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新闻应该大张旗鼓地“关注官员,监督官员,奖惩官员”

无数事实证明:官员不受民众监督,权力不受权利监督,已经成为灾难之源,殃民之根,祸国之本。“关注官员,监督官员,奖惩官员”,这是中国新闻宣传的要义,更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壮举。

重庆电视台有个“天天630”,每晚6点半说事:小贩短斤少两,邻里装修冲突,家庭冷热暴力,车祸驾驶员不守规则,贪小便宜而被骗财,虚荣而被骗色,全是百姓的事,全是百姓的不是,美名“绿色报道”,犹如赵本山的小品,专拿百姓开唰。世上本无事,百姓找事。百姓素质低。

怎么不说官员呢?在“关注民生”的新闻报道中,百姓对官员的知情权被悄然剥夺了,剥夺得无形无声,而且让百姓看得津津有味。高,实在是高!政府的宣传本事世界第一。西方媒体盯官员。克林顿的拉链差点丢了总统职位,英国议员多报的几张发票被“晒”了出来,欧洲官员多吃多占被罚款。当然,中国主流媒体天天都在报道官员,头条头版,风光无限。犯事了,职务前边加个“前”,不是官员。官员任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央视曾经有个“焦点访谈”,后来不见了。北京有个“天上人间”,近日被查,据说“与高管结亲得罪了公安”,读者一头雾水。媒体报道“校园杀手”,却不深挖“杀手”的根源。一个杀手下了岗,一个杀手失了地,一个受了冤。下岗和强拆,源头都在政府那里。所以当地出现了一条标语:“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小学生都清楚这一点,说“长大了做贪官”,说“你有仇恨去杀官”。

政府搞稳定,重治民而轻治官。普通网民要实名制,政府的网评员却不搞实名制。吃低保的要公开收入,官员却不公布财产。“民可由使之,不可由知之。”“只准洲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千年功夫浸吟,使中国百姓成了世界上最好管的良民。泰国农民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开起拖拉机进入市区搞政治。中国百姓的利益受了损害,顶多去上访,上访被人连更连夜带回关进监狱、精神病院甚至党校。

中国少有“铁肩担道义”的媒体。记者王克勤说:“签发我《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的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今天上午被免职。”近十年来,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了大量揭露社会问题的报道,如《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野蛮拆迁、暴力拆迁案例调查》、《河北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山西煤窑真相调查》、《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等等。看看吧。报道百姓的事没事,报道官员的事就有事了。免职后再不识相有更好的果子吃。有人问过毛泽东,鲁迅不死怎么样?毛泽东说,要么识大体不说,要么关在牢里还要说。非要把鲁迅搞绝不可吗?

媒体不监督官员,百姓不知道高官的老婆在哪个国家的沙滩上晒太阳,高官的公子、小姐在哪里留学?官员有几套豪宅?多少存款?几个二奶?老百姓知道美国总统、俄罗斯总统每年的收入,因为世界各大媒体都有报道,惟独中国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开展不起来。因为“坚决不搞那一套”。把民众治理好了,而官员不治;把中国的民众教化为世界上最好的民众,而官员最贪最腐;官员享受,百姓埋单。这样的改革能够维持多久,还想搞下去吗?乱世之由,祸患无一不是官。过去刑不上大夫,而今省部级高官也有判刑的,也有处死刑的了,但是老百姓对官员没有真正的选举权与罢免权,官权时时侵害民权,而导致民怨沸腾,地火运行。最近上升到“国家层面”的校园屠杀案,凶手并非五毒俱全,十恶不赦。一句话归总,官不治,民不安;民不安,世必乱。不治官,养再多的军队与警察有不能防患于未然。

重庆打黑,就是“关注官员,监督官员,奖惩官员”的具体成果,先出了一个张君(特大抢劫杀人魔头),产生了一个英雄文强(抓捕张君而成为全国警界的英雄),这个英雄后来蜕化变质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而被法院一审、二审判处死刑。重庆抓出了一个文强,如果制度建设跟不上,将会产生新的文强,其他地方也会产生文强。

无数事实证明:官员不受民众监督,权力不受权利监督,已经成为灾难之源,殃民之根,祸国之本。中国的新闻宣传,不能仅仅是“关注民生”,不能搞成“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教育市民”,更不能在关注民生的新闻旗帜下,而放弃了对官员的全方位的强力监督。所以,“关注官员,监督官员,奖惩官员”,这是中国新闻宣传的要义,更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壮举。

(傅一河/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