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蒋也湖:杨尚昆失算,张爱萍萧克杨勇全反他

p100616105
1995年6月16日,杨尚昆、杨白冰在山东视察工作与村民合影。

杨尚昆对六四事件的保留态度,早有流传,率先对外媒揭露北京瞒报非典病例的解放军301医院前院长蒋彦永,2004年给中央写信中披露杨在与他两人谈话时的明确表态,最引起震动。而在杜导正《赵紫阳还说过甚么?》一书中,更得到了印证:

邓南巡讲话及6月两次去首钢(首都钢铁公司)讲话,都说明邓对江泽民(时任中共中央书记)、李鹏体制很为不满。给人印象:要解决江、李。江、李那个时期,惶惶不可终日,许多工作也停下不做了。此时,杨尚昆、万里误以为邓(小平)换江(泽民)、李(鹏)的决心下了,便做出以杨(尚昆)为首组成中共中央顾问小组决定,以代替邓过世后做“最高权威”。万里也在政治局会议上当众说,“邓小平说,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变。便是说有人要变!”

“十四大”前,邓权衡了利弊诸多因素后,看来最后下决心是,主张的倾向性有了变化。邓先倾向于撤换江(泽民)、李(鹏),后改为江(泽民)、李(鹏)不动。

邓此时看来主要考虑以下两个大问题。不仅此时,恐有长时间了。第一个问题,他身后,中国改革开放事业能否坚持下去?即能否继续下去?否则,他主张的改革开放错了,会有人起来批判他,将他定为罪人;第二个问题,他身后会提出“六四”问题,邓究竟错了?对了?负甚么责任。这两个问题中,看来,邓想得多的是第二个问题。因为改革开放,说世界大潮,中国绝大部分人支持这个主张,别人反邓,很困难。这“六四”非同小可。如你所说的中国干部、知识分子对这个问题绝不会淡忘。这个问题太大了。邓内心是知道这个问题的份量的。在“六四”问题上,李鹏不用说了,江,在上海也是有账的,《世界经济导报》事件便是江搞定。邓以为,维持江、李体制,“六四”问题在邓身后,大家不能提出。既然做了这种估计,尚昆自然失算了。尚昆与江分歧由来已久,此次当然尚昆要下台了。当然,尚昆如是在过去与江关系好些,对江尊重些,尚昆此次不至于处境如此悲惨。

我说:“《解放军报》一、二、三、四把手因将江泽民给美国记者谈话内容稿登四版,此种事已三、四次了,前几日被军委下令全部免职。”说到此处,赵说:“尚昆自以为得到军内外老同志尊重,但老同志如张爱萍、萧克、杨勇……全反对他!”(杜导正《赵紫阳还说过甚么?》P48)

杨尚昆对六四不坚决,邓产生了疑心

中午过后不久,杜瑞芝同志来坐。他说,10月14日上午我去看望了赵(紫阳同志)。我静静地听他讲,偶然插几句话。

杜说:“杨氏兄弟突然失宠,简直一抹到底,近因是在邓处,杨尚昆说:‘我下,杨白冰上,进入政治局常委。’此话引起大家与邓的反感。远因是对‘六四’,杨尚昆不够坚决,邓有怀疑,对杨产生了疑心。”

杜说:“赵说,邓是绝对专权的思路,邓认为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无个人专权、独断,无一政党专权独断,天下便要大乱,甚么事情干不成!邓常说,只能一个婆婆,不能有两个婆婆。邓在这点上是非常明确、非常坚决的,绝不含糊的。”(P319)

(《明镜月刊》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