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何娟:郭台铭甲子之年

p100519105
郭台铭,台湾最大上市公司鸿海精密集团(下属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办人,2010年被列为“福布斯富豪榜”台湾首富。郭台铭1950年10月8日出生于台北,祖籍山西省晋城市。曾在台湾服兵役,作风强硬,个性好胜。1988年郭台铭进军大陆,先在深圳办厂,目前在全国已建超过13个生产基地,其中深圳龙华基地员工超过40万人。

5月6日,“又有人自杀了”──卢新,一名曾参加湖南卫视“快乐男声”比赛的员工,平日性格开朗,加入富士康公司时仅一年。5月10日,富士康老板郭台铭请来的三名五台山高僧抵达深圳,正准备在公司布置法事,祈福求安。但就在次日,即5月11日晚,又一名富士康女员工跳楼身亡。

这已经是今年以来连续第八起员工自杀事件,造成了六亡二伤的恶性结果。

郭台铭被比作富士康的“皇帝”。他为这个王国建立了严厉的军事化管理制度,也创造了巨大的企业运营效能和经济效益,更树立了强大的个人魅力与话语权威。同时,他宛若令人瞩目的娱乐明星,从“双玲”绯闻到娶妻生女,一举一动在娱乐网刊上的曝光率远超过财经类媒体。

今年正值郭台铭的甲子之年,亦是其本命年。请来五台山高僧祈福,或许更多地是敏感之年希求的心理安慰。而富士康的员工悲剧怎又能因此烟消云散?他面对的并非靠佛事或祈愿便能迎刃而解的问题。

管理之患

“八连跳”事件突发,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投向富士康。最受人诟病与质疑的,是其等级森严的军事化管理制度和管理文化。5月12日,富士康发表声明称,跳楼事件与公司经营与管理没有太大联系。

然而,有富士康内部管理人士对本刊记者称,自幼生长在台湾的郭台铭,深受台湾“全民皆兵”的文化影响。他本人强悍、干练、节制的个性,也深刻影响着企业文化,渗透在企业管理的各个角落。员工的压力来自多个方面,包括自身性格、家庭背景、社会遭遇等多种问题;所谓军事化管理、工作强度与条件等,确实也带来了巨大压力,“我们现在也在全公司内反省”。

富士康的管理制度层级森严。公司对于“中干”(大陆籍员工),分管理职位、薪资资位、岗位职系三条线管理,以多重标准考核员工和定岗定编。

最简单的是岗位职系,意即“工种”。最复杂的是资位,分为“全叙”和“不全叙”;“全叙”又分为员级和师级,员级分为员一员二员三,师级又分为师一到师十七。每个级别的薪资都不同,这套体系师自台湾军队的管理等级划分方法。至于管理职位,也从组长、课长、专理,到经理、协理,再到副总经理、总经理、副总裁等,一个事业群的级别高达12层。富士康有12个这样的大事业群,之间还存在竞争,每年都要根据业绩进行排名。

富士康常设“检讨制”和“集合训话制”;每周业务检讨,每日交接班集合训话,常有工人被训到哭。在日夜排班、高速运转的流水线生产体系中,基层管理似乎奢谈“人性”和细致,常伴以训斥与责罚。

“早期会有员工因为检讨而受到严重处罚,后来实质性处罚已经比较少了,这也跟媒体的一些曝光有关。”有内部人士对本刊记者坦承,很多员工的心理压力还是很大,主要是没有归属感,大家都是机械化地工作,很少互相交流。“那些流水线上的年轻人并不是真正的军人,在盘根错节的复杂体系和效率要求下,其感受可想而知。”

金融危机起自美国之后,富士康的两大手机代工客户摩托罗拉、诺基亚市场销售持续下滑,2008年下半年始,富士康连续两个半年报营运亏损;2009年下半年转亏为盈,但获利仍大不如前。为了压低人力成本,富士康采取了不少直接或间接的裁员手段,有的部门甚至以严苛手段迫员工“自动离职”。

2009年以来,郭台铭接连拿下苹果、戴尔等诸多型号的产品大单。今年随着苹果产品热卖,其总代工商富士康在产能上受到了极大挑战。“鸿海系”企业几乎向苹果iPad提供了全套产品。iPad今年5月上市后,销量迅速突破百万,富士康已面临产能和工期紧张等问题。此前正是因为富士康供货不足,iPad推迟一个多月上市。

富士康招工在深圳亦是蔚然一景,但“工厂到处是工时过长、加班压力过大的抱怨,一个人干两个人工作的现象普遍存在,来的人多,走的更多”。有离职员工在互联网上这样抱怨。

“客观地说,富士康员工的福利待遇还是不错的,也不欠薪,很多人为了挣钱愿意到那里打工,这是事实。”也有离任富士康的员工对本刊记者这样说。但公司上下对于执行力和效率的惊人要求,加之种种严苛管理,确实让人精神压抑。

甲子之年

郭台铭发迹于台湾,跟随他打天下的也几乎都是台湾人。最著名的有“十二金刚”,风格强悍深受郭台铭师传,整个公司的氛围都很“听话”,上行下效。

富士康的一个天然的体制问题是同工不同酬,待遇机会论籍贯而非能力;或者可用一句话概括:台干(即台湾籍员工)领导中干,中干领导基础人力。在薪资制度上,则台干远高于中干。

显而易见,郭台铭更加信任台干。年底分红、奖励或者抽奖,中干奖励少许现金,台干一般都直接发股票。在台干较集中的事业群,中干的发展空间更加有限。这也是富士康公司大陆籍人才流动率高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些曾被富士康引以为傲的人才激励政策,近年来也逐渐消逝,如“1-3-8留才计划”(即工作满一年奖励三个月薪水;满三年再奖励三个月薪水;满八年可获得一套住房)。近几年深圳住宅价格飙涨,2002年之后入职的中干几无可能获得住房奖励。

而台干的问题也越发突出。一位离任的台干说:“大家都觉得太辛苦,且常需要长期出差。”郭台铭也注意到台干的人力成本太高,现在股票可发的少了,年底分红少了,办公条件一般。“台湾圈子很小,了解了富士康在大陆的一些声誉及企业文化特性,很多人就不愿意到鸿海来干了。”

比人才流失更令郭台铭头痛的,恐怕是接班人问题。数年前郭台铭曾提出由其三弟郭台成接班,但2007年郭台成因白血病早逝,这给了郭台铭很大打击。据本刊记者了解,郭台成患病后,郭台铭在富士康上下尽全力寻找骨髓匹配者,并对捐献骨髓的员工奖励了2000万元。虽然手术成功,但郭台成终因排斥反应而离世。

“不仅仅是能力,还有一些人格魅力的因素。郭台铭的个人威信、感染力及重情重义的鲜明个性,在公司无二。”接近郭台铭的人士如此评价。

郭台铭之子郭守正太过年轻,年仅30岁出头,目前精力主要在投资电影上。郭台铭为儿子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刚拍了一部以老家山西晋商为主题的电影。郭台铭的二弟郭台强早已另立门户,有自己的事业。郭台铭与现任妻子结婚育有一女,更不足谈接班。

现有的“十二金刚”跟随郭台铭打拼多年,每个人带领一个事业群,独挡一面;但要真正操盘整个公司,或让其他“金刚”服气,都非易事。

2008年,“十二金刚”中最年轻的简宜彬被推到幕前,任富士康集团副总裁兼CMMSG事业群总经理,公司内普遍认为他将是郭台铭的接班人。但随后的金融危机,使年届甲子的郭台铭不仅难以超然其外,还要面临更多的挑战。

如今金融危机渐过,但近年的市场变故,无疑加深了郭台铭的危机感。一直坚持代工而不做自己品牌的富士康,已经开始尝试战略转向。郭台铭提出了“万马奔腾”计划,声称愿意给每个创业员工数十万元无息借款,支持其创业开店。这一计划实际上是郭台铭冀望整合公司资源、扩展销售渠道的一个方式。今年5月8日,“万马奔腾”计划的首家实体店在深圳龙华开张,专门经营富士康自产的电子产品。

另一举措是建立“飞虎乐购”网站,布局自己的产品销售渠道。属虎的郭台铭十分爱虎,“第一本传记就以虎命名,他也曾说长了翅膀的老虎比老虎更厉害。”接近郭台铭的人士称,“他现在在想很多新的动作,其实也都是在尝试。”

(《新世纪》周刊 2010年第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