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萧湫:“卡廷”魔咒几时休

p100531120

远东的苏共兄弟,对斯大林主义格外心领神会,延安的肃反运动甚至早于苏联,可谓是斯大林肃反运动的预演。后来几十年的残酷政治运动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令人费解的是,人类历史上这两个最残暴的政治集团,一个早已臭名昭著得到了清算,而另一个则至今风云诡谲。

在斯大林的共产主义理念下,无论是在东欧还是在远东,这个政权在独霸宣传机器的前提下,曾发动了无止境的政治运动甚至直接的军队镇压,对人性的蔑视和残杀可谓史无前例。

在禁锢型的媒体宣传和强制性的意识形态灌输下,致使在我们几代国人眼里,“暴力夺取政权、一党专权”成了理所当然的政治理念。在这种理念下,你可以为‘盛世’窃喜,再为‘衰世’哀号,轮回复轮回。。。。何其可怖又可笑!

纵然,在人类历史的政治舞台上,因为政治家们的目的不同而对某一段历史会有不同的版本,可是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

影片《卡廷惨案》再一次告诉我们:伪装过的历史,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谎言制造者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

尽管,‘公正’ 从历史中走出,去审判罪恶时往往姗姗来迟,可它终究是会到来的。

让苟活的和冤死的灵魂姑且以此聊以自慰吧!

最近看的书有点沉重,是几本关于受害者或失败者的历史回忆,包括海峡对岸两位女作家的同类作品。沉重的课题给人带来深度的思考。

人说,历史就像一位纯色少女,任人装扮。胜利者不仅可以装扮她,甚至还可以让她变“性”。然而,历史的真伪和胜负并非同等概念。能接受这种观点的人似乎并不少,可真正去探索历史真伪的却微乎其微。绝大部分人都有意无意地接受着胜利者讲述的历史,并传承下去。

记不得是谁说过这样的话:如果要你在读《史记》时作一番取舍的话,那么选读 <项羽本纪>远比<高祖本纪>要有意义。。。。在我看来,此话堪称名言。

今年4月10日,波兰总统卡钦斯基一行乘坐俄制专机去俄国参加“卡廷惨案”70周年的纪念活动,飞机在俄国的斯摩棱斯克离奇失事,97位波兰国家重量级人物无一幸免全部遇难。时值笔者正在大洋彼岸酣游,消息传来令人顿觉游兴阑珊。有着某种历史情怀的我,不禁思绪翻滚起来:波兰总统在纪念悲剧的路上遭遇悲剧,卡廷魔咒70年后仍在作祟,波兰的社会精英再次在同一地点罹难。如果确实只是历史的巧合的话,那么这种巧合实在令人扼腕!友人见我面对大西洋沿岸的无限春色却几度言及沉重的历史话题,便张罗着为我借来了由波兰著名电影大师安德烈.瓦依达 Andrej Wajda执导的,根据安杰伊.穆拉兹克的小说《解剖》改编的电影《卡廷惨案》DVD。

很少有令我看完一遍马上就想看第二遍的电影,更少有令我既想看又没有勇气去看第二遍的电影,《卡廷惨案》就是这类影片,属于极度深寒酷烈的那种。

“卡廷惨案”即卡廷森林大屠杀,是指“二战”期间,大批波兰精英,包括军官、知识分子、政界人士和公职人员在苏联斯摩棱斯克的卡廷森林被集体秘密屠杀的事件。影片展示的就是这个骇人听闻事件的真相。

在此无意赘述欧洲历史,仅简单回顾一下有关的历史事件:十八世纪后半期,沙俄伙同普鲁士、奥匈帝国曾三次瓜分波兰,波兰因而在欧洲政治地图上一度消失,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才恢复独立。

1939年8月23日,苏德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和在波兰境内划分势力范围的秘密议定书。

在这个条约的保护下,纳粹德国于1939年9月1日悍然发动对波兰的闪击战,迅速占领波兰西部地区,二战正式爆发。紧接着苏联军队于17日从东部入侵波兰,并于28日与纳粹德国签订了边界友好条约,共同瓜分了波兰。两条豺狼在波兰的国土上握手言欢,共庆胜利。波兰再次在欧洲政治地图上消失。

影片就是从1939年9月17日开始的,也就是苏联入侵波兰的日子。苏军很快俘虏了驻扎在波兰东部的约25万名波兰军队官兵。这些波兰俘虏几经辗转、历经艰辛,怀着生还的希望,急切地期盼着能早日回到前线去抗击法西斯、保卫自己的祖国。可是,家乡的亲人们却再也没有等到这一天。。。。

1941年6月22日,德国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苏德战争爆发。

1943年4月13日,攻入苏联境内的纳粹德国军方宣布,在德军占领的苏联斯摩棱斯克市附近的卡廷森林地区发现波兰军人万人坑。经德方验尸确定,这些穿着波兰军服的官兵死于1940年春,凶手是苏联人。柏林电台一宣布,立刻震惊了世界,在反法西斯阵营内部顿时蒙上一层阴影。

苏联对此立刻予以断然否认,宣称这是德国的栽赃。说是波兰战俘在德军入侵苏联之后落入德军手中,是被德军所杀害。此后,德方和流亡英国的波兰政府都要求国际红十字会进行实地调查,但因苏联的反对而未果。基于德国法西斯的暴行,很多人相信这是德国人所为,更何况,所有受害者几乎都死于后脑勺中弹–这一纳粹德国秘密警察惯用的杀人手法。影片中,苏共在波兰统治区的电台慷慨激昂地重复广播着:“卡廷森林的鲜血,在无声地控诉,在召唤我们去复仇,我们时刻都不能忘记,我们的兄弟悲惨地死去,随后被扔进简陋的坑冢,被豺狼鬣狗撕食。。。。”

波兰人虽疑虑重重,可国家都亡了,还有什么话语权可言。

战后,在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上,德国战犯承认了大量的战争罪行,可就是对卡廷大屠杀拒不承认。苏联则要求法庭接受他们单方面的调查结果,被法庭拒绝。从而使卡廷大屠杀成为一桩迷案。

二战后,波兰处在苏共专制统治下长达45年,在这漫长的空谷岁月中,卡廷事件的真相在苏波两国一直讳莫如深、噤若寒蝉,是个高度禁忌的话题。

半个世纪后,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后,组成了由苏波两国的历史学家参加的联合委员会,对此事件的大量文件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

1990 年,当戈尔巴乔夫在打开盖有“永不开启”封印文件之后说,“我们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我们无权向波兰隐瞒事实”。紧接着,在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访问苏联之际,苏联正式承认,卡廷事件是“斯大林主义的罪行”所为。

苏联瓦解后,叶利钦于1992年10月14日正式将这份密档转交给波兰政府。在转交仪式上,波兰总统瓦文萨手接密档,语音哽咽全身颤抖。卡廷悲剧的真相令波兰举国上下极度震惊。

至此,前苏联当权者撒下的弥天大谎终于被戳穿。原来,残杀成千上万名波兰俘虏的,不是苏联一口咬定的德国法西斯,而是苏联自己。苏共政府为了能嫁祸于纳粹德国,使用的是德国手枪,并仿效德国秘密警察惯用的杀人手法–从后脑勺射杀。

如今,这份密档当然不再是什么秘密,人们从网上就可以读到它的影件。这是份斯大林等人于1940年3月5日签署的联共(布)中央的屠杀决定。这份决定下达后,从4月到5月,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共枪决了21857名在押波兰人,包括军官、警察、政府官员和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在卡廷森林就处决了4421人,此外,还有加里宁,查格罗夫两地的大尸坑。这个“内务人民委员会”事实上就是斯大林政权的秘密警察机构,也是克格勃的前身,是个血债累累杀人如麻的机构。

瓦依达的《卡廷惨案》作为战争片,几无飞机大炮的场面,影片围绕着海报里那四个波兰军官及他们家庭的命运展开,细致的故事背景、精湛的演技和拍摄,堪与《辛德勒的名单》相媲美。整部影片没有任何关于苏联反法西斯的描写,恰恰相反,苏共和纳粹德国相互勾结,对波兰犯下了丧尽天良的暴行。斯大林当初只是没有想到,原来希特勒的胃口远远不只是波兰的西部,而是整个波兰、苏联甚至整个欧洲。苏联后来的反法西斯战争,是因为德国的对苏宣战。

影片最具震撼力的是最后的15分钟,它采用了静音的、超写实的手法来描写这场大屠杀的场景:一辆辆屠宰押运车驶向卡廷森林深处,军官们被一个个单独地押进隔音地下密室,反抗者立刻被蒙头、反绑,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自己的命运。于是,一边是杀人流水线上屠夫们麻利的忙碌(押送的、捆绑的、射杀的、冲洗屠场的、搬尸的。。。),一边是受害者临刑前惊恐万状的祷告,一颗颗子弹从后脑勺飞快地射进,从前额血喷而出。紧接着一具具余温尚存的尸体被扔进了事先挖好了的坑冢内,巨型推土机立刻碾将过去。。。。

见过不少类似大屠杀的图片,可没见过如此用电影镜头直示的杀戮过程。威严军服下年轻英俊的生命,极刑前惊恐无助的眼神,口中急切的祷词:“愿我主宽恕。。。”,话音未落,血溅四壁。是受害者在为刽子手向上帝祈求宽恕他们的罪孽吗?这样的场景,似一把把霜剑,直刺观众的感觉神经。如此的震撼需要很强的心脏承受能力,这也是我没有勇气再看第二遍的原因。

导演瓦依达的父亲作为一名波兰军官,本身就是卡廷惨案的被害者。瓦依达把这段缠绕他一生的伤痛搬上银幕,可以想见,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对这位八十高龄的卓越电影艺术家,是一种何等的心灵炼狱。

回想起苏联时期的文艺小说曾经如何影响了中国几代人的意识形态时,觉得颇富戏剧性。记得一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曾激励了无数年轻人。小说主人公的名言也曾经是少年时代的我读书笔记本中的珍品:“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然而,当你看着电影《卡廷惨案》中那些熟练地残杀无辜生命的刽子手镜头,突然想起他们就是那个保尔.柯察金,或者说是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战友时,宁不令人惊怵之余而哑然失笑哉?!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七十年了,真相大白于天下亦已二十年了,要不是这次波兰总统飞机再遇‘魔咒’的话,人们似乎已经淡忘了它。可是,追求历史真相的人是永远不会忘记它的。古今中外,大凡独裁暴政无非是靠两大武器,即暴力和谎言。所谓的“革命一靠枪杆子,二靠笔杆子”。这“二杆”如一对孪生兄弟 ,一个杀人,另一个骗人。这样的暴政曾经都梦想自己能“江山永固”,不论是纳粹德国还是苏共暴政,概莫能外。正如影片中一位年轻波兰军官说的那样:“希特勒叫嚣要建立千年帝国,而共产主义则自称万年常青”?!

近百年峰回路转的国际政治一再证实了这样一个道理:人类的政治舞台并非是左、中、右那么简单的平面,这个舞台其实是球体的,不管你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都得有个尺度,否则,就会走向极端,最终两者只能是殊途同归地走到同一个相交点上。二战中的波兰,由于历史的原因,被迫扮演的刚好就是这个相交点的角色。

写到这里,想起影片开始时的一个场景:1939年9月17日,在那条所谓的德苏分界河大桥上,从德占区逃来的大批难民正从大桥上仓皇地往东逃,不料迎面而来的大批苏占区的战争难民正惊慌失措地往西逃,这两路难民在桥的中央会合,互相力劝对方不要往自己来的方向去,一时乱作一团。。。。。。以这样的场景作为开场戏,堪称大手笔!此时的那累夫河大桥,就是人类政治舞台上的两大极端的政治集团会合的那个罪恶的相交点!

卡廷悲剧的含义,远不仅仅是那两万多个冤死的波兰精英,也不只是苏波关系中的偶然事件,它是斯大林主义罪行千千万万个暴政中的一个见证。这个政权自从在苏联诞生那天起,就是个侵略和嗜杀成性的残暴政权。在他们制造对波兰人民的暴行的同时,也制造了对苏联本国人民的惨绝人寰的暴政,即所谓的大清洗运动(索尔仁尼琴的名著《古拉格群岛》和作者本人的亲身经历便是活生生的例证),人性之残超过了任何底线。昭昭罪孽这里仅举一二:

其一,据《肖斯塔科维奇回忆录》记载,斯大林曾授意肃反机构枪决了乌克兰的几百名民间歌唱艺人。乌克兰的民间歌手都是盲人,他们的歌曲从来没有文字记录,得靠师徒代代相传。一个连这般弱势群体都要从肉体上给予消灭的,必是人间暴政的极品。

其二,根据苏联作家阿.阿夫托尔汉诺夫的《党治制的由来》统计,苏共一大至十七大历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在大清洗前夕总数共239人。在大清洗(1936~1939年)中被枪决或死于狱中的就有188人,自杀的8人,被开除出中央委员会的22人,只有21人得以幸免,但1952年后斯大林又筹划了新一轮的大清洗。

与此同时,远东的苏共兄弟,对斯大林主义格外心领神会,延安的肃反运动甚至早于苏联,可谓是斯大林肃反运动的预演。后来几十年的残酷政治运动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虽说,靠暴力夺取政权的集团在掌握政权后,最高权利清除同党的事古来就有,然而和斯大林的大清洗以及中国后来的文革相比, 搞“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之类权术的元老–宋太祖赵匡胤之流,实在是显得斯文有加。

令人费解的是,人类历史上这两个最残暴的政治集团,一个早已臭名昭著得到了清算,而另一个则至今风云诡谲。在斯大林的共产主义理念下,无论是在东欧还是在远东,这个政权在独霸宣传机器的前提下,曾发动了无止境的政治运动甚至直接的军队镇压,对人性的蔑视和残杀可谓史无前例。在禁锢型的媒体宣传和强制性的意识形态灌输下,致使在我们几代国人眼里,“暴力夺取政权、一党专权”成了理所当然的政治理念。在这种理念下,你可以为‘盛世’窃喜,再为‘衰世’哀号,轮回复轮回。。。。何其可怖又可笑!

“卡廷悲剧”令人至今难以释怀的是对所谓‘密档’的疑问,试想,如果不是戈氏和叶氏的话,也许“卡廷惨案”的真相将永远是个迷。那么,在纵向几十年、横向半个地球的专制暴政下,可以想见,在千千万万个盖有“永不开启”、或开启后重新封口、或已经销毁了的类似密档中,诸如“卡廷悲剧”的冤案,究竟会有多少?!别的不说,单是中国的文革档案,一旦公开,谅其冲击波远非“卡廷”所能望其项背的。如文革中全国各地被杀害和整死的人员,诸如“广西大屠杀”、“湖南邵阳大屠杀”和北京郊区“大兴县的大屠杀”等等的档案。以及柬埔寨‘兄弟政权’红色高棉的大屠杀。。。。

如一一列举,又还有多少个“卡廷”般的魔咒尚未解开?!

纵然,在人类历史的政治舞台上,因为政治家们的目的不同而对某一段历史会有不同的版本,可是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影片《卡廷惨案》再一次告诉我们:伪装过的历史,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谎言制造者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尽管,‘公正’ 从历史中走出,去审判罪恶时往往姗姗来迟,可它终究是会到来的。

让苟活的和冤死的灵魂姑且以此聊以自慰吧!

维也纳 萧湫
二0一0年四月

(作者赐稿)

评论

  • 欧仁 说:

    在一年一度的“6.4”降临之际,人们不免要想起赵紫阳先生。赵紫阳走了,但他还活着,因为他提出的问题,似乎摆在中国人民面前。赵紫阳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六日,在北京对来访的戈尔巴乔夫说:“一党制能够保证民主发展吗?它能够有效克服党内腐败吗?如果不能,就势必会提出多党制问题。”
    按中共传统的逻辑,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也是多党制。然而中共的多党制,不是民主政治意义上的多党制。反对党的存在,是民主政治最重要的标志。中国现在有反对党吗?中国现今的几个民主党派,谁是反对党?事情不明摆着,统统唯中共马首是瞻。更为可笑的是,甚至各民主党派的领导机构,也要由中共确定批准,连平等都谈不上,遑论反对党!
    政党政治的特征,就是通过宪政程序,让政权在政党之间和平转移。中共60年一贯制,始终占着执政党的位置。如果干得好,当然没问题。然而中共从1949年上台以来,连续出错;尤其出了象文革这样的错,中共还继续占着执政党的位置,无论从天理或民意那一方面考量,都说不过去。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共是个军政府,绝不是民选政府。
    中共是个农民组织,从党首的品行到组织活动,与太平天国毫无二致。毛泽东认为太平天国失败的原因:“一是斗争手段错了,洪秀全起兵时,反对孔教,提倡天主教,这是不迎合中国人的心理,曾国藩利用这种手段,扑灭了他。二是两权对立,历史上领导多头总是要失败的。太平天国的时候,洪秀全回了一趟广西,杨秀清说他回到天国了。洪秀全回来时,将领们都是拥护杨秀清的。其实那时杨秀清更年轻有为些,洪秀全应该服从杨秀清的领导。但洪秀全是创教者,是领袖。两权对立,所以失败了。”

    从毛泽东的上述话语中,不难看出,毛泽东并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是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的专制独裁者。毛的秘书田家英曾说过:毛泽东最爱看的书,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就是一本“资治通鉴”。至于毛泽东那几本讲哲学的小册子,都是陈伯达与胡乔木代为加工泡制的。从延安整风开始后,中共就彻底走上了封建专制主义的道路。此后,中共党内的所有分岐,就是围绕着如何巩固毛泽东的权威。陈伯达在文革后,曾说过:毛泽东不是皇帝,胜似皇帝;刘少奇的死,这是关键。再说毛泽东私生活的糜烂程度,远胜于洪秀全。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一词,是毛泽东内心世界最好的写照。当时词作在新华日报上一出,在重庆各界人士中,纷纷惊疑。如王芸生、储安平、罗隆基、章乃器等人都产生过这样的疑问:这不是想当皇帝吗?
    从毛泽东到赵紫阳,表明在中国还想搞封建独裁,是行不通的。随着世界潮流的浩浩荡荡,中国必将走上民主政治的光明大道。象赵紫阳先生这样的政治人物,在中共党内有,要想显化,不过没有到时候罢了。中国的叶利钦会出来的,时机也很重要;不然,又会重蹈赵紫阳的复辙。只要记住叶利钦的特征:具有丰富的政治斗经验,具有坚定的改革开放意志。中共党内一旦出现具有这样特征的政治人物,表明中国的民主进程将重启。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