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公布王家岭矿难死亡名单到底会伤害哪些人的尊严

p100405113
资料图片:王家岭矿难发生后,矿工家属们在山岗上焦急的朝出事井口张望。

山西方面涉嫌颠覆公众智商

被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称作“中国奇迹”的王家岭矿难,日前传来后续消息。山西省委宣传部5月21日通报,此前公布的153名被困人员名单与实际搜救结果完全相符,“为尊重绝大多数遇难人员家属的意见,对38名遇难人员名单不再公布”。消息甫出,立遭质疑。

有网友追问:“人死了,家里出殡也要写名字放照片的,家属怎么会怕公布名单?”有网友讥刺:“早知道会这样,但没想到会这么说……”有网友要求:“不能公布死亡者名单,公布获救者名单如何?公布被问责官员名单如何?”更有网友叹息:“为死难者默哀!你们生得艰苦,死得像做了贼一样,名字也要被屏蔽!”

在我看来,像“为尊重绝大多数遇难人员家属的意见”这种可信度极低、涉嫌颠覆公众智商的说辞,不如改成“为尊重绝大多数矿难责任人员的意见”算了。对遇难人员家属而言,亲人遇难是他们的痛苦,但决非他们的耻辱,怎么可能主动要求不公布其名单?我们应当记得,就在4月,王家岭矿难家属还曾联名要求公布获救人员名单。事实上,死去亲人的名字铭心刻骨,不可忘记也无法不念。汶川地震遇难学生的家长,至今还在要求公布遇难孩子名单。而5月12日,一个叫做《念》的音频在网上热传,在该作品中,网友们念出5000多位地震死难学生的名字,藉此表达对无辜生命逝去的追念。

中国民间对遇难者名字的尊重,在另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那里或可得到共鸣。2010年4月5日,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发生煤矿爆炸,29人遇难。4月2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来到西弗吉尼亚州,参加29名遇难矿工悼念仪式。在悼词中,奥巴马逐一宣读了遇难矿工的名字,并说:“一个依赖矿工的国家怎能不尽全力履行职责保护他们?我们的国家怎能容忍人们仅因工作就付出生命?我们在这里的任务,就是防止有生命再在这样的悲剧中逝去。”

念出死难者名字,刻下死难者名字,乃是出于深刻的哀悼、纪念与反思。这是一种仪式,而文明某种意义上正靠仪式维系。为了纪念奥斯威辛集中营被残害的犹太人,人们用5天时间念出10.2万个名字;在日本广岛和平公园的原子弹爆炸死难者纪念墙上,刻着237062个死难者的名字。如南方都市报2009年4月的一篇社论所言:“姓甚名谁绝非无关紧要,它们的一撇一捺组成人权的基本笔画。因为每一个名字都是生命的象征,像流星指示星空那样,都代表着曾经热烈生长又迅即断裂的生活。任由亡者的姓名埋没,犹如罔顾生民的处境,人权也就无所托付”。

在当今中国,那么多人却无辜地悲惨地死去,没有名字。死于贫穷的老人,死于矿难的壮年,死于热血的青年,死于大火的少年,他们默默地来,默默地去,甚至连宣布“我死了”的最后权利都被剥夺。当遇难者名单一片空白,填充空白的就只有“变坏事为好事”的赞美诗了。

没有死亡名单,或许还因为没有足够的名单对死亡负责。日前,王家岭煤矿的9名工程技术人员,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批捕。这9位工程技术人员也许有罪,但仅仅宣判他们有罪,是否就算公平?这9位技术人员,或许只是亚伯拉罕身边的迷路山羊,他们的被惩处,是不是再次证明“刑不上大夫”之古风存焉?

彻底追究王家岭矿难责任,请从追究“不再公布遇难者名单”开始。第一,所谓“绝大多数遇难者家属”,到底有多少?怎么个“绝大多数”?山西方面需要给出证明。第二,“要求”不公布名单的家属,是否存在被威逼或利诱的情形?应有公信力的媒体进行独立调查;第三,一再拒绝公布遇难者名单,是山西省政府还是乡宁县政府的意思?是中央指示还是地方擅权?山西方面必须回答。最后,公布名单究竟会妨碍谁的利益,或者说,会揭穿何等谎言?我们静候答案。网友“学而术”,一位煤矿工作20余年、从事煤矿救护工作10余年的专业人士,曾发帖《我对王家岭煤矿救援的疑问和怀疑》,于网上风传,但始终未得到除了删帖之外更有力的回应。如今,山西方面宣布不再公布遇难者名单,为此种疑问增添新的论据,而政府的公信力则进一步归零。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王家岭遇难矿工名单显然属于行政机关应主动公开的信息。山西方面只有按照此前张德江的要求,公布115名获救人员和38名遇难人员的全部名单,接受矿工家属和全社会的监督,才能部分打消各界对矿难救援的怀疑。如果有关方面继续死捂,只能说明其有难言之隐,但肯定无法“一洗了之”。

2010年4月,胡锦涛发表重要讲话称,“要切实发展和谐劳动关系,建立健全劳动关系协调机制,完善劳动保护机制,让广大劳动群众实现体面劳动。”其中“体面劳动”的提法,极易使人联想起温家宝的名句:“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

为了“让广大劳动群众实现体面劳动”,为了这个国家的最底层不但生活得有尊严也死得有尊严,让我们念出那未被公布的38名或者更多名王家岭死难矿工的名字:他们死于黑暗的矿井,他们死于冰冷的贫穷,他们死于资本对利益的疯狂追逐,他们死于强者对弱者的敲骨吸髓,他们死于血煤的残忍,他们死于安全的幻觉,他们死于冷酷的推卸,他们死于麻木的忘却,他们死于永远讴歌的中国奇迹,他们死于永不反思的中国特色。在生前,他们不曾“体面地劳动”,在身后,他们仍不能“有尊严地死去”。他们是中国的痛苦更是中国的耻辱。他们的白骨,为盛世撑起一排排十字架;他们的骨灰,随风飘
散,为叔世唱一曲挽歌。

(宋石男/刊于南方都市报,见报有删节,标题为“为何不能公布王家岭矿难死亡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