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呼吸能改变什么呢?

p091227122

老有人问:说话能改变什么呢?这是我的答案:呼吸能改变什么呢?

总会听见周围有人这样说:“你反抗有什么用,你不可能改变世界,你只能去适应它”。随着中国社会的不断恶心,这些人为了适应它也变得异常恶心,整个社会又因为这些人的恶心变得更加恶心,如此恶性循环,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可悲的是,中国有绝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

每每经过广场,看到城楼上一位老人,慈祥地盯着自己的尸首,数十年如一日,毛骨悚然。

我有一个梦想,在将来的一天,能让那些不愿屈服于黑暗的名字,能永远存在于阳光之下。

每当哪个国家做出倒行逆施之举,你都能发现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有个相同的封号:“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不知道专政的厉害而在89年死去,这样的青年何其无辜,可那些明知专政无情,却一个劲鼓吹着政治体制改革的和风的知识分子,难道也是无辜的吗?直到今天,还有人责怪学生的激进耽误了政治改革,而对专政依旧抱有难以割舍的温情,这是为什么?

文革损坏文物远超八国联军损坏文物。

赵作海案最早承办人汪继华,当年坚持认为这个案子证据不足,将案卷退回公安局,并于01年辞去检察官职。对比这样的好检查官,再看受惩处的枉法者,值得那些乐于接判良心犯的恶法官和恶公诉人好好想一想,你们只不过是官方的夜壶而已。

一些屁民,幻想高举毛的旗帜,让他们翻身得解放.他们也不想想,毛在世的时候,他们何尝翻过身,何尝当过一天家,做过一天的主人?

重要不是在可能的案发地荷枪实弹,而是在日常生活中保障人们有吃有喝、有工作,得到尊重。否则,地狱就是我们一起建造的。我们每天的歧视、冷漠都在建造这样的时刻。
山西检察机关日前以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将王家岭矿难中的9名工程技术人员批捕。警方称这9人未对事故发生前征兆加以重视及采取相关措施,最终造成38人死亡。

所谓国家机密就是指外国人都知道但是绝对不能让国人知道的东西,所谓泄密就是值泄露了国人不知道而外国人知道的东西。

我一直告诫所有身边想进入体制内的同学:在这个体制里,无论你再有才华,你都只是夜壶。当局虽然说救急时很可能能用上你,但你出身低微。用了一定嫌你臭会把你扔入床底。而他们自己的子弟是玉如意,虽然说屁实用价值没有,但是出身高贵,当然要摆在最亮堂的地方。

伟大领袖的刑法无罪与普通中国人的道德无罪一起营造了一种文革之罪全在四人帮的神话。……和德国战犯审判不同的是,四人帮的审判起诉,它所起的是为伟大领袖脱罪而不是为他定罪的作用。

相信历史必然进步可以产生两种不同的人生态度:一是奋斗,一是等待。那些用等待的态度来相信历史必然进步的人,他们公开的宣言是,我坚信善一定能战胜恶,真理一定能战胜谬误。他们的潜台词是:反正总会有别人去干的。

中美朝宪法序言比较:美国75字,朝鲜1008字,中国1794多字;美国宪法未出现人名;朝鲜每一个自然段都有金日成;中国宪法中的人名分别是马克思、列宁、孙中山、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

熊猫问我,为何要去见冯正虎@fzhenghu,我说我最想见的是胡锦涛,网上查不到联糸方式啊。

那个长得像日本人,名字像越南人,听口音像台湾人的在香港的说中国人不要民主的美国人21号来北大,虽然扔五毛很合适,但还是觉得最好再有创意一点。

大学时候,杭州萧山国际大酒店上有个旋转餐厅,我们很向往之。 半年后,终于有天我们三个人咬咬牙,凑了两千块,奔过去想奢侈一回。 然后,旋转餐厅的服务员巨热情地说,吃饭吗,自助火锅,28块一位。

新闻联播一共多少集啊,什么时候放大结局啊?

在中南海一切看起来都还像是帝国时代。所有访客只能从西北门进,部长们从西门进。那些红色的皇帝们呢?他们从哪个门进?我们不知道,也没人会告诉我们。

老有人问:说话能改变什么呢?这是我的答案:呼吸能改变什么呢?

国民党是希望中国安定的…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的统治安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废止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中欧社摘编自玩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