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对于中国人,蒙古是世上最危险的国家

当我们习惯了在报刊看到(某某国)“ 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是勤劳、善良、友好的人民┉┉”等等这类没有任何价值的套话时,在茫然中不仅会不由自主地产生麻痹,而且也会失去对任何一个特定国家的兴趣。因为,所有的国家人民都被冠以“伟大的人民,是勤劳、善良、友好的人民。”既然没有区别,我们对此还会有好奇、冲动吗?

事实上,这样一成不变的八股文套话,实在是误人子弟、或者说是害人不浅!比如我们近邻蒙古国。长期以来,这个人口稀少、经济落后的内陆国一直被媒体所忽视。媒体的目光只集中在周边俄罗斯、日本和韩国,小国朝鲜是因为有核武器嫌疑才被加以关注。结果,普通中国公民对蒙古的认识,基本停留在大片草原、那达慕盛会、曾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些粗浅概念上。

而当大量中国劳工和商人亲自来到那块北方邻国的国土上才意外地发现:原来这个弱小国家的公民很强悍,至少是根本不把强大邻国中国的公民放在眼里!具有骁勇善战传统的蒙古人,无论是借着酒劲儿还是不必用酒当幌子,都经常无故地向中国公民发起挑衅和进行人生攻击。每年,在蒙古遭遇抢劫、殴打甚至殴打致死的中国人不计其数!

在蒙古,无助的中国人更是被迫忍气吞声,因为,无论是入室抢劫、拦路哄抢、街头围攻,蒙古警方都极不作为。低效、低能的蒙古警方必然导致低破案率,而低破案率必然强化案发的数量和逐步朝恶性事件发展。

走在首都乌兰巴托街头,当然大多数蒙古人是文明、友好的,但久居的华人异口同声表示:蒙古人对中国人持敌视态度的比例比其他国家(包括印度尼西亚)都高,这一触目惊心的严酷现实,媒体本来有义务提醒前往那里的中国公民,但是没有!结果,中国人为此要不断付出血的代价!

应该向中国公众揭开弥漫在蒙古境内的“反华”气氛的事实真相。让打算前往那个危险国度的中国人在心理上和物质上有足够的准备,以免无休止地付出高昂、包括血的代价。

成吉思汗的后代沿袭了祖宗骁勇善战的基因,这个一到晚上便满街酒鬼的国家,历来喜欢靠拳头来解决问题和发泄心中郁闷。而用暴力征服他人,依然是蒙古男人引以为豪的手段。虽然这个自认为强悍的民族在现代社会已经被远远抛弃在世界各国后边,但遇到比自己软弱的中国人时,还是本能地压抑不住自己的英雄之火!

一个来这里经营房地产的北京老板,驾车途径乌兰巴托市中心广场时,轻蔑地用余光瞥一眼总统府大楼、毗邻的通信大楼以及刚被焚烧的人民党总部说:“这个国家很悲哀,这些都算是最好的建筑了,哼,穷成这样还那么野蛮。中国人挣钱他们生气,但自己又懒,一天到晚光知道喝酒!”

7月,发生在首都市中心的严重骚乱,愤怒的人们烧毁了人民革命党中央总部大楼。这场示威表面看来是因为选举不公而引发,实质上却反映了蒙古社会的深层问题。在腐败、通货膨胀和失业率高居不下的背后,是城市化迅猛发展造成的贫富分裂,它在迅速地瓦解着这个以牧民为主的民族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

一位曾在蒙古旅游过的法国人,在谈到蒙古人的时间观念时苦笑地说:“欧洲人对蒙古司机无可奈何!”视酒如命的蒙古司机,把酗酒看做把契约更为重要。所以往往在途中就抵御不住酒友诱惑,停下来豪迈痛饮起来。豪饮的结果不在乎两种,一种是醉酒继续驾车,另一种烂醉如泥丢弃一车的外国游客。

外国游客愤怒地斥责玩忽职守的醉鬼,醉鬼却摆出一副不屑的神奇:“你咋地吧?!就这样!”

一位石家庄商人刚刚抵达首都即遭遇一伙人劫持。通过手机联系,劫匪确认这位中国商人属于有背景的集团邀请,便连人带物放行。惊魂未定的石家庄商人逃出魔爪没有几分钟,正要打车前往合作伙伴地点时,突然又遭到第二轮抢劫!

翌日,借钱买了机票急忙回国,送行的老乡问他何时再来?他干脆地回答一句:“打死我也不能再来了!”

曾有两个在天津大学就读中医的蒙古女学生说过:“以前在乌兰巴托,我们对中国人印象很坏,因为他们总蒙骗我们,但来到天津后,才发现中国人不是都那样。”问题是,绝大多数蒙古人接触不到各阶层中国人,所以容易把有损中国人形象的小商小贩以偏概全。

其实,何止蒙古人讨厌“中国人”,无论是欧美还是近邻俄罗斯、日本、韩国、印度、哪怕是老挝这样经济上相当依赖中国援助的国家,也同样对“中国人”一脸不屑。但这些国家的人民或由于文明程度、或由于宗教信仰,只是内心鄙视或者斥责,但并不会动武。

蒙古国的面积并不小,在世界排行居第18位,但人口却排在137位,介乎在阿尔巴尼亚与阿联酋之间。当然,经济上更不值一提了。货币图格里克与人民币比值为140:1。

蒙古虽然是一个贫穷的内陆国,但物价却一点儿不比谁低。在乌兰巴托,一个极其简陋、充其量相当于中国二星级的宾馆,价格至少在30美元以上。至于国际上通行的家庭旅馆(guesthouse),在蒙古并不存在。蒙古的所谓家庭旅馆,就是居民楼里的任意一家将自住的两居室或三居室摆满上下床铺(一间至少可放8张床),以床铺出租,一般在7~10美元。

经济上严重依赖外国的蒙古,对今天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却始终充满戒心。在蒙古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说“外蒙古”一词!就如同在朝鲜千万不能说“韩国”,只能说“南朝鲜”一样。蒙古人对于“外蒙古”的称谓耿耿于怀、极为反感,因为,这种称谓意味国家主权的高度敏感性。

同我国对于蒙古报道极少一样,蒙古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也不多。相邻的两国彼此其实很陌生,最近,蒙古出现一家独立电视台专门介绍中国。不过,是专门批评中国政府和在蒙的中国劳工和中国商人的。这个节目强化了蒙古人民对于中国社会的误读,极大地毒化了两国的民间交往。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