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京城将军之女 脖子挂父亲遗像上访

p100612108
前中共高级将领胥治中的女儿胥晓琦与母亲至北京信访局上访(当事人提供)

6月9日,胥晓琦脖子上挂着父亲的遗像,用轮椅推着83岁的老母亲,在原中纪委委员、原中组部信访办主任李坚的儿子李卫平的陪同下,来到了国家信访局上访。李卫平对信访局的人说:“我这个中纪委委员的儿子,都出来陪着上访了,可见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作为第一批被授予少将军衔的中共高级将领胥治中的83岁遗孀和他的56岁女儿胥晓琦,如今也陷入强拆前夕的恐慌和维权的磨难当中。

胥治中去世后,遗留下一套连体别墅,共290多平米,因当年当局不让参加单位的房改,因此没有所有权,只有使用权,所以母女俩一直租住在此。2006年,第七研究院想拆除这套房子,改建为宿舍的后花园。胥晓琦告诉大纪元记者:“那时候就一直在逼我们以房改的名义离开,尽管没有产权,也有一个补偿安置问题吧。现在他们不愿补偿安置我们,要把我们轰出去,把我们扫地出门。”

面对没有任何补偿的情况下,父亲遗留下的住屋将遭到强拆,面临流落街头的胥晓琦和年迈的母亲,走上“上访”之途。胥晓琦告诉大纪元的记者:“我们上访的情况非常恶劣。国家信访局102室的一位中年妇女接待了我们。她说,我母亲不应该去上访,拒绝我母亲上访。她说,国家信访局不管,让找国务院事务机关管理局,说我们的房子归他们管。”

不过,国务院事务机关管理局却对此表示,房子的产权不归属该单位,要求胥晓琦联系动迁的单位。胥晓琦说:“我让她给我们一个书面的答覆,她说这里不给书面答覆,拆迁的政策法规她不懂。”

胥治中,1917年出生,不到13岁就当了兵。上个世纪60年代胥治中随供职单位转为地方干部,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所担任过要职,也是该单位的创建者之一。1994年因病去逝。胥晓琦说:“他的一生都是为了中共建政,得过3枚勋章。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的当权者,已经忘记了是谁为他们建立的政权了。”

胥晓琦说:“老百姓特别同情我们,看着我爸爸的照片说:‘这样的人都受到这样的对待,我们都没有想到。他们只会喊口号,却不会给老百姓办实事。’”

“将军夫人上访 哪个国家有这样的事啊?!”

胥晓琦伤感地说:“他们连这个单位的创建者都这样对待,我认为这个国家这样下去的话,作为党和国家都没有什么希望了。我处在这样一个家庭背景,还有我自己的工作背景,我是不会轻易到外面去说自己的家丑的。现在连我都被逼着到外面去说自己的家丑,就是被逼上梁山了。”

“不光是强拆,还侮辱人格。我不是一个轻易对社会失望的人,将军的夫人跟着我上访,哪个国家有这样的事啊?!我每个月都给很多部门和最高领导人写一封信,没有任何答覆。连我们这个情况都不管,更何况小小的老百姓。现在哪儿来的法制啊!如果没有法,这个国家怎么生存啊?!”

据悉,陪同上访的李卫平,在信访局门口替她们母女俩拍照时,遭到警察和保安的阻扰,并与李卫平发生争执。李卫平当时不平地说:“你们这里没有贴不准照相像啊!我这个中纪委委员的儿子,都出来陪着上访了,可见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陈怡莲/大纪元)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