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白眼狼:六四的根本问题是杀人

p100530102

两人街头斗嘴,一个说你偷看我老婆洗澡,一个说你一身狐臭妨碍我呼吸,尖牙俐嘴唇枪舌剑不依不绕,直到一方在毫无人身威胁的情况下拔刀刺死对方,那么就是简简单单一个杀人的事了,不论谁骂的多龌龊都不能改变杀人的事实。

而且杀人的是政府,不是一时的冲动,个别的局部的擦枪走火,底层的先斩后奏,而是从上到下的预谋,大规模的公开屠杀,野战军以机枪坦克对市民学生的屠杀,屠杀以后还伴有一轮轮无休止的追捕绑架暗杀流放和形形色色的迫害。

杀人就是杀人,杀人的本质不随岁月的流逝,杀人者和被杀者在杀人以后的行为形像演化而改变, 二十一天前杀人是杀, 二十一年前杀人同样是杀。

假如我 二十一年前将你全家杀尽,留你一孤苗, 二十一年来,我放你一条生路,让你做点小生意吃一口饱饭还盖了栋楼房,况且当年我杀人的时候,你家五岁的孩子还朝我吐了口痰, 二十一年后,你会对我说我杀的对,不杀你今天盖不起楼房吃不饱饭,而且你家孩子朝我吐痰刺激我也有责任,让我们和解吧,忘却仇恨,携起手来,亲如一人? 我不知道世界上除了热线的愤青五毛以外,还有谁会这样,请站出来?

我在想,假如六四后不久,中国像苏联,东欧一样变色,中共毫无疑问会因六四遭到清算,其首犯将遭审判,遇难者得到纪念抚恤,学生领袖自然不会入狱。那么今天,二十一年以后,还会有人出来呼吁审判学生领袖,为中共平反吗?不能说一个都没有,但肯定不会比现在为中共辩护的人多。

为什么现在会有人出来辩护呢? 二十一年过去了,杀人者依然位重权重,又改头换面乔装打扮,被杀者越来越被淡忘,血迹消失的无影无踪,惨痛已经麻木,记忆不再,无可奈何的绝望导致心灵迷失和自我怀疑,对与错是与非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看六四不再看见杀人,不再看见鲜血,不再看见尸体。

还有一批同志则从六四里汲取了更深刻的教训,那就是共产党不会改变杀人的本质,也无法阻止共产党杀人,为了自己不被杀,只有钻入党内帮它杀别人,这些同志当然要为六四杀人辩护,实质是为他们自己辩护,利益所趋不足为怪也不足挂齿。

电视上看到一则故事,一起谋杀案二十年没有破案,被害人家属失去信心,警方也已放弃,证据消失,证人记忆越来越模糊,唯有一位年轻的检察官不屈不挠不依不绕永不言休,历经艰难挫折最后将凶手绳之以法,让正义得到昭展。

社会的正义就是靠这样坚韧不拔来维持的,圣经说,“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不会不到”。但是如果我们连杀人是恶都不能分辨了,哪里还会有这样的坚韧不拔?我们不仅得不到正义,而且注定还会被杀。

六四问题的最终一定会解决,将在三个层面,政治,法律和经济上解决,政治解决是关键,是法律和经济解决的前提,而且必将是制度外的解决。

(白眼狼/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