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六四,我感到羞耻

f091021501
著名华人出版人、美国明镜出版社及《明镜月刊》总裁何频先生2009年10月在布拉格。(摄影:黄频/中欧社)

六四是我们这代人共同的伤痛,因为我们仍不能正视它,这种伤痛随着时间的延长而加重,也因为时间的延长使很多人不那么浪漫期待,但是它赋予的历史意义更厚重和久远。

或许六四不是中国官僚们现实的压力,却是中国政治变革最大的动力。

其实说不是现实压力,恰恰是压力所致。如果真不是现实压力,就没必要忌讳讨论六四。

只要中国媒体上登上几个字:六四可以讨论了。

那必定是最大的炸弹。

爆炸之后是什么?没必要虚构一个美妙的未来,那只是你有了选择的权力。

回首六四的热闹场景,我不再热血;面对今天中国盛世骄横,我对六四没法冷血。

我能做什么?

但我至少得为自已的无力感到羞耻。

(作者赐稿)

评论

  • SomEnoE 说:

    解释啥无力不无力的。
    你是有力不出。
    没跳进汪洋大海里做个弄潮儿,却站在岸上说水冷、说自己不会游泳,你不会说你的泳衣太薄吧?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