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文扬:准备迎接“网人”时代

p10022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文扬先生。文扬,著名华文媒体人、自由写作人,《新西兰联合报》社长兼总编。2009年他与旅美学者寒竹合著出版的《中国力》一书被认为是继《中国不高兴》之后的时政力作。

人类作为生物的一种而出现,有一百万年历史了,在这段比耶稣基督至今要长五百倍的历史中,人类主要作为“猎人”而发生自然演变。当今人类自然天性中的绝大部分,如好斗、好色、贪婪等,实际上正是“猎人”时代的演进结果。接下来,在最近的两三万年中,“猎人”人类变成了“农人”人类,再接下来,在最近的两三百年又变成了“工人”人类,最后,在最近的二三十年里,开始变成了“网人”人类。

由于种种原因,中国这一代未成年“网人”,更加人工,更加“去自然化”,更加缺乏自主能力和平衡能力,因此也更加具有“网人”的异化特征,值得给予特别的关注。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8日发表了一份名为《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根据这一官方文件的统计数据,截至2009年底,中国3.84亿网民中,未成年人约占1/3,是中国网民中最大的群体。

这是一个带有强烈冲击力的讯息。正所谓“墨菲定律”: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终归会发生。从这组数字中,不难得出如下重大推断:

第一、由于中国的网民集中分布在城镇中,而1/3这个比例实际上超过了未成年人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所以,可以断定,中国绝大多数未成年城镇居民都是“网民”。

第二、由于互联网在中国民众中普及也就发生在近20年时间里,所以整整这一代未成年人实际上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代“网人”,即从一出生其生活环境中就已经有了互联网、在一开始接触外部世界就接触到了互联网的人。

互联网这个东西是当今时代的产物,我们这一代成年人创造了它,开发了它,成就了它,把它变成了一个世界性的、时代性的巨大事物,然后,紧接着我们这一代的所有未成年人,毫无抵抗地、毫不质疑地、完全想当然地、全盘接受了它。

《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中说:“互联网是人类智慧的结晶,20世纪的重大科技发明,当代先进生产力的重要标志。互联网深刻影响着世界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生产生活和信息传播的变革。”这个说明不错,重大、重要、深刻,但是,到底有多么重大、重要和深刻,也许发明创造了互联网的这一代人也并不能完全理解,也许,必须要经过这一批在互联网环境中成长的未成年“网人”整整一代人的完整历程之后,隐含其中的各方面重大意义才会逐渐凸现出来。

从这个角度上看,这一代未成年人“网人”,实际上就是互联网的试验品,人类社会是否从此即全面进入互联网时代,是否就此发生历史性的大转折,要在这一代人当中得到真正的检验。

一、互联网对人类的影响史无前例

我一直坚信,互联网对人类的影响史无前例,在历史上没有其他事物可比。人是环境的产物,根据荣格心理学,人的自我人格就是人所处的语言信息环境的产物。“网人”,尤其是未成年“网人”,实际上每天都在长时间与互联网这个纯粹虚拟的语言信息环境发生互动,与传统的那种只限于与家族成员、周围邻居这些深植于血缘和地域联系的少数他人进行对话的“古人”的情形,其自我人格发展,一定会大大的不同。

事实上,随着互联网对人类生活所有领域的再覆盖,对所有信息的再处理,在一种近于强制性的改造之下,“古人”们所赖以发展其多样人格的所有千差万别、参差多态的文化多样性,已经被其彻底的单调性所取代了;“古人”们所赖以发展其深厚人格的所有悠远绵长的传统,也已经被互联网彻底的平面性所取代了。“古人”们所习惯与之相处的那个充满神秘的“外界”,已经完全消失了;“古人”们生活中频频出现的那些令人兴奋的“意外”,也已经近于绝迹了。

对人类的心灵来说,“外界”是神秘感的来源,“意外”是兴奋感的来源,丰富多彩、参差多态、新鲜刺激是幸福感的来源,当这些来源都在无所不包的互联网的入侵之下而迅速消失之后,人类的心灵必将被迫陷入持续的麻木和空虚。

但颇为令人不解的是,对于互联网强制性地改造了人类社会这个重大事实,以及这个改造对人类生活的深刻影响,来自知识界的质疑和批判声音并不多。面对着这个可以称之为“心灵核冬天”的骤然降临,代表着人类头脑的知识界,竟然无动于衷。

这是一个在近十几年内突然出现的全球一统的网络化生活环境,一个在时间的纵深和空间的多态两个大的方面都大大改变了的新环境,无论知识界对此环境的认知究竟如何,它对整个人类的巨大影响,在现实世界中实际上已清晰可见。

例如,在全球的“网人”群体中,人的个性已经大面积地消失。因为所有人都分享着完全相同的信息环境,受着完全相同的事件的影响,被完全相同的舆论所引导。走遍世界各地,无论在哪个国家的哪个城市,任何一个在家中保持着与外部世界完全畅通的电视、电话和网络连接的未成年人,实际上都是完全一模一样的一种人,你很难从他们那里听到不同的故事、看到不同的表情、发现不同的气质、感受不同的文化。你甚至无须和他们交谈,就能判断出他们都知道些什么、思想着什么,猜测出他们如何回应你的问话,如何表达他们自己的意思,因为他们头脑中的东西与你在任何一台连接网络的电脑上所能看到的东西是完全一样的。互联网决不会为任何人提供一个完全不同于他人的信息环境,因为它所有的页面之间都是 互通的。

再例如,对于全球的“网人”来说,每个人作为一个独立的、特殊的人的价值已经大大降低了。在“网人”之前的“古人”时期,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封闭或半封闭的小社会当中,每个人凭借不多的个人天分、禀赋和特长,即可以在其所在的小社会中实现自我价值、获得社会地位、赢得他人尊重。但一旦成为了全球互联网这个单一的虚拟社会亿万“网人”之一,每个人独立发展出来的特长都显得微不足道了。你无论在哪个领域里出类拔萃,在互联网社会里都一定有人比你还要更出类拔萃,并在千里之外通过即时的信息传递令你矮化、边缘化、无价值化。互联网通过消灭全球所有的区域性小社会,在人类生活的每一个领域里烘托出很少的几个明星,同时把绝大多数人变成毫无价值的庸众。

原本千差万别、具有无限多种个性的人类,正在迅速单一化、同质化;原本与神同在、具有精灵天赋的人类,正在迅速的平凡化、低等化、无价值化。面对如此巨变,人类竟然毫无抵抗,木然接受。

二、从“猎人”到“网人”

人类作为生物的一种而出现,有一百万年历史了,在这段比耶稣基督至今要长五百倍的历史中,人类主要作为“猎人”而发生自然演变。当今人类自然天性中的绝大部分,如好斗、好色、贪婪等,实际上正是“猎人”时代物竞天择长期演进的结果。毕竟,与一百万年的演化历史相比,当今的所谓文明人,不过就是穿着衣服的猴子,无论文明改造的力量有多么强,也抵消不了大自然上百万年的天然制作。

在一百万年演进历史的最后阶段,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在最近的两三万年中,学会了饲养牲畜和种植粮食的人类,停止了游猎生活,选择水草丰美的地方定居下来,从此“猎人”人类陆续变成了“农人”人类。再接下来,在最近的两三百年中,掌握了科学知识和制造技术的人类,发展了工业、建立了城市,从此“农人”人类又变成了“工人”人类。

最后,在最近的二三十年里,开发出电脑技术和信息技术的人类,制造出了全球通信网和互联网,开始让自己变成了“网人”人类。

从纯粹自然的“猎人”人类,到完全人工的“网人”人类,本质上是一个逐步“去自然化”和“异化”的过程;而从两三百年前开始的“工人”人类,到最近二三十年里的“网人”人类,又是一个急剧加速“去自然化”和“异化”的过程。然而,“猎人”的历史毕竟是“网人”历史的几万倍,“农人”的历史也是“网人”历史的几千倍,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人类要把自己完全包裹在一个纯粹虚拟的人工环境中,要彻底实现“去自然化”和“异化”,任由自己被这个人造物所主宰,在这个巨变中将会发生什么?

“网人”从一出生就身处在完全人工的生活环境中,就被淹没在完全单调的、同质的、平凡的、低等的、无神性的、无价值的平庸世界中。所有养育了“猎人”人类的自然环境以及其中所包括的全部神秘的选择机制,统统没有了,只剩下伪造、虚假、粗浅、浮华、恶俗的人造物。

不幸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中国这一代未成年“网人”,身处更加彻底、更加“去自然化”的人工环境中,因此也更加缺乏自主能力和平衡能力,更加具有“网人”的异化特征。在我看来,关注中国这一代未成年“网人”,就是关注互联网对于人类的异化实验,也就是关注人类对于互联网的异化反应。

我们这一代,出生在“前互联网时代”,目睹了互联网的诞生,目前也已成为成年网民中的一员,作为“网人”时代大转折的亲历者,对这个巨大事件保持关注并做出阐释,是历史义务。

2010年6月9日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