产品捕捞权,但他们还需要投资购买柴油、发电机、冷库、渔船、运输车辆,甚至修路,海产品运回中国加工后,再卖给朝鲜人。

电力缺乏不但困扰着朝鲜工业生产,也令外来投资者望而却步。黄海南道某生产企业人士称,每天仅有4个小时的供电。一些中国投资者被迫购买发电设备带到朝鲜。亦有中国投资者考虑过从中国买电。但过细的电线、破旧的输电设备以及过高的损耗令买电变得不可能。

在“谷歌地球”的夜间照片上,整个朝鲜半岛北部,除了平壤亮光夺目外,整个朝鲜半岛北部几乎一片漆黑。这与周围的日本、韩国、中国沿海地区的灯火通明形成鲜明对比。

即使在平壤,18个区中也只有中区供电充足。其他市区每晚都会停电,路上没有路灯,马路中间的交警配备了闪光的指挥棒。在平壤以外的朝鲜,夜晚唯一明亮的,是大楼正前方被射灯照亮的金日成巨幅画像。

英国《金融时报》引用鹦鹉螺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Nautilus Institute)所长彼得?海斯(Peter Hayes)的话称:“我们所看到的,是一个垂死者的X光照片。它已时日无多了。”

鹦鹉螺研究所自1992年起开始参与朝鲜的能源计划。该机构数据显示,朝鲜的消费者能源需求从1990年的约1300PJ骤降至2005年的500PJ出头,这是朝鲜工业崩溃的充分反映。(PJ是一种能源消耗度量单位,相当于约3000万千瓦时)

“北韩民主化网络”发行的消息刊物《NKIn&Out》2009年5月报道称,电力工业省的两名副科长因为咸镜北道金策市盛津钢铁厂电力供应中断事件而被公开枪决。

报道称:“金正日指示,因为平壤电力不足,要减少盛津钢铁厂的电力供应,优先保障平壤的电力供应。”“于是电力工业省的两位副科长停止了向盛津钢铁厂供应的电力,将电力转到了平壤方面。但正在运行的高炉停机,铁水凝固,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两位副科长被逮捕,2天后公开枪决。

韩国银行(Bank of Korea)的数字称,朝鲜GDP在整个90年代都是负增长,直到1998年后才实现转机。但到2004-2007年间再次由正转负直到—2.3%。2008年有所起色,上升至3.7%。

事实上,朝鲜比韩国经济似乎更具先天优势。朝鲜半岛矿产资源大多集中在北方,据估算,朝鲜矿产价值是韩国的24倍。日本统治时期留下的工业基础也集中在北方,韩国在1970年代才追上朝鲜。

作为世界最封闭而形势严峻的经济体之一的朝鲜,30年来远远落后于亚洲其他飞速发展的国家。美国环球透视公司预测,到2011年,朝鲜GDP约有每年2%的增长。但GI认为朝鲜人均实际GNP(根据实际购买力调整的国民生产总值)依然很低,与津巴布韦、乌兹别克斯坦、孟加拉国、苏丹在同一水平线。

而韩国世宗研究院专家崔尙勋(Choe Sang-Hun)2003年文章称,朝鲜经济早就被判死刑了,如果没有国际援助和武器和毒品贸易无法维持。

【行将枯竭的外汇血管】

在十多个社会主义国家组成“经互会”的时代,朝鲜在这个大家庭温暖的怀抱里曾有过滋润的生活,外汇不是问题。

韩国远东问题研究所《北韩全书》的数据称,1945-1970年间,社会主义国家对朝鲜经济援助高达20.43亿美元。

1970年代中期,国际有色金属价格暴跌,而朝鲜需要的机械设备、原油等产品价格大幅度上涨。其中石油价额飙升130%。朝鲜无法按时偿还西方国家债务,直接影响了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关系。

1981年,前苏联再次向朝鲜提供6.8亿卢布经济援助。1984年金日成的苏东之行,又获得30亿卢布的援助。

这一时期,中国继续向朝鲜提供优惠价格的石油,每年价值4000万美元的焦炭、100吨以上的食品,援建大量工厂。1984年又提供了4亿美元的贷款。

与此同时,朝鲜也在国内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坚持援助第三世界国家。整个80年代,朝鲜对外援助约2.6亿美元,援助对象以非洲和中东为主。

苏联解体对朝鲜打击巨大。俄罗斯取消了各种对朝经济援助,停止了约60%的进出口贸易。1991年朝俄贸易锐减80%以上。此后经互会国家间贸易结算由记账改为美元现汇结算,朝鲜外汇状况更加恶化。

基于脆弱的生产能力,朝鲜可供出口的物品实在不多。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数字,1990年以来朝鲜始终存在贸易逆差。2000年后,朝鲜虽然努力出售丰富的矿产资源,但逆差也在不断扩大。

1994年以来,朝鲜进入最困难的苦难行军时期。1995-2003年间,国际社会对朝援助共达29.96亿美元,以粮食和化肥为主。

1990年代以来的经济危机令朝鲜国内财源已近枯竭,只能考虑筹措海外资金输血。但冷战后,朝鲜因外汇储备严重不足被国际金融机构宣布为“丧失外债偿还能力的国家”,失去了获得国际民间商业贷款的能力。911之后,美国将朝鲜定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切断了朝鲜从国际金融机构获取资金的可能性。

雪上加霜的是,2006年7月导弹危机以及10月份的核试验,令其面临联合国的制裁决议以及国际社会经济、金融双重制裁。2009年5月,朝鲜第二次核试验,立遭更严厉制裁。

在对华贸易中,外汇的严重缺乏使朝鲜不得不选择用人民币代替美元结算。朝鲜从中国进口改用人民币结算将节省有限的外汇,但这令朝鲜无法从对华贸易中获得人民币以外的外汇。2006年丹东地区对朝贸易进口16726万美元,但美元的结算货款只有50万。

巨额贸易逆差,加上核实验、领导人及高级将领的奢侈生活都需要巨额外汇,朝鲜不得不开发各种创造性的手法来获取外汇。

为此,朝鲜国有贸易企业体系诞生了“外汇创收基地”。基地包括一系列劳动单位,这些单位均被授权生产提供出口的产品来获得外汇。主要劳动力来自军队的新兵,以及只得到微薄工资的当地居民。

美国国会研究处报告认为,朝鲜获得外汇的合法手段包括借款、外国投资、外国援助、海外朝鲜人汇款、向海外提供服务、出口武器等。而非法手段包括假冒硬通货、军事设备或技术的非法出售、销售违禁药品、与第三世界国家的非法交易等等。

对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巴基斯坦的武器出口被认为是朝鲜的主要外汇来源。据美国统计,朝鲜1986-1990年间武器销售收入5亿美元,占其出口的80%。联合国1718和1874号决议禁止从朝鲜进口所有武器,武器创汇渠道被堵死。

美国反毒品局称,1976年以来在超过20个国家缴获至少50起与朝鲜有关的毒品案件。朝鲜每年生产40吨鸦片,为世界第三大鸦片出口国,第六大海洛因出口国。

美国国会研究处认为,朝鲜每年毒品收入约7100万美元。此外,韩国估计朝鲜每年假币收入为1500万美元;假烟和假药收入为8000万到1亿6千万美元。彼得森研究报告认为,上述数字可能被高估。

朝鲜这些传统独门创汇拳头产品,因市场封锁,外汇收入急剧减少。据国际危机集团(ISG)的一份材料,朝鲜走私品例如假冒香烟和毒品等,近来大多已从日本消失,因为中国籍有组织犯罪团体取代了朝鲜同类组织。

国际清算银行获得的报告显示,朝鲜近年曾获得部分商业贷款,但这些奇怪的贷款显然很难继续:韩联社5月4日消息称,朝鲜对外贸易银行因未如期履约偿还台湾银行贷款,被告到纽约法院。

来自西方的官方发展援助和民间对朝鲜的捐助,曾是朝鲜的重要外汇来源,2004年曾达15.296亿美元,但此后就开始一路下滑,2006年最低时只有5960万美元。

朝鲜另一个重要外汇收入来源是金刚山,朝鲜政府每年从金刚山租金收入7200万美元,游客每年还能贡献900万-1亿4000万美元。

此外,朝鲜派往前苏联/俄国、利比亚、沙特、保加利亚、皆可等国的劳工会带回每年约500万美元汇款。

今天,朝鲜面临的严峻问题是,大宗外汇收入来源几乎全部被切断。

【最后一位献血人】

尽管想尽办法获取外汇,但与每年都会产生的高达十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相比,上述进账显然还不够。幸好朝鲜还有朝总联、韩国、中国三棵摇钱树。

在日本的朝鲜裔,一直对朝鲜经济贡献巨大。1991年之前朝鲜合营企业中的75%由朝总联(朝鲜人总联合会)投资。

1990年代,每年从日本汇往朝鲜的金额被估计为1600万-4100万美元之间,最多不超过1亿美元。但来自朝总联的大规模汇款在下降。

因为日本经济衰退、2002年金正日承认绑架日本人等不利因素,再加上不断长期对朝鲜汇款输血,朝总联自身经济实力迅速衰落。朝总联下属企业、银行机构纷纷破产。

2007年,东京地方法院判决称,朝总联要偿还破产的信用组合发行的债券共计627亿日元。法院还批准扣押朝鲜联位于东京市中心的中央本部建筑物。朝鲜总联的地方本部和教育设施等9处设施已经被扣押。

2009年4月导弹危机之后,日本加强了对朝鲜汇款的限制,将对朝鲜汇款的义务报告额度从“超过3000万日元”提高到“超过1000万日元”,并考虑全面禁止汇款和完全封锁出口。日本这根输血管萎缩了。

来自韩国的人道援助和各种援助,从1991年到2008年间共计33.37亿美元。但在李明博当选韩国总统后,2008年的援助只有1.5936亿美元。在此前的16年间,韩国对朝鲜的经济援助和其他援助,也高达6.9557亿美元。但同样,2008年比2007年下降接近一半。

由于金大中、卢武铉两届实行对朝巨额援助的“阳光政策”,并未对韩朝关系产生积极作用,朝鲜也未因此停止核步伐,在韩国争议不断的“阳光政策”被终止。

2008年7月11日,一名在金刚山旅游的韩国女游客被朝鲜士兵射杀。韩国暂时扣留了援朝物资,暂停一切人道主义援助磋商,并中断金刚山旅游。这意外地令朝鲜失掉了一大块外汇收入。

2009年底,韩国统一部向国会提交的对朝援助计划高达6160亿韩元(折合5.31亿美元),但至今悬而未决的天安号沉没事件令朝鲜能从韩国拿到的好处变得可疑。

不仅如此,就连联合国的对朝援助项目也出现了“捐助疲惫”。 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宣布,如果无法很快获得更多的捐助,该机构将不得不在7月份停止向严重饥荒的朝鲜提供救援物资。

联合国官员担心捐助者已被朝鲜激怒。去年3月,朝鲜将美国一些非政府组织驱逐出境。朝鲜政府严格限制救援人员的活动范围,要求他们在探访农村前提前报告,并禁止救援队使用自己的讲韩语者。

环顾地球,唯一能给朝鲜稳定援助的,只剩下中国。

吉林省东北亚研究中心研究员陈龙山认为,朝鲜每年缺口的一半左右都是中国解决的。除粮食外,朝鲜要求中国援助从日用消费品到工业原料无所不包。

陈龙山认为,“朝鲜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而没有崩溃,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不仅没有参加制裁和封锁,而且还对朝鲜提供了大量援助,尤其是中国的粮食援助和石油供给可以说已经成了朝鲜的生命补给线。”

中国对朝援助始终是机密。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对中国对朝援助研究后得出结论。从1990年到2005年间,每年估计在1亿美元和2.5亿美元之间。报告指出。中国的对朝官方支持比较稳定,并且是以市场为基础的

另一被公认的事实是,中国从未间断的援助似乎并未增加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中国前外交部副部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杨文昌等官员和学者2009年曾公开承认这一点。

相关对朝鲜工作人士介绍,中国对朝援助项目都是由商业公司招标后,完全商业运作,并且被计算进入当年的中朝贸易额。这些援助均有明确预算,但考虑到朝鲜建设中极大的贪污、浪费,实际有时远大于公布的预算。

援助数额有限,吸引来自中国投资就尤显重要。2010年3月,朝鲜欲将鸭绿江上毗邻丹东的黄金坪岛、威化岛租给中国的招商风波成为朝鲜急切的招商愿望的代表。

丹东对朝投资研究人士称。朝鲜拿出两个岛招商,确有其事。但朝方无法提供配套政策保证,基础设施为零,令招商成为空谈。

该人士综合来自朝方外贸人士以及朝鲜高层的信息分析,朝鲜如今的招商动作,与其下一个政治动作密切相关:2012年,是金日成诞辰100周年,以及朝鲜要建成强盛社会主义大国的年份。这都要有大批庞大的献礼工程,其中包括平壤10万套住宅工程。这些都需要庞大的资金。

在此背景下,5月3日,金正日万众瞩目地秘密窜访北京。尽管金正日访华或有其他议题,但能否再次获得老大哥的“输血”,成为外界猜测的重点。而金正日对大连(罗津港中方投资商创立集团所在地)、天津两大港口城市的访问,亦被普遍解读为想要引进中国资本开放罗津港。

《DailyNK》引用匿名对朝专家的分析称,“朝鲜想通过朝鲜大丰国际投资集团引进中国巨大的资本,实际上并不可能……此前金正日访华时一般能得到2亿美元左右的现金援助,从惯例上判断,此次也会得到同一水平的援助。”

《朝鲜日报》仔细分析了大陆中央电视台有关金正日访华的约10分钟电视画面后认为,金正日似乎并不高兴。

金正日在访问中表示:“欢迎中国企业对北韩进行投资”。温家宝说,“中朝经贸合作具有很大潜力,双方要加快边境基础设施建设,探讨新的合作领域和合作方式。”《朝鲜日报》将其解读为,“北韩希望中国能马上对其进行投资,而中方却暗示首先要建设基础设施,并改善制度。”

温家宝的另一句话则被解读为进一步挑战了中国此前对朝鲜百般呵护的底线:“中方将一如既往支持朝鲜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愿意向朝方介绍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的经验。”《朝鲜日报》引用北京外交界的分析称,这“事实上就是劝北韩进行改革开放”。

(周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