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木樨地哭祭儿子

p100604104
丁子霖为21年前在天安门事件中死亡的儿子洒酒祭奠。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及其丈夫蒋培坤周四(6月3日)晚上前往北京木樨地地铁站外哭祭他们在六四事件中遇难的儿子。

丁子霖夫妇在现场取出花束点起蜡烛祭悼儿子亡灵,然后静坐默哀。

据香港《明报》报道,现场有大批警察戒备,但并未阻止丁子霖夫妇的行动。

警察在四周布置了封锁线,阻止在场记者走近,并把围观者拦在30米以外的地方。

丁子霖夫妇的祭悼行动大约进行了45分钟,之后二人离开。

在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21周年之际,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再次提出和政府对话的要求。

他们希望了解当时的事实真相以及确切得人员死亡数字。

BBC驻北京记者说,预计北京当局不会答应六四死难者的这一请求。

与此同时,在6月4日当天,天安门广场照常进行了升旗仪式,大批民众前往参观。

(英国广播公司)

丁子霖木樨地公开拜祭哭晕 警察封锁

昨日是六四前夕,北京市面保安明显加强。昨晚10时许,「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及丈夫蒋培坤等到北京木樨地的地铁站外拜祭。丁子霖夫妇的儿子蒋捷连当年在木樨地遇难,夫妇在现场取出花束、点起蜡烛拜祭,然后静坐悼念,大批警察在场戒备,但未有阻止。警察围起封锁线,阻止在场记者走近,十数名围观的途人,亦被推至30米开外的地方。

丁子霖夫妇二人大约逗留了45分钟,其间丁子霖和丈夫不断大哭,完成仪式后,两人在公安陪同离开,丁子霖突然晕倒,要人掺扶,5分钟后才能离开。
昨日的前门、天安门广场、和平门等处,警车明显多于平日,特警持衝锋枪在路边巡逻。

记者昨抵达北大时,要登记身分证才能进入。一名保安员说,校园保安几日前升级,至少30名保安员踩单车于校内巡逻,对于一切「违反法律行为」都会制止,而发放传单被列为重点,一旦发现有人发传单,将交给在校内巡逻的便衣公安处理。

互联网消息称,前晚11点左右,北大未名讨论区「joke」分区版务「Hades」辞职,原因是不满北大青年研究中心要求他删除「不恰当」留言。有学生提出中午到穿白衣三角地抗议。网友「PKUsych」被认定是组织者,被院系团委、党委副书记叫去谈话,并限制前往三角地。至中午,有零散学生穿白衣到场,但便衣太多无法聚集,学生唯有散去。记者未能确定被要求删除的留言,是否与六四有关。

另一方面,当局亦加紧打压上访人员,国家信访局门前冷清。而在福建长乐,电线杆、海报栏上近日则出现「平反六四,结束专制」的标语,下款是「中国民主党福建党部」。

(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