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上海世博:赔掉城市,赔掉生活?

p100618101
上海世博会将是该展会150年历史上最昂贵的一届。

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偏偏这一口号被世博会官方译成英文为 Better city, Better life。英语better在上海话成了“赔脱”,也就是赔掉。所以,上海人幽默地说,这次世博会要赔掉城市,赔掉生活!

有人认为,中国政府试图通过这次世博会展示中国强大国力,企望在短短时间内博得举办两项国际盛事——奥运会与世博会的荣光。北京的官员们最近也经常提到“世博外交”这个用语。中国媒体称,今年将是上海1843年开埠以来接待外宾最多的一次。

法国总统萨科齐、韩国总统李明博、巴勒斯坦国自治机构主席阿巴斯、欧盟委员会主席巴洛佐等外国政要出席了世博开幕式。如果说两年前冠盖云集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是一场“赏脸派对”,这次上海世博会的开幕式至少也将是不遑多让。

但是,跟奥运会一样,世博会并不是一个保证盈利的大型项目。刚主办了2010年冬季奥运会的加拿大温哥华在1986年的世博会中就赔掉了3300万美元,2000年的德国汉诺威世博会,其亏损更高达11亿美元。

上海世博会将是该展会150年历史上最昂贵的一届,参展国家高达191个。42亿美元的耗资规模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两倍。如果加上新建的基础设施,那么花费将近500亿美元。然而这场代价高昂的城市形象推介会,可能带来不必要的财政风险,却谈不上会有什么实际结果。

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指,本届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但是,“本届世博会的筹备工作却很难证明上海能够做到这一点:为了美化城市,大片的传统住宅被拆除,这种不顾后果奔向未来的做法,存在彻底毁掉历史的危险。”封杀境外传媒的采访,封杀网民的评论,也令人怀疑上海的“美好城市”是否只存在于真空状态下。

申奥主席申博主席皆成囚犯

上海申办世博会的最初努力是在徐匡迪出任市长期间。据悉,1999年2月,上海市市长徐匡迪在上海市外经贸委呈报的《世界各城市申办2010年世界综合性博览会的情况》上批示:我们想,上海可结合浦东博览中心的建成,争取承办2010年世博会。

徐匡迪的意见后来获得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黄菊的批示:“赞成匡迪同志意见。”这才使上海申办世博会有了开始。

陈良宇在徐匡迪时代只是个助手。1999年5月,上海市成立以常务副市长陈良宇为组长,副市长蒋以任、副市长周禹鹏为副组长的上海市2010年世博会申办工作筹备小组。

徐匡迪不为黄菊所喜,也有人认为,江泽民不喜欢徐匡迪。就在徐匡迪风尘仆仆从巴黎世博回来不久,被迫辞去上海市长的职务。

陈希同当年是申办奥运会主席,到奥运会举行时,没有人会记得这个从监狱中被保释出来的老人。上海世博会今年5月1日开幕时,当初的市长陈良宇早已锒铛入狱,而深圳市长许宗衡曾经是申办大运会的领头人,到2011年8月,许宗衡可能是个禁忌的名字。

当然,上海申办世博会的成功确实给中国争来不少面子,如同2008年夏季奥运会,肯定是中南海努力操办的大事: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正像没有人知道北京奥运会花了多少钱,谁也弄不清,到底是亏还是赚。为上海世博会而进行的工程,时间之久,规模之大,却还是黑箱作业。2009年中,有人透露一个数字,说已经投下270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到2010年初,又成了4000亿元人民币。官方的说法是,总投资286亿元人民币。不过有知情者透露,光是地铁就花了1500亿元。而香港《文汇报》则透露,据上海市建设交通委副主任沈晓苏表示,去年上海已围绕世博,安排市政重大基础设施项目资金1693亿元人民币,今年还将继续投入1000亿元用于相关工程建设,建设总投入为2693亿元。上海地铁系统的建设始于1995年,仅在过去一年,总运营里程就延长了一倍,突破420公里。同济大学城市规划学教授吴志强说:“上海用15年时间完成了伦敦用150年才做完的事情。”
不论习近平还是俞正声,都在公开场合表示,会节约办世博会。

“赔掉城市,赔掉生活”?

曾经经历过两年前奥运会举行前后情况的北京人现在有点幸灾乐祸地告诉上海人:“好吧,该让你们享受一下了!好在奥运会才只有两个礼拜,世博会可要有六个月,你们可要顶得住呀!”随着天天报告倒计时叫人厌烦,以及相关的新闻报道天天轰炸,本来还有点盼头的世博会,还没有开始就了无新意。

同时,为确保安全,上海自三月中就启动了地铁进站必须安全检查,弄得连普通妇女常用的瓶装指甲油如果放在包里,也带不进地铁。当然,也有人质疑这种安检是否真正为了安全,还是因为权贵子弟藉进口安检设备大发其财?因为安全检查只是检查旅客手中的包,并不理会旅客身上夹带什么,衣服口袋装有再大瓶的饮料也可以进站。总之,首先为了进口安检设备,让太子党拿足回扣,然后才是设备的使用,至于有没有效果,对老百姓有无负面影响,恐怕不会有人考虑。

游客入园参观将接受两道全封闭的安检,以保障园区安全。有网民这样嘲笑:

铁路上海站南北广场设立的89个钉子岗、15个流动岗和10台机动巡逻车正式上岗。这89个钉子岗每个间距30米,连点成线,联机成片,确保岗区范围内无露宿、无设摊、无强讨、无拉客、无叫卖、无兜售等,快速处理突发事件和问题。整个上海,办世博就像迎接鬼子进村,布下了天罗地网。可是,就这样仍不放心,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调动了“地对空导弹、远程防空导弹、歼-11、歼-8D战机、导弹护卫舰”。海陆空、导弹、护卫舰……这架势真如要打一仗军事现代化版的“战上海”。

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偏偏这一口号被世博会官方译成英文为 Better city, Better life。英语better在上海话成了“赔脱”,也就是赔掉。所以,上海人幽默地说,这次世博会要赔掉城市,赔掉生活!

还有市民讥讽:“世博,让房地产更美好”。

有题为“上海世博开幕词”的顺口溜说:“主办是骗来的,场馆是抢来的,会歌是偷来的,会标是抄来的。”其中,“场馆是抢来的”指的是征地未给予合理赔偿,以致迄今仍有世博难民在联合国上访。

开幕烟花汇演中出现的“胡哥(胡锦涛)好”大字及开园后的混乱,也难逃被顺口溜讥刺:“世博有点贵,会歌却免费;入场抢头位,儍瓜才排队;烟花满天坠,胡哥好陶醉;上海狂挥霍,百姓猛交税。”

署名为“阿妞不牛”的网民在明镜博客上发表的《上海世博会的意思》说:

一百五十年前英国人搞起来的万国博览会,美国人早就不玩了的东西,中国接着复兴一下,未尝不可。可是这个世博,毕竟不是奥运,它的根本点是做生意。做生意有两个要点:一是成本与利润的核算,二是生意是生意人的事,不是国家包办的事。国家的头头脑脑,还是君子远庖厨,自己一般不出面来吆喝做生意挣银子的。兼职一下当然也有必要,尤其在如今这个不景气的年代。奥运是一个国家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倒贴一些金子银子也无妨,哪怕象希腊那样风光之后要饭,毕竟看在是奥运始祖的份上现在欧盟也要给施舍。

可是中国这个世博,金银铺地干嘛呀?政治局常委几乎全部跑到台上来做生意啦?要检阅,要看歌舞看焰火,奥运和“祖国六十大寿”还没有过足瘾?为了娱乐,世博的钱足够自力更生建造一个永久性的迪斯尼了吧?还不要考虑前面的暴力强迫拆迁后面的文明迫不得已迁拆呢。万国来朝?盗用冈本一下就做到了啊——不就是要万国来嘲吗?让全中国的刘姥姥都来大观园蹲在地上吃200两银子一碗的方便面300块大洋一份的辣椒炒肉?

当然,中国有一个绝对的优势:银子金子都不是老百姓的,不花白不花。国家政府挥金如土,老百姓一般也没意见,反正狗毛不出在羊身上。大观园的方便面200两银子一碗,值!没得说!

上海自己挖腰包,全国人民享受

上海和北京不同,北京是全国唯一的首都。2008年北京办奥运时,全国人民出钱,北京风光;而2010年,上海自己挖腰包,全国人民享受。英国《金融时报》的文章《世博给上海带来了什么》说,“事实上,世博会本身并没有给上海带来什么变化,它只是成了一举落实大批投资的借口,十年计划压缩成了三、四年的计划”。

一家画廊举办了一次意在恶搞世博会的展览,核心展品是陈航峰的“泡沫城市、泡沫生活”(这与“赔掉城市,赔掉生活”异曲同工):一个铁丝笼子里放着一台机器,定时喷出肥皂泡,在笼子里四处飘散,碰到铁丝网就破裂。

本来,上海人就容易遭其他地方的人嫉妒,这次,上海要当冤大头,全国人民高兴还来不及。

可以预见的是:整整六个月,其他省市自治区的负责人到上海,上海党政领导必须迎来接送,不可怠慢;而其他省市自治区的党政机构派人到上海参观,上海也得让对口部门接待。稍有闪失,就会遭外省市有关人员埋怨。

更不用说,还有中央的数不清的党、政、军,工、青、妇机构呢?既然是举国盛事,举世瞩目,从部长到处长,这是多好的理由去看看热闹、见见世面?上级机关来人,上海的对口机关再忙,也不能说拒之不理吧!宴请吃喝是起码的,还得绞尽脑汁设计一些别致的接待项目。据上海市有关人士透露,世博会尚未开幕,就让上海各级领导人、各个机关十分头疼,接待日程表和财政预算表都要胀破了。世博给上海党政机构的人力和财力带来的负担,岂是“沉重”二字所能描绘的!

负担不是光政府得承受,老百姓也叫苦连天。按照预计,每天有40万人流动人口进进出出,必将对上海的各种设施、市民的日常生活构成严峻挑战。而有外地亲友的民众,更加心惊肉跳,亲友要来上海共襄盛举,全家都得做好打地铺的准备。有人想索性出外旅游躲过风头,但不像奥运只有一个月,世博是整整半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本来,世博会是在黄菊、徐匡迪及陈良宇时代争得的举办权,现在变成俞正声出风头的机会,而上海市的各级班子大多还是黄菊、陈良宇留下的人马,他们视俞正声为外来户,根本和他们不一条心,不是想给上海和上海人干事谋利益,而是想向中央邀功请赏;不是将上海民众的感受放在首位,而是以“重塑上海所代表中国的形象”为名,塑造自己的形象。于是这些官员什么事情都不积极,想看俞正声的笑话。

而俞正声也确实对城市已经不是过去单一管理模式的局面不甚了然,为了缓解市民的怨气,使民众“享受到世博的实惠”,他决定向每家市民赠送包括门票和其它补贴在内的“世博大礼包”。但他却对上海市民普遍人户分离的现象估计不足,怎么认定发放对象,如何发到市民手中?闹得区、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层层鸡飞狗跳。直到世博开幕后,才制定好方案,决定将按照实际居住地原则发放,而不受户口所在地限制。从5月15日起,从浦东新区等5个县区开始,由居委会派专人上门发放。

“上海是个没什么文化的地方”

上海世博,也同北京奥运一样,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面子工程。网上流传了博客写手韩寒的一篇答记者问,语气调侃,不乏锋芒:

最近,老是有媒体要关于世博会采访我,我觉得很为难,如果我赞美他吧,估计我良心不安,如果我批评他吧,估计我寝食不安。

1,你觉得世博会会给上海,给中国带来一些什么?你能用什么来比喻一下世博会呢?

答:我觉得不是世博会会给中国带来什么,而是中国会给世博会带来什么。因为本来世博会并不是一个规模如此大的展会,随着信息的流通越来越便捷,世博会正在渐渐式微,是中国将世博会升格了。如果一定要比喻的话,有点像某些在国内非常火的品牌,经过了宣传,你穿在身上觉得牛逼的不行,奢华的不行,出国一打听,原来是二线的。

2,那你如何评价世博会的吉祥物——海宝呢?

答:我认为海宝是一个让人非常头疼的东西,暂且不说海宝的形象如何,但是当时大家看到的海宝都是平面的,这给那些要将海宝立体化的人出了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那就是海宝的背面究竟应该是怎么样的,海宝有没有尾巴,有没有屁股,有没有股沟,这些都是未知的,所以我们看到的在城市中矗立的海宝雕像,正面都是一样的,但是背面你可以发现,有的海宝没有股沟,有的海宝有股沟。但是最近以没有股沟的海宝居多,因为“股沟”已经宣布离开中国了。

3,世博会的会馆等结束以后就要拆除,你认为这个浪费么?

答:我认为不浪费,当时动迁,我们国家自己建设会馆,帮别的国家建设会馆,杂七杂八政府花了不少钱,这些会馆留在上海也没有用,也不能当成政府办公楼,拆了平整平整,好把这一大块地给卖了做房地产,所以到最后,其实这届世博会既不是政府开的,也不是企业开的,而是房奴和炒房客们开的。

4,那既然如此,为什么政府还要留下几个展馆不做拆除呢?

答:当然不能全拆了,全拆了这块地就不能叫“世博板块”了,到时候就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5,有一些人反应世博会期间,外地车辆进上海,需要排队检查,经常拥堵几公里,排队两三个小时,你认为有更好的办法么?

答:这个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政府防贼,防恐怖分子,防反动势力和防老百姓这四防是处在同一个安全标准的,虽然我也不好说每辆车每个人都安检到底是在防谁,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是坏人,我一定不会乖乖的在安检口抱着炸弹等着接受检查的。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边界不像国界线那么严密,很可能相隔的就是一块稻田,有心的话很容易进出,我不认为这样的安检能检查出一些执意要干坏事的人。但也许政府觉得这样显得比较有威慑力,让坏人闻风丧胆,那大家就活该排队吧。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支持更好的安保,只要你政府估算好了得失,我愿意接受任何的安全检查。为了世博会,这个城市已经有不少人被工程车辆所害,所以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的生命会因此堪忧。

6,你认为世博会会为上海吸引多少的游客?

答:这个我不好说,专程为此而去和顺便到此一游是不一样的。官方说这半年里会有六千万人次来到上海,不过我估计,上海本身就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一个城市,就算没有世博会,在那半年里也会有五千九百万人次因为别的事情来此来到上海吧。反正如果我去国外旅游,这个国家正在举办不举办世博会并不对我的行程产生任何决定性的影响,可能外国人没见过什么世面,都想来看看吧。当然,我身边也有不少朋友是期待世博会的,他们都希望去看看,这些我也非常理解。世博会的场面应该会很大的,因为中国人天生都喜欢赶集,车展都有那么多人看呢。当然,我也非常能理解很多上海人希望世博会早日召开,因为如果有很多外国游客或者外地游客的话,他们可以展示给游客们看,我们上海是多么厉害的一个城市,房价五万一米,停车20块钱一小时,油价超过一美元一升,看病吃饭坐车买东西什么都贵,生活成本是你们的五倍,工资是你们的五分之一,但我们活下来了,还欢天喜地高高兴兴的迎接五湖四海的游客。他们才是这个城市里最牛逼的展览品。我建议挑选一些市民代表作为艺术品陈列在中国馆里。

7,如何评价上海这个城市。

答:我出生在这里,我始终热爱这里,希望这个城市真正美好,虽然我的老家已经被严重的污染所占领。公正的说,如果你有钱,上海是个好地方,无论是购物,规模,消费,玩乐,上海都不错。从经济上,总体来说,这里是冒险家的乐园,这里是老百姓的地狱。

但是,上海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地方。别的国家大都市,你可以说,我们这里有什么建筑,什么酒店,什么大街,什么豪宅,这些上海市的领导也可以自豪的宣布,我们这里也有,但当人家要说,我们这里有什么作家,什么导演,什么艺术家,什么艺术展,什么电影节,上海的领导就没话说了。

8,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状况呢?

答:发展真正的文化就必须放开尺度,放开尺度必然百家争鸣,百家争鸣必然开启民智,这是多么糟糕的一件事情啊。

9,官方一会说转基因食品无害,一会说要严禁在世博园区里出现转基因的食品以免外国人误食,这是一种自己对自己的歧视么?

答:胡说,这明明是一种自信,是对我们中国人虎躯的一种自信,我们天天呼吸着这样的空气喝着这样的水,都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家老外喝一口农药就死了,我们要喝三口才死。所以你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韩寒的文章未必那么准确,如“生活成本是你们的五倍,工资是你们的五分之一”,可能与实际有所差距,却多少表达了上海人面对世博的复杂心态。

(明镜特约记者申志恒/《明镜月刋》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