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闾丘露薇:达卡的塞车和孟加拉的民主

f090520592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凤凰电视台著名记者闾丘露薇。(摄影:黄频/中欧社)

如果司法成为政敌之间的武器,很难让人相信,司法的公正独立。如果贪污成为一个国家的常态,那末可以证明,这个国家的司法不单单没有独立,反而有可能包含在了这种常态当中。

如果没有公民社会,民众不会有自己的代表,于是他们会因为眼前的利益,在不同的党派之间摇摆,最终成为竞选的筹码和工具,而不是真正为自己争取利益。

如果媒体是在政府还有利益团体的掌控之下,没有独立的声音,处于弱势位置的名声无法传递出来,那末这样的民主,还是要打个折扣。当然,如果媒体由不同的利益团体所掌控,虽然算不上完全拥有新闻自由,但是至少不会只有一种声音,这样的话,民众可以自己选择和判断,而不是只会被动的接受。

民主制度的设计,是让小部分人去代表绝大部分人,確保社会中处於弱势的群体的权益不受侵犯,透过博弈,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如果没有这样的制度设计,那末除了拥有权力的人,谁都有机会成为弱势群体。

达卡的塞车严重,试过过一个街口,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这样的情况和乌拉巴托一样,越来越多的人收入开始增加,大量的廉价二手日本车涌入,满足了人们希望成为车主的愿望,尽管不少车子已经破烂不看,但是城市内外的道路,因为国家的贫穷,几十年没有拓宽过。

达卡每天有四百辆车上道,问当地的记者,为何不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发牌,车税等,对方很无奈的摇头,因为这些二手车的经销商势力太强,他们游说政府,国会,很多人本身就是政界人物,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怎么可能出台有损这些商人的措施?他说,孟加拉的民主带来的是政局的不稳定,到头来,民众并没有得到好处。

这样的观点在这短短的两天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和中国官员聊天,对方也认为,孟加拉政局的不稳定,导致了经济政策无法持续,使得这个资源其实非常丰富的国家无法专心发展经济。而政局不稳定,在不少人看来,就是两大党派的竞争,所导致的政权交替。

请教熟悉政局的人,两党之间的区別在那里,对方说,没有本质区別,只不过一个宗教一些,一个世俗一些,聼上去有点点像美国的共和民主两党,一个保守,一个自由些,但基本价值观没有不同。而如果这样,在成熟的民主社会,政党交替,应该不会导致政局不稳定,

而要成为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需要有一些必需条件,独立的司法,媒体以及公民社会.

如果司法成为政敌之间的武器,很难让人相信,司法的公正独立。如果贪污成为一个国家的常态,那末可以证明,这个国家的司法不单单没有独立,反而有可能包含在了这种常态当中,那又如何透过法制来打击贪污,确保公平?而孟加拉,这两个如果都可以看到。

如果没有公民社会,民众不会有自己的代表,于是他们会因为眼前的利益,在不同的党派之间摇摆,最终成为竞选的筹码和工具,而不是真正为自己争取利益。民粹主义也最容易滋生。在一人一票的形式民主情况下,这些选民,今天可能是你的支持者,但是明天就会倒戈到对方阵营。在孟加拉,民众不断变换者支持对象,这是因为大多数在乎的不是政党的纲领,而是眼前能够得到多大的好处。不过,因为有竞争,縂会产生一些让部分民众受惠的措施,比如在一个农业国家,为了争取农民的选票,政客们自然会推出倾向农民的宣传纲领。

当然还有媒体,如果媒体是在政府还有利益团体的掌控之下,没有独立的声音,处于弱势位置的名声无法传递出来,那末这样的民主,还是要打个折扣。当然,如果媒体由不同的利益团体所掌控,虽然算不上完全拥有新闻自由,但是至少不会只有一种声音,这样的话,民众可以自己选择和判断,而不是只会被动的接受。

在威权之下,政策的推动落实,当然效率高,甚至有持续性,但是这最终要依赖于这个政府是否能够大公无私,依靠领导者是否都是好人。

只不过,历史一次次的证明,没有制约的权力让人腐化,政府也是一样,而且,任何一项政策,不管出发点如何的好,总是会顾及不到社会中的某一类人,而这些人的声音如果没有表达的地方,那末,说到底,谈不上社会公平。我縂觉得,民主制度的设计,是让小部分人去代表绝大部分人,確保社会中处於弱势的群体的权益不受侵犯,透过博弈,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如果没有这样的制度设计,那末除了拥有权力的人,谁都有机会成为弱势群体。

理想模式,拿如何解决达卡的交通堵塞问题做个假设:当二手车商人游说的同时,也有代表市民的团体对交通表示不满,要求政府改善,如果政府迟迟不动,媒体,反对派,议员会追究背后是否存在官商勾结,并且向公衆公开曝光,司法介入调查,起诉之后,一切交由法庭审判,任何企图影响判决和调查的行爲,会被公认为妨碍司法公正,也会承担法律后果。如果这些都存在,那末,政府是不可能不用行动做出回应的,因爲如果不改善,那末下一次选举,自然会被选民抛弃。

(一五一十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