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朱军杀法官揭黑暗永州:官比法大钱比法大

p100604106

一宗邮政分局保安队长杀法官案,揭出当地民怨沸腾问题。本报接触了其中两名投诉者,他们说,永州之黑,只因「官比法大,钱比法大,有钱有法,没钱没法」,所以百姓才会对政府恨之入骨。

「到了死那天我也要为我女儿申冤」。家在零陵的唐女士诉说,2006年10月,当时年仅10岁的女儿从家附近被卖淫集团掳走,3个月后才找回,其间曾遭毒打、轮姦、被迫接客,染上性病,精神失常。

唐女士说,女儿失踪期间,区公安分局根本未尽力寻找,「她失踪十多天后,我找到她处身地方的线索,去求公安,他们就是不肯去救,不得已我去找省公安厅,他们才行动……但这已是3个月后的事」。唐女士质疑,如果当初零陵公安肯立即出动,她女儿就不用受那3个月的苦。

虽然后来卖淫集团被捣破,但主犯只判监15年,「强姦幼女啊,判得太轻了」。唐女士指主犯是公安分局高官的弟弟,还有亲戚在检察院当官。为此,4年来唐女士四出奔走,先后到市、省、北京上访,但换来是被驱赶、拘留、殴打。

唐女士说,「我在想,有一天找个多人的地方,把我女儿的冤情书撒出去,然后就跳下来,反正我人生没什麽希望了」。就在十多日前,唐女士带女儿到衡阳看病,其间她急性腹腔炎要动手术,不幸的是,腹中个多月的胎儿因此不保。这几年由于担心女儿的未来,夫妇决定生个小孩,日后让弟妹看�大姐,「但现在什麽都没了……」

李先生家住永州冷水滩,是为儿子的冤情而来。7年前他儿子因为撞车与人吵架后失踪,8天后被发现浮尸河上:「我儿失踪后,有人打电话说儿子在他手上,勒索8000元,我报了警,但我儿死后,警方却说他是自己溺毙。后来我查了,跟我儿吵架的人是当年市委书记儿子的生意伙伴。我去报公安,公安却说他们是吃书记的饭,要报案就等书记不在才报。」

虽然李先生将当年跟公安部门的交涉都录了音,但冤情至今未雪:「明明是绑架杀人却变成溺水意外,太黑暗了。」政府后来给他女儿安排工作,不用上班只拿工资,就是要我不在这事上继续(追究)」。李先生说,他现在的心愿就是为儿子讨一个公道。

(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