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倒柏林墙:只有不爱国的人才会搞圣战

p100614103

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了这次“圣战”呢,有人说是SJ粉的素质太低丢了中国的人。我觉得这个理由明显是不成立的,因为中国人的素质本来就非常低。世博会试运营以来,我国人民破坏过会场的栏杆,挤碎过意大利馆的玻璃,更殴打过德国馆的工作人员,还在人家门口齐声大喊“纳粹”。德国给主办方提交了抗议信,说参观者的行为“令人无法忍受”,威胁将“无限期闭馆”。捷克馆更是写信控诉主办方管理混乱,指出员工没有专用通道,每天光是进入会场就要花掉数个小时,VIP制度形同虚设,物流渠道完全瘫痪,连紧急维修服务都没有,搞得他们“束手无策”,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丢中国的脸。面对如此丑态,我们那些充满了社会责任感的圣战者们明显就缺乏热情,既没疯狂转帖、血泪控诉什么的,更没发动圣战。由此可见,素质论只能是一个幌子。

可以想象,如果这次事件不是牵扯到了棒子国的话,我们的圣战众是不会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的。至于中国和韩国之间的过节那真叫一个源远流长。一个主要罪名是棒子四处掠夺他国文化,这方面除了端午祭申遗确有其事以外,其它的几乎都是蛋疼的人在造谣。比如说我国“引述大韩民报”消息,郑在书教授声称“曹操是韩国人”,结果“大韩民报”根本就子虚乌有,郑在书教授更是当面出来辟谣。也不知道这教授上辈子是不是得罪中国人了,那边话还没说清,这边又再次“被宣称”中国神话也源自韩国了。其它什么李白、汉字、孔子等等出自韩国说,查证均系造谣,中新网曾有专题报导,可惜我们的爱国青年只有散播谣言的热情,没有正视自己的弱智的勇气。最搞笑的是韩国教授“朴芬庆”的研究结果表明,孙中山也是韩国人,这个你都不需要查证,朴芬庆,那不就是“嘌粪青”吗,唉,我无语泪千行。假如韩国人总是宣称中国的文化发源于他们,我会觉得韩国人很没品,但实际情况却是中国人造谣说韩国人总是宣称中国的文化发源于他们,中国人民还整天为此讨论得不亦乐乎,这又叫我该怎么想呢?我想韩国棒子们辟谣辟多了,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中国到底个是什么二逼国家啊?

至于江陵端午祭跟中国的端午节也不是一回事,无论日期、意义和形式都有区别。何况申请非物质遗产既不等于说这个节日就是发源自韩国的,更不意味着以后它就只属于韩国了,谁过这个节都可以去申遗。说到“过节”中国人民就该惭愧了,我曾阅读过不少介绍江陵端午祭的文章,几乎一致提到当地政府为了保存这个传统节日而做出了巨大的努力,节日期间有祭祀、戏剧等丰富的活动,这也是他们能够申遗成功的重要原因。“非物质文化遗产”支持多国联合申报,但就以咱中国对端午节的重视程度,即使端午节和端午祭完全是一回事,恐怕我们中国政府也不好意思跟韩国人站在一起。

当然也不是说韩国跟中国就毫无纠纷了。比如说亚运会上有个韩国运动员举个牌子,说长白山是韩国的,引得我国人民大怒,至于韩国影视界大作《神机箭》更是看得我边笑边在地上打滚。但我觉得这种事情笑笑也就算了,完全不值得愤怒,什么事情才值得愤怒呢,长白山现在还真有一部分是控制在北棒子的手里,而且不是被人家偷走抢走的,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1963年的时候大手一挥,将天池的一半赠予友邦的,附带若干山峰和薪岛、绸缎岛等几个小岛。你想我清政府每天被列强揍得屁滚尿流,割地卖国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咱们新中国都已经在世界上站起来了,竟然如此大方,把国土白送给朝鲜这种没有美国援助粮食过不了几天就要活活饿死的国家,这叫怎么一回事?不光是我们毛主席善于慷人民之慨,就在几年前我国政府还和俄罗斯签订了若干边境协议,使得苏联过去从我国掠夺走的上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全部合法化,我们的国土不仅过去被人家侵占,将来也永远没有索回的可能了。好吧,中国政府的卵蛋一直被捏在俄罗斯人的手里,姑且容许他们韬光养晦一回。再看那越南人频繁枪击我国渔民,我们的外交部本来最擅长抗议,这下反倒不吭声了,不仅不替国民出面讨回公道,反而在2004年和越南签订北部湾划界协定,将中国的固有领土白龙尾岛划给越南,导致广东省渔业面积减少50%,66万渔业人口受影响,10万人被迫转业。而对于这些事情,中国的老百姓不要说是决定权,连最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国土被人割让,我们的圣战者选择性的无视;那边人家韩国运动员和导演不过是打打嘴炮,他倒突然拍案而起了,这是一个爱国者的所作所为吗?

这些口称“爱国”的人每每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假新闻而义愤填膺,对那些真正关乎国家前途的大事却置若罔闻,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就说东方神起殴打孕妇事件,首先东方神起有没有打人我并不清楚,双方当事人都没有出来说明真相,也没有正规媒体进行报导,网上到处张贴着一些完全没有根据的小道消息,我连这个“孕妇”到底是谁都不知道,甚至都没看出来丫到底是不是孕妇。根据我多年的经验,这恐怕又是一出不幸的朴芬庆悲剧。其次就算东方神起打了人,韩国是法治国家,你有了冤情可以去找法院找警察,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完全没必要把事情上纲上线到爱国的层面。要知道我们中国每天不知道有多少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底层百姓被城管部门“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却连个申诉的地方都没有;更有一位青年名唤魏文华,他在拍摄城管暴行的时候被对方乱拳打死,结果官方却说他是在“肢体冲突”之间“冠心病发作”而死。面对天天在中国社会发生的暴力事件,我怎么就没见这些“爱国者”们出来要求取缔城管呢;面对早已腐朽的司法体系,我怎么就没见他们出来要求司法独立呢。

又有人说东方神起的粉丝无权“代表”中国人民去韩国道歉。我就奇了个怪了,一群从小到大就一直莫名其妙“被代表”的人,这会儿倒突然显现出他们的公民意识了。我们这些人大代表的所作所为,一向雷得我外焦里嫩,有要求建立“搓麻将实名制”的周传淞,提议上访时静坐就要判刑的刘庆宁,断言中国不存在“上学难、上学贵”问题的陈晓光,宣称“房地产商来我市投资赚了算他们的赔了算我们的”的王爱民,认为“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的任正隆,更有“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的申纪兰。你他妈这人民代表到底是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啊?你想把这些混蛋选下去吧,结果又不幸发现自己长这么大居然没有见过选票长啥样。我们的外交部天天代表我们在国际上cosplay复读机,我们的听证会天天代表我们情绪稳定欢乐涨价,我以为中国人民对这些事情一向是无所谓的,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原来为了一点无聊的口舌之争,我们偶尔也是可以为了“被代表”而大声呐喊一下的吗。

至于什么文化入侵就更是可笑了。“入侵”最基本的特点是强制性,难道韩国人有拿刀架着你的脖子逼你去看韩剧听棒子歌吗,难道韩国人有说考韩国文化不过多少分就丧失报考研究生的资格吗。你自己不搞文化,非要搞个什么广电总局,整天演一些二逼主旋律,花2100万弄个《雷锋的故事》,里面的人物居然连影子都没有,怪得了韩国人来填补我国人民内心的空虚吗。说到这个广电总局,我又想到可怜的《魔兽世界》了,人家大灾变都要搞起了,我国的WOWER们还在一边玩着《和谐世界》一边对WLK望眼欲穿,对外国玩家各种嫉妒羡慕恨,实乃人间悲剧,直叫人无语凝噎啊。传说这WOWER们擅搞圣战,今天爆个吧明天人个肉后天队个型,在贴吧甚是风光。但是一提到版署大神和广电总局,除了《网瘾战争》还展示出了一小撮WOWER的勇气,其他人就全无圣战时的锐气,只有躲在被窝里骂骂娘的份了。

在今天这个时代,对中国损害最严重的,是落后的体制,僵化的思维,而不是外国人的唾沫。一个人只要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就不会去在意中韩之间那点微不足道的龃龉,这就像你看过美国的《24小时》,就绝对不会再对国产的《非常24小时》感兴趣,家里失火的时候,你不可能还有闲心去缴上个月的水电费一样。而那些所谓的“圣战者”们仿佛就像鲁迅笔下的阿Q,他们每天被赵大爷刷得鼻青脸肿,于是专干一些拳打老弱妇孺脚踢平民百姓的勾当来寻求心理的平衡;抑或他们根本就意识不到这个国家每天在发生的事情,对我上述所说的一切一无所知。一个不了解自己的国家也从来没有打算去了解的人,又凭什么说自己是一个爱国者?从这次圣战的情况来看,有些人也确实如此无知。一个稍微关注过一点社会新闻的人,根本就不会去尊敬武警这个职业。在抢夺高莺莺和涂远华的尸体的时候,在无数起强拆悲剧发生的时候,一向是我们的武警冲在了侵犯人民利益的第一线。作为一个暴力机构,他们首先为统治者的利益服务,其次才为人民的利益服务,当双方的利益冲突时,你能看见的只有他们锋利的爪牙。不要说是因为组织的命令而迫不得已,难道组织让你操你妈,你也要欣然前往吗。

遥想当年,五四青年走上街头痛斥政府的无能,其后又有大学生为了争取民主而抛洒鲜血。到现在愣是搞得一代不如一代,几年前反日青年还能上街砸汽车打女人,再后来反法的好歹也敢烧个荷兰国旗,如今反韩的已经只能坐在电脑前爆爆贴吧了。所以我对这些所谓的圣战也并不在意,反正他们既没有什么建树也不会造成社会危害,充其量只是给中国人的平均智商降低了几个百分点罢了,你爱圣战就圣战去,文明社会这点自由还是要有的吗。但是请不要说自己是为了“爱国”才去搞什么圣战,你们根本就配不上这两个字。在今天的中国,有一些律师因为守护社会公正而被吊销执照甚至神秘失踪,有一些作家和学者冒着巨大的风险实践着言论自由,有一些良心未泯的人因为调查事实的真相而被关进大牢。这些人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而豁出一切,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国者。

若干年后,哈韩的人依然可以自豪的宣称我曾经喜欢哪个韩国明星,但等圣战众们走上社会,每天为了800元的基本月工资而努力舔着领导菊花的时候,我估计他们也不好意思再说自己以前参与过圣战这么二逼的事了。我能给他们最高的期望,就是以后在百度贴吧这种档次的地方折腾折腾就算了,千万别再跑到国外网站用你蹩脚的英语丢人现眼了。不然万一以后老外问道:“你是中国人吗?听说你们那里有很多人宣称只要自己还没有死绝,圣战就不会停止?”那我只能忍着内心无限的创痛,一边摆手,一边回答他“思密达”了。

(牛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