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之痛:无公平,无法律,无公民

p100613101
官员横行霸道激起民愤。6月10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疑因官员当街打人引发民众骚动事件。

有权有钱,就可以横行中国。怪不得温家宝总理会痛心疾首的呼唤,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公平比太阳还要光辉。

今天的民众,绝对不是几十年前大灾荒时期守着政府的粮仓而不敢动一分的“良民”了。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移民最多的国家,精英阶层集体流失。他们为什么走?因为这是一个权贵与资本勾结的国家,他们陪不起当官的,玩不过当官的,斗不过当官的。

真正的公民在哪里呢?也许被抓起来了,不能说话了。不许出现“杂音”,不容忍“异见分子”,稳定压倒一切,“维稳”成为衡量地方官员的标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能“坚决不搞那一套”啊。

中国正在出现“无公平,无法律,无公民”的极为恶劣的现象。

先说“无公平”。

中国社会贫富两级严重分化,早已亮出“红灯”。民间有一说,中国社会财富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掌握在几百个权贵资本家手里;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人掌握着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财富。中国社会下端巨大、中间薄弱,上头尖利。而富者愈富,低收入阶层的收入越来越低。

回想改革之初,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各个阶层都从中受益。后来政治体制改革不动,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十几年不出,腐败盛行,民怨沸腾,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暴力抗法,自焚抗法,土炮抗法,“校园屠童案”,富士康“13跳”“房奴”等“奴系列”丛生,社会变态,人心失衡,将“仇富,仇官”的愤怒转移到无辜者身上,民间怒不可遏:“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

再说“无法律”。

最令人发指的是,洱海“情人湖”被填平,上面建起别墅群。为此,市长下课了,开发商罚款了,违法建筑“合法”了。权力最后获胜,资本更加张狂。民愤算个鸟,草民算个屁,法律顶个逑?公众的伤口不会痊愈,因为饵海是公众的,权力资本不能私吞,吃进去必须吐出来。这就是正义。离开了正义,任何处分都是伪善的,是权力的另一种巧取豪夺。当地官员说,“这事就这样了,政府准备另建三个湿地保护区来弥补。”这等昏官,根本无视这件事对法律的伤害有多大?权力与资本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攫取公共利益而自肥。难怪前些年有开发商叫嚣,拆了故宫,建商品房,中国可以就出几百个亿万富翁。这帮混蛋真要掌握了中国发展的命脉,民众只有下地狱。

过去搞阶级斗争,“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歌唱“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斗胆一问:这个新社会还比旧社会好吗?空心奶粉大头娃,三聚氰胺结石婴,毒大米,地沟油,开胸验肺,以身自焚,造土炮打跑执法队;“躲猫猫死”“喝开水死”;私家车“被钓鱼”,没杀人被判了死罪;硕士博士自杀不绝;国家级风景区被圈了出去。杭州西湖景区环湖一带有许多名胜古建“可望而不可进”,一些绝版风景的场所摇身变成高档私人会所或餐厅。“来这里消费的,不是有钱人,就是有权的人。”洱海情人湖被高档别墅霸占了。拆掉它要花多少钱,几十亿、几百个亿,顶破天几千个亿吧。难道就让它永远成为权贵富豪的天堂不成?如果是这样,失去的损失将更大:失去的政府的公信力,失去的法律的尊严,失去的民心。它让公众看清楚了:有权有钱,就可以横行中国。怪不得温家宝总理会痛心疾首的呼唤,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公平比太阳还要光辉。今天的民众,绝对不是几十年前大灾荒时期守着政府的粮仓而不敢动一分的“良民”了。一个最明显的证据是: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移民最多的国家,精英阶层集体流失。他们为什么走?因为这是一个权贵与资本勾结的国家,他们陪不起当官的,玩不过当官的,斗不过当官的。惹不起,我走,还不成吗?莫道人家不爱国。

再说“无公民”。唐福珍坚信宪法,以自焚抗拒暴力拆迁,结果官复原职的局长大人公然叫嚣“唐福珍是个法盲”。堂堂院士大人们都没有独立性,遑论其他?“鬼词作家”“含泪大师”,为私利而成为权贵集团的“代言人”。真正的公民在哪里呢?也许被抓起来了,不能说话了。不许出现“杂音”,不容忍“异见分子”,稳定压倒一切,“维稳”成为衡量地方官员的标准。于是上访者被抓进监狱,被“精神病”。09年,有退休信访办主任上访;今年,有法官穿着法袍上访。权力冷血暴戾,权力不受监督,权利荡然无存。1980年,在一次全国人大会上,对《宪法》修正案进行表决,出现了共和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反对票,面对几张反对票,《人民日报》为是否报道这一事实犯了难,幸好得到邓小平和胡耀邦的肯定答复,才大胆予以了客观报道。这种状况今天还有没有呢?在不少地方,不准出现“反对票”,不准罢工,不准联名,不准聚会,不许结社,等等。

10年前,新疆克拉玛依大火中,“让领导先走”,让花朵般娇嫩的孩子丧身火海,把中国官员钉上了耻辱柱。今年,山西欲将“王家岭救援搬上银幕(暂定名《八天八夜》)献礼国庆”,舆论哗然,骂声一片,这部片子不拍了,但丧事当喜事办的风气不会绝迹。

上个月英国公布了一项“新政”,公务透明化,包括公布高级公务员的年薪。新首相卡梅伦说,年薪被“示众”,等于给了政府机构压力,在给高级公务员加薪之际要考虑社会影响。这表明英国新首相卡梅伦接受了“在平等社会中人民更幸福”的执政理念。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能“坚决不搞那一套”啊。

(傅一河/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