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它等的,就是你说:我没用了

p091227122

它等的,就是你说:我没用了,做什么都没有用了。真相有用、知道有用、围观有用、同情有用、转发有用、传播有用、坚持有用、爱有用、任何一个微小的努力都有用,大海是可以细分成一滴水珠的。

陈耀文斯基: 领导在二奶家写讲话稿, 二奶看后一笑: 和叫床差不多嘛! 领导不解, 二奶: 全是不要…不要…不要…! 要…要…要! 还要…还要…

李金城来电:诬告倪玉兰律师的恶徒名叫肖巍,因诬告有功,政府给了这斯一套住房。

将近两个月,倪玉兰露宿在街头;此前,她的家被强拆,腿被打断,人被劳教,回来后无家可归,只好露宿在靠近天安门的街头和地下通道。她本来是律师,为别人维过权,现在为自己、也是为我们大家维权。

“你有精神病吗?”“没有。”“精神病患者都会说自己没病,带走!”“你有精神病吗?”“有。”“带走!”

事实上Korea并不是朝鲜和韩国最正统的英文名称,原来高丽是叫做Corea的,但是由于日本殖民者的侵略,强加给了他们Korea的英文名,为了让朝鲜在英文名字上面永远在Japan之后。

刚跟朋友握完手,她就被派出所带走。刚跟他们喝完酒,他们就被看守所拘留。刚跟朋友通完话,他就被拖进山林,裹成人肉粽子爆头。他们,有剥夺公民自由的绝对自由。你动口,他动手,你还手,他灭口。21年前军人勤王,21年后警察护国,公民,是极权永远的敌人。

最可悲的不是独裁政权的荒谬,而是这个政权下的人民已经丧失了追求尊严和自由的心。 朝鲜球队面对国旗时表现出的虔诚不是为他们赢得了尊严,而是让他们彻底失去了尊严, 唉。其实回头看看我们自己,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刚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新闻评论。问:现在搞严打的对象有没有贪官啊。答:你脑子发昏啊,就是贪官在严打。

严打实际上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只是国民长期被严打,已经习惯接受RT @kunlunfeng: “严打”是严重的暴力违法。

政府发言人袁木的女儿已入美国籍,训斥克林顿的北大爱国女马楠嫁给了美国人,《中国不高兴》的作者宋晓军央求美国给绿卡,《中国可以说不》的总策划张小波正在办理移民加拿大手续,愤青粉丝们赶紧跟上!

2010年夏,北京警方将一个平民带上黑头套绑架殴打施暴后扔进深山。七个月的严打开始了。

有人说我批评朝鲜独裁玩足球,是没有娱乐精神,我只承认自己没有愚乐精神。知道朝鲜的人道灾难和独裁实情,依旧认为他们通过不顾人权而成就其足球“辉煌”,值得娱乐,我只能承认你的确是很愚乐,因为你不怕玩人丧德。

今天是屈原自杀2288周年纪念日,意在告诫我们珍惜生命,被拆迁不要自焚,被血汗不要跳楼,即使亡国了也没必要投江,否则一帮孙子只会把你的忌日当成他们的节日。

中国球迷一致推荐由中国足球队代替朝鲜队去挖煤。

原来这就是严打的真正目的RT @dqbao: 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持不同政见者在中国不存在。

共党牢狱的创立者也知道自己的监狱比国民党黑:刘少奇准备入牢时,王光美曾打算将最小的孩子带进监狱去抚养。刘劝其另想办法,王说红岩里面不是还有个监狱之花吗?刘烦闷地打断她:“那是国民党的监狱,我们要坐的可是共产党的监狱”。

翟明磊:当一个政府说出:我们只保障正确言论的自由时,就已经走向独裁。

我们的麻木不仁,对得起党,对得起当局,却对不起谭老师,对不起良心,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类,对不起历史!

为什么没有了童话故事里的爱情?因为王子在大战城管,公主在抵御山木。青蛙都被四川餐馆都做成菜了,女巫竞争上岗失败,被夺走了扫帚。最后,王子终于打败了奥特曼,和小怪兽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七个小矮人在山西挖着煤,没有赶上婚礼。

当前,维稳是压倒一切的重任。权威数据显示,2009年维稳财政预算执行情况令人震惊:全国内保费用达到5140亿元,已接近军费的数额,中 央公共安全支出增幅达47.5%。(见5月27日《社会科学报》)

严打好像是乱打,趁机剔除对手的政治把戏? 还是一个遮羞布的名称?7个月之内上层看来要你死我活了,呵呵!警察们赶紧排队站好队伍,要不你们也很玄啦。

轰轰列列地搞治安,是文革运动遗风,是要政绩,要场面而不要持久性“平安无事”的浮夸。日久,必将导致犯罪计划免疫力增强。严打是向中南海主子邀功而发明的法律毒瘤。

原本以为,严打这个词,从此会成为历史.没想到又来了.严打本身就是破坏法治的产物,现在许多所谓的严重刑事犯罪,比如校园杀人案,本身就是法治不彰的产物,用严打来遏制,不啻缘木求鱼。

南朝鲜赢了,日本也赢了,北朝鲜可不能再赢了,否则西朝鲜足协的孙子们真要自杀了。

(中欧社摘编自玩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