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一点五:民族骄傲完全是一种无聊的癖好

民族这个符号,在政治层面与现实层面,都在迅速褪去它往昔的光芒。这是正常的,没有旧体系的瓦解,就没有新体系的产生,社会的进化就无从谈起。然而,当代中国仍然不乏“民族原教旨主义者”,它们死死抱住这个扶不起的阿斗,极力从中榨取最后一丝皇脉的余光,甚至妄想让它“再活500年”,其实质不过是想延续自己或自己所属集团的福祚,也因此,日益受到“非东亚病夫”们的唾弃、围观或群殴。

诚如法国学者德拉诺瓦指出的:“民族作为一个事实存在是不证自明的”,但民族或与民族相关的东东一经推敲,即如牛栏关猫,漏洞百出。如中华民族一直号称是“炎黄子孙”,但当初被炎黄视为敌人的“夷”、“荻”之类,是否也认同自己是“炎黄子孙”?近年来民族主义者最推崇的一个幌子——“民族骄傲”,也不过如此。

民族骄傲这个概念是建立在民族优劣之上的,民族骄傲的背影就是民族歧视。历史上有些民族确实一直有着自己的优越感,如东方的汉族,尽管一而再地全民族沦为“汉奸”,骨子里仍不改骄傲的劣根性。近代以来,民族平等的观念深入人心,风行天下,人们早已不会因为仅仅属于某个民族就莫名地骄傲。骄傲是一种外向品格,你也骄傲,我也骄傲,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火拼。

民族骄傲的另一个广为使用的领域,是将个人的成就上升为全民族的成绩。这种做法,鲁迅称之为“合群的自大”,这也是集体主义的一个危害,叫僭越,换句网络术语,也可叫意淫。资本家有钱是资本家的,别人再发迹,与我们何干?阿Q的先人确实阔气过,然而于他的现实处境有何帮助?爱因斯坦这个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失为犹太民族的骄傲,在这样如日中天的光荣面前,爱因斯坦却冷眼旁观,并一针见骨地指出:“民族骄傲完全是一种无聊的癖好”。

达尔文进化论的问世,确立了一种全新观念:进步的观念。自然需要进化,社会需要进化,我们的观念同样需要进化。今天我们应该建立怎样的民族观?应该是少谈民族骄傲,多谈民族进化;少谈民族文化,多谈民族文明;少谈民族传承,多谈独立思想,少谈民族认同,多谈去民族化,只有这样,才可能构筑更高层次的民族概念与民族模式,从而让我们这个民族大家庭和谐相处下去。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