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华春辉:观虎记

p100522101
右起:冯正虎、华春辉、沈军。(2010年5月15日下午2:30摄于上海江湾五角场影城的一家肯德基里面)

(2010年5月17日21:24贴上去的,一个多小时后,性狼就通知:您的文章《【原】观虎记》中因含有不适当内容,已被设置为私密博文。

如果有人告诉你,有一只大老虎,去看的话不要买门票,但要登记,然后要被带到派出所去,态度好的话就留置2-4小时,之后有专人送你到地铁站,买了票送你上地铁。如果态度不好或者从地铁下来后回头又去看大老虎,那就要留置24小时,并通知你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派人带回去。你相信吗?

我信,因为这头大老虎叫冯正虎。虽然这头大老虎很和善,不吃人,不害人,而且为了护宪维权,被挡在国门外,8次回国被拒。直到2010年2月2日,冯正虎才在日本成田机场召开记者会,宣布结束92天露宿日本成田机场的抗议活动,并于2010年2月12日从浦东机场入境。冯正虎回国后,家门口就24小时有人站岗保卫,闲杂人等不得随意看望。因为要在网上召开冤博会,在上海SB会开幕前夕,冯正虎被抄家,四台电脑被扣,至今未还。l)

我真的难以想象,国家居然可以拒绝自己国家的公民回家,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啊!最近,有位朋友出国旅游,在出境前,担心会出不去。在顺利出境后,现在在担心回不来。我不知世界上除了北韩、古巴、伊朗等极少数专制独裁国家外,还有那些国家会做出这样的流氓行径。

2010年5月15日,我和沈军同行,去上海看望了冯正虎。去看冯正虎缘于在北京时莫之许的一句话。今年3月,我去北京参加一个国际公益论坛。在和老莫见面时,他说,他刚刚在推上发了一条推,是说上海冯正虎回国这么长时间了,没见上海知识分子站出来说句话或去看望一下冯正虎。对此,老莫表示很鄙视上海的那些知识分子。

听到莫之许对上海知识分子的批评后,我就在想,要安排时间去上海看望老冯。由于那段时间的事情比较多,从“3.19福州三网民案”第二次开庭到“4.16福州三网民案”第三次开庭,到“4.29苏州木渎林昭墓地祭奠”,“5.8北京‘4.16三网民案’说明会”,“5.8杭州艾未未推友见面会”,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由于老鼠的干扰,作为今年“4.29林昭墓地祭奠活动”的发起者之一,我没能去成。当然,这和我自己的妥协有关。当我年迈的父母对我说,作为父母,希望自己安度晚年和子女平安,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保护好自己。而且我听说,如果我一定要去的话,也许连无锡都出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妥协了,在和朋友说明情况后,朋友承诺,一定会代我献花、上香、致祭。事后得知,朋友代我献的花圈是所有花圈中最大的。

在决定要去看老冯后,我就在想,如何能既见到大老虎,又能全身而退。4月初去看望范子良就是因为没有很好设计,所以功亏一篑,不但没能见到范子良,还被湖州那些老鼠非法扣押了22个小时。5月8日在北京时,我和朋友们说到这个问题,大家也觉得有难度。因为老冯家门口有专人24小时值班,所有去看老冯的人都要登记,然后就是带到派出所,被送走。为此,我想,如果不采取合适办法,是很难与冯正虎见面的。

2010年5月15日上午,我和沈军坐火车去上海。在列车启动后,我开始和上海的朋友联系。到上海后,上海的朋友告诉我,如果直接去冯正虎家里,肯定见不到,而且必然被带到派出所。要想见到冯正虎,最好的办法是把冯正虎约出来。

在朋友的帮助下,下午2点,我们和冯正虎在一家肯德基相见了。我们和冯正虎聊了很多,从维护宪法,依宪维权说到目前国内矛盾的解决途径,从访民上访说到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在聊天的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些不宜详述的很有趣的现象。

在和冯正虎聊天的一个多小时中,有几件事值得一说。

p100522102

一是在冯正虎所住的政通路240号大门口长久停着一辆挂安徽牌照的小车,一位体格魁梧者在来回踱步。

二是冯正虎从小区出来时,我和沈军站在马路对面,他看到我们后,就很隐蔽地用右手食指指了一个方向,我们心领神会,就朝那个方向慢悠悠地走去。老冯过了马路,走到我们身边时,并没有看着我们,就说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吧,我们答应后,就不约而同地走向一家肯德基,找到空位后,才开始做自我介绍。这简直和我小时候看电影里地下党的活动无异。

三是在我们聊天的近2小时中,我们附近的位置出现了一位不点任何饮料食品的身材魁梧、体格健壮的青年,我让沈军帮我和老冯拍照时,他就转过头去,用手捂住脸。

四是在和冯老师的交谈中,我能很深切的体会到冯老师对公民社会建设的信心,并笑称,敢不敢看望冯正虎,是检验一个公民是否合格的标准之一。虽然我赞同“枪口下的沉默不是罪”这样的说法,但对于一个为了大众的权利不断抗争并因此被拘禁、打压的人来说,外界的支持、声援是对他内心莫大的安慰。所以冯正虎看到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不怕被老鼠扣押前去看望他时,内心很是高兴。

五是我和他说到“4.16三网民案”宣判后,我写了篇文章《福州在哭泣》,结尾说“福州者,覆舟也。”冯正虎推了一下后,阅读量大增。我当面向他表示感谢。冯正虎说,他在推特上有2万多人fo他,他只要看到有价值的言论,就会回推,以扩大影响。

相见终有一别。在和冯正虎道别时,我们都坚信,中国这辆高速行驶的列车终将停靠在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公平、正义的站台。只要大家都来发出吼声,专制、独裁、暴戾终将一去不复返。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