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上海中学一校两制“隔离”民工子女

有大量外地民工打工谋生的上海,有兼并了民工子女学校的公立中学,竟然划出“隔离带”,不仅把本地生及民工子女划分在不同区域上课,连校服、上下课和吃饭时间、师资等也不同,两区学生不准往来,违者会受罚。事件引起舆论关注,专家指会增加新一代隔膜和仇视,不利社会稳定。

上海前年起推行“关停并转”,逐一把农民工子女学校并入公立学校,以破除排外歧视,实现公平教育,惜事与愿违。有八百多名师生的江南学校,为宝山区最后一所关闭的民工子女学校,三百多名学生在今年寒假后被分流到同区一公立学校。

隔开两区 学生不准往来

该所公立学校随后出现“一国两制”的怪现象,民工子女学生被独立编派到西楼上堂,不与东楼的本地生一同上堂,东西楼各有一个篮球场和足球场,中间由停车场相隔,双方不能越界,如有东楼生在操场,西楼生要回避。

两类学生被标签化,西楼生要穿粉红、蓝白的新校服,以区别着蓝黑色校服的东楼生,他们的返学、午饭、放学时间全部错开,有意不让他们在校园相遇。同时,东楼生可用新枱椅、接受奖学金评比,并享有优先用场地设施、参观世博的“特权”。所有福利,西楼生统统无份,俨如二等公民。曾有西楼生令同学跌伤,校方强迫西楼生自费买保险。

教师唱衰民工子女搞分化

另外,教师们不断向东楼生灌输,西楼生“成绩差,又会抢钱”,另向西楼生强调本地生才是学校真正主人,“结交他们扰乱学校的秩序,是很危险的事情”。虽然有少数成绩优秀的民工子女可升级为东楼生,但也有阶级之分,他们考试的试卷要剔明是外地学生,不能参加上海学校的中考。

有专家指出,上海有近三十八万外来流动人口子女,以往只能在校舍破旧、师资匮乏的民工子女学校读书,但并校却未能根治歧视,深层次原因在于户籍制度。随着愈来愈多民工子女学校被兼并,情况会愈趋严重,增加新一代隔膜和仇视,不利社会稳定。

(香港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