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季兆斌:2025,中国将成“楚门的世界”?

季兆斌:2025,中国将成“楚门的世界”?
——许允仁论中国特色新极权主义的九大特征

中国在创造出经济奇迹,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也创造出了世界前20大经济中唯一的现代非民主政体。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急剧增长,全世界都在越来越迫切地问这么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才是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的本质特征呢?

一直关注极权主义研究的许允仁教授,继《平庸的专制》一文,对主导当前中国政局的新极权主义思潮,在中国社会各个领域的表现作了精到的现象学描述之后,在最近的文章《从党对意识形态的操控看“楚门的世界”的构成》中,又对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极权主义的本质特征进行了进一步的提炼和概括。

许允仁认为新极权主义的“新”,主要体现在极权主义终于找到了和私有制、市场经济和信息时代相结合的新形式。不管和共产主义的极权主义相比,还是二战时法西斯主义的极权主义相比,中国特色的新极权主义都显得更为“成熟”,这种“成熟”主要体现在它对极权政治的本质,和一种极权权力是如何构成的,有着更为自觉和清晰的认识。

中国特色新极权主义的基本特征,被许允仁概括为以下九个方面:

“一、它认识到不是计划经济和公有制,而是党对一切社会存在的不受约束的控制,才是自己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存在的本质特征;

二、它不承认党的行为须受到任何先天法理的约束,致力于通过在一切社会细胞中建立党组织的方式来实现党的全面统治;

三、它的统治行为着眼于用最低的成本实现最大程度的操控,而不再是非理性地仇恨敌人和从肉体上消灭敌人;

四、它的统治意志主要是向内针对自己的人民,而不是向外扩张的;

五、它的统治目的是掠夺性的功利主义和自欺的理想主义的某种奇异的混合,它的功利主义体现在统治集团对人民财产的榨取,它的理想主义是通过党的领袖的英明指引和党的干部的艰苦奋斗,将所有人纳入一个具有统一目标的,科学的社会发展计划之中;

六、它的意识形态的故事,从解放全人类,建设共产主义,变成了党领导人民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七、它将通过警察手段操控人们的外部行为,和通过意识形态管理操控人们的内在信念结合起来,并将后者看作是负作用更小,更为理想的统治手段;

八、就像向外扩张的希特勒的极权主义,完成了以‘闪电战’为象征的军事技术的创新那样,统治意志向内的它,完成了以‘防火墙’为象征的信息控制技术的创新;

九、它将能够完全封闭人民的一切信息接受渠道,能够以一种超现实的方式,随心所欲地创造出人民的意义世界,看作是自己统治艺术的最高境界。”

许允仁以美国电影《The Trumen Show》为象征,认为这九大特征综合起来看,就是新极权主义者希望像一个超级导演一样,通过完全操控人民的生活,来构建一个“楚门的世界”。

许允仁提到《楚门的世界》,让我想起了另一个著名的反极权主义的英国影片《V怪客》(V for Vendetta)。通过这个影片,我们可以看到,在现代政治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极权制度的英国人,对自己可能被极权制度奴役处于怎样的恐惧之中,英国人想像在2038年的时候,由于反恐而激起的激进的保守主义思潮,最后将英国带进一种可怕的极权政治之中。

对比一下,现代以来,中国人和英国人的截然不同的政治想象是一件很有启发的事情。新文化运动之后,深受极权政治荼毒的中国人不断地想象着,一个自由民主和彻底解放的时代马上就会来临,结果,带着这种想象,不断地从一种极权制度跌进另一种极权制度;相反,创立了第一个宪政国家,在最危险的政治环境中始终坚守自由价值的英国人,则从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到《V怪客》,不断想象着,在一个不远的将来,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将会沦于一种极权权力之手。

只有深知人性的弱点,深知每个人多么容易地受到极权权力的诱惑,而成为极权权力的操控对象后又多么容易屈服,才会恐惧地认识到极权政治离我们永远只有一步之遥,而只有这种基于恐惧的警醒,才会使我们产生出每时每刻自觉抵制极权主义的意志和力量。

然而,在我看来,由于英国人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极权社会,因此,在《V怪客》中,对未来极权制度的特征,和它如何产生的方式,都基本上滞留在对二战时的法西斯主义的极权主义的认知上,而没有能够理解和把握极权主义在我们时代的新形式。

在影片中,元首的形象完全是希特勒的丑化了的漫画像,极权主义者就像迫害犹太人那样迫害同性恋者,使用的迫害方法也依然只是肉刑和枪决。我们不难想像,假如生活中的新极权主义领袖以电影中的元首的面目出现,那么,他就不可能得到大多数民众的认同,从而获得其政治能量了。另外,迫害同性恋,也并非极权主义的本质特征,同性恋者只要不反对极权政治,极权权力完全可以允许它存在。

就如许允仁在文中所概括的那样,如何来“构建党对全体人民从外在行为到内在思想的无微不至的制度化的操控”,才是新极权主义的本质特征,而且,由于这种操控违反了人的本性,会遭到人们的本能的反抗,所以,“只有在将被操控者的痛感降到最低的程度”,将被操控者的反抗本能降到最低程度,才是长治久安之道。

因此,极权政治的最有效的日常统治方式,并非像影片中显示的那样,是通过自己制造“国会纵火案”,再来实施军管,而是“通过在一切社会细胞中建立党组织的方式”来实施党对全体人民的行为和思想的全面操控。假如在每一个媒体,每一个学校,每一个企业;在每一个连队和每一支警队;在每一个法院、检察院和律师事务所中都建立了党组织,那么,粗暴的军管还有什么必要?

确实,出于对失去自由的恐惧,英国人对未来极权政治可能以什么方式降临充满了奇思异想。但是,即便是充满想象力的英国人也没有想到,是通过在流浪拾荒人员中也要建立党组织,通过建立防火墙,通过请“喝茶”和建立“五毛党”这样的看似平常的润物细无声的操控手段的实施,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为庞大的极权社会开始生成了。

最近,看到厚泽老在临终前提出了研究“中国模式”本质的思想课题,我觉得许允仁对正在生成中的“中国特色新极权主义”的基本特征的概括,正是从这个政权和基本人权的关系的角度,对所谓“中国模式”的政治本质的揭示。许允仁揭示的“中国特色新极权主义”的九大特征,可以看作是对朱厚泽先生提出的思想课题的一种富有启发的回应。

厚泽先生曾经说过:由于我们这样的老人的存在,使你们抱有某种希望,其实我们自己知道,这样的希望并不存在。厚泽先生的最令人尊敬的品格之一,就是在这个充满了肤浅和自欺的乐观主义的时代,依然抱有一种清醒和高贵的绝望。

在许允仁的文中,同样可以感受到这种绝望,和人们纷纷预测宪政民主政治降临的时间表截然相反,在《从党对意识形态的操控看“楚门的世界”的构成》一文中,他提出了一种新的政治想象,在他看来,基于目前中国的政治现状,和党的勤奋的学习能力,用不着等到2038年,到2025年,全体中国人就会生活在一个“楚门的世界”中,“将会在一块多网合一的高技术的电视屏幕之前”,被那时的当权者的倾情表演,“感动得心潮澎湃,热泪盈眶。”

在许文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当下中国,无数的力量有意无意地推动着整个社会快速地奔向一个“楚门的世界”,而真的能清醒地阻止中国走向极权社会的政治力量则显得如此地微不足道。

2010年5月15日于慎思斋

(《纵览中国》Monday,May 17,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