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请不要拒绝人类政治的智慧

陈独秀在黑暗的中国放了一把火,却烧了自己和同行的人们。黑暗的中国依然黑暗,而先前积蓄的精神资源却零散了。每每想起那一段历史,就让人感到一种沉重。火是要放的,但为什么烧不死敌人,却毁坏了自己的家园?

【本期头条】

官员专制和残忍经济二者一体。在这种体制下,执政者没有道德可言,全社会没有道德可言。即使是官员中口碑与风评最好的,如果他不是因为道德良心在政治上成为失败者,而是平安降落并安享这个制度给他的退休生活以奢侈尊荣者,也难以经受道德的最终拷问。道德沦丧的关键,是政治体制的不健全,由此造成权力完全不受制约后的人性恶的膨胀,以及官员的社会示范效应。重新抬出孔子,祭出和谐社会,也无济于事。孔子当然是伟大的,但是孔子在今天只有道德的意义,或者顶多给知识分子以一种家国天下的社会责任感。对于今天的政治,它既不能提供制度的架构,也不能提供技术的支持。事实告诉我们,对于政治权力,只有民主、法治和权力分立,才能形成必要的制约。那种所谓坚决不搞三权分立的宣示,只不过表明了说话者拒绝人类政治智慧的愚昧,以及对社会财富堂而皇之监守自盗的无耻。

王霄:五种命案,一样解读

【百家争鸣】

如今,我们认可了自利,却未建立公正规则;突破了许多禁忌,却未做到克制欲望;发展了极大的物质财富,驾驭得却非常尴尬。

戴志勇:卢安克不是“洋雷锋”,也不该另类

观念的市场里,有各种各样极端的声音,但只要没有国家机器的压制或者煽动,老百姓的意见,总会通过一番摇摆,回归中庸之道。相反,把牛鬼蛇神死死关进盒子里不让透气,民意反而像个不断升温却没有出气口的高压锅一样,慢慢凝聚越来越危险的压力。

刘瑜:美国总统就这样被你笑话

“史无定法”,每个人解读历史的方法都会有不同,笼统地讲哪一个好,哪一个不好,我想是不可取的。学习历史的一个根本方法,就是自由讨论。可取的办法是,将各种各样的观点和材料摆出来,推荐给学生或自己的读者,让他们自由讨论,从中学习分析问题的方法,同时学习一种宽容的态度:既尊重别人,又尊重自己的独立思考。这样才能使国家的多数公民养成冷静、客观地看待各种事物的习惯。这是公民成长的基本途径,同时也是国家实现长治久安的可靠保证。

袁伟时:把历史教训转化为历史智慧

在当前中国,民粹主义的信条大约可归纳为:人民是伟大的,精英是卑鄙的;富人是有罪的,政府是无能的;西方是亡我的,民族是万岁的;道德是至上的,法治是第二位的。而一部分自称纯正“左派”的人,又增添了两条:社会是黑暗的,过去是阳光灿烂的;毛主席是万岁的,现在所有的政治、经济、社会问题,都是因为没有坚持他老人家的正确路线才造成的。

宋石男:“民粹公敌”袁腾飞

如果我们所有的官员都不懂国民抗议政府的意义,而只是一个劲地“维稳”,那么一个又一个“群体事件”也就会无休止地“发生”下去,一直到我们束手无策为止。

闵良臣:看外国人抗议政府

【社会观察】

“天上人间”的神话更多来源于其政商资源交流平台:它成了特权的象征,它被作为一个上等身份的秀场被尊贵富有的“消费者”购买使用。

陈般若,谢鹏:“天上人间”声色之外

中国人特别相信“领导”,觉得“领导”无所不能。就算航班延误,所有乘客在飞机上呆坐了一小时,只要机长广播说目的地现在实施航空管制,也许你身边的人便会冲口而出:“可能有领导正要起飞或者降落,可能他正赶着上机。”

梁文道:“领导”

中国实行了60多年的城乡差别政策,大家似乎已习惯了,默认了这种制度安排的不平等。我一直认为,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是中国收入分配不公的最大问题。

李实:分配不公导致的贫富分化最危险

我们对无害的东西不加以限制,但真正触及精髓的东西,在接受上却是阻力极大。从功能上说,我们的制度是有偏颇的。我并不主张照搬一切西方的形式,但如果不接受西方民主政治的精髓,公民社会如何培养?如何让国民学会维护自己的权利?这些问题却始终没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法。在物质生活日新月异变化的情况下,这是非常危险的。

资中筠,何明:资中筠谈后发的中国现代化之路:警惕后发劣势

在一个呼唤公平正义、民主法治的中国,在一个呼唤所有公民都能共享改革开放成果的中国,细细思索一下利益集团的相互博弈与民主政治之间的关系,品味一下壮大各行各业各阶层民众的利益集团与民主政治之间的关系,不是大有裨益吗?

刘山鹰:中国政治的双重任务

我们修了很多高楼大厦、高速铁路,但我们没有建好一个心灵的通道。

没有敬畏的后果,就是老百姓做事会没有最后的底线。

治理一个社会的成功之处不在于它的经济如何发达。

于建嵘 杜平:我们最缺的是信仰

【治理史鉴】

解放后,邓子恢有次带领全家观摩《收租院》泥塑展,在一个插着草标卖身的瘦弱小女孩塑像旁默默地站了很久,淌下两行热泪。邓子恢说:

“中国的农民是最老实的,我们要特别注意保护农民的利益,反映他们的疾苦,而不能去欺侮他们。”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30,邓子恢)

胡耀邦说过一句话:

“包产到户,万里第一,紫阳第二,周惠第三。”

万里的安徽、赵紫阳的四川、周惠的内蒙,遥相呼应,成三足鼎立之势。包产到户暗流汹涌,人民公社的雕梁画栋断裂之声嘎嘎作响、摇摇欲坠,汉室不保矣!

祝华新:人民日报,叫一声同志太沉重 (31,万里)

陈独秀在黑暗的中国放了一把火,却烧了自己和同行的人们。黑暗的中国依然黑暗,而先前积蓄的精神资源却零散了。每每想起那一段历史,就让人感到一种沉重。火是要放的,但为什么烧不死敌人,却毁坏了自己的家园?

孙郁:张国焘笔下的陈独秀

当天上午11点,朱先生(朱厚泽)即席发言,谈到中国当前行宪比修宪更重要。谈到权为民所用,心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关键在于权为民所授。还谈到中国已经从强人政治演变为常人政治。他这些看法,经《凤凰周刊》报道,惊动了最高层,被怀疑有所指。后来这次会议受到官方兴师动众的追查,对朱厚泽先生也施加了有形或无形的压力。

丁东:胡耀邦的遗憾:可惜连累了朱厚泽

【国际纵横】

泰国民主的实践留给我们有益的启示是:第一,民主是有条件的。民主制度能否正常、稳定、有序地运行取决于具备这些条件,诸如基本的法制和法治意识、与民主相适应的政治文化等。第二,民主只能是渐进的,由威权向民主的逐步过渡。车子跑得过快,稍有坎坷就会翻车。第三,民主是美好的追求,但追求民主不能以牺牲发展为代价。

张锡镇:泰国政局动荡,都是民主惹的祸?

如果把国家比作人体的话,官场腐败就是毒品,它腐蚀机体,使生命体征萎缩。

无论以哪种方式收场,无论哪方宣布自己胜利,有一个肯定的事实是:最大的输家是泰国的民主。

信海光,丁佩华:2010:国际民主考验年

【本期封底】

在一个没有规则的世界,一条狗是能够得到权力的,一条狗是能够让几万人乃至于几十万人瞬间无家可归的。

那么,究竟是什么东西使一条狗像模像样地成为颐指气使的官员了呢?究竟是什么东西使这条狗具有让几万乃至于几十万有尊严的人瞬间无家可归的能力了呢?

答案很简单:权力。

那么,这条狗在我们这里怎么就成精了呢?……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人民无权利也无通道表达“同意”还是“不同意”;不是人民赋予了权力者的权力,而是更高的权力者赋予了权力者权力;不是人民在豢养权力者,是更大的权力者在豢养低一级的权力者,他们构成了一个完整、严密的社会系统。

孟德斯鸠那句古老名言“权力只对权力的来源负责”在这里得到了残酷、血腥的注释:当“权力-权力”而不是“权力-权利”构成社会系统的时候,权力必然会发生变异,必然会依据其本性做背离人民意愿和利益的事情。

陈行之:权力者的权力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