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45早已平反 64何时恢复名誉

p091227122

45已平反,64何时能恢复名誉,人民翘首以待
应该说所有群众自发起来争民主、争自由的运动,都是进步的、革命的,从54到45,再从45到64,无不体现着人民的觉醒,那些打头的都是爱国的知识界精英,他们为了国家的进步,人民的幸福,走向天安门广场,是冒着多大的风险啊!45已平反,64何时能恢复名誉,人民翘首以待。我们期待着中华民族的崛起,反观时下政坛,假话连篇……,这样有希望吗?

好一个“党报推动党中央”!
好一个“党外推动党内”、“媒体推动中央”!
好一个“与中央务实改革力量声气相求、配合默契”!
今天的党外也不能永远沉默!
今天的媒体更不能无所作为!
今天中央务实改革的力量更加成熟更加强大!
我们期待着更深层面、更大规模、更高水准的“声气相求、配合默契”局面的出现!
毕竟30几年摸着石头过河走过的路不是白走的!学费不是白付的!鲜血不是白流的!

一个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社会注定是不稳定不和谐的
中国不会忘记余焕椿,这一页历史值得大书特书。通往人民民主和新闻自由的道路由无数个勇敢无畏、有良知、有责任感和自我牺牲精神的余焕椿们铺就。
时下正在热议公正与尊严,读余焕椿事迹后愿引以下网上推文向余先生、向12日被调职的签发过山西疫苗报道的中国经济时报兼总编包月阳先生、向王克勤先生、向因刊载《国网帝国》一文遭停业整顿一月仍勇敢声明“凛凛犹堪涤砺,来日方长,我们努力做到更好” 的《商务周刊》杂志、向因编发《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一文遭到停职处理的《南方都市报》历史评论版编辑朱蒂先生和本文作者祝华新先生等所有信念尤存、良知未泯、奋争不息的媒体人致敬:
什么叫尊严?就是宁可在翻墙中摔死,在推墙时累死,坚决不和孙子一样在墙内憋屈死。
也愿套用温家宝总理近日名言“一个不公正的社会注定是不稳定不和谐的”斗胆放言:一个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社会注定是不稳定不和谐的!

希特勒的“民意”
希特勒是个法西斯大独裁者,但是,他还是安排了一个国会。一切事情都是希特勒独裁,有的时候,他开次把国会。议长是戈林,议员都是纳粹党员。开会也很简单。希特勒去咆哮一阵,戈林去重复一阵,不待讨论,也用不着讨论。纳粹党魁的话,纳粹党员组成的国会,问题已经很清楚了。议员的责任,是在他们两位唱过双簧后喝一声彩,“哪”的一叫之后,什么都通过了,国会的责任尽了。希特勒还是希特勒。但是,有一点很不同。走进国会后再走出来,已经得到了“民意”的拥护。这戏法早已戳穿,希特勒却常常要玩玩的。大独裁者是总要玩这套把戏的。
昨天报载:慕尼黑在上周未暴动,“革命精神炽烈”,这是真的民意了,“纳粹调集坦克出动镇压”。希特勒要有他自己的“民意”,就叫戈林去说话。真的民意出现了,希特勒就派坦克去说话了。
——《新华日报》1944年3月15日短评

人民不会永远沉默!
历史见证了伟大的1978,党心和民心如此水乳交融,当时叶剑英、陈云、胡耀邦、邓小平等领导人以天安门事件的平反为杠杆,以人民呼声为后盾,矢志推动中共党内民主和中国社会民主。在中国两千年的封建专制史上,这是多么令人振奋和伤怀的一幕,像流星般美丽地滑过东方的夜空。
看来中国才是颜色革命(白纸花革命)的老祖宗啊!
多难啊,枉言什么实事求是!澄清事实在中国都比登天还难,求是就更不用提了。试看今日之当政,还将多少该露真容的“是”,掩藏在谎言之中?

永远的天安门
永远的天安门啊,您为什么总是默默地守望着中国人沉重的痛苦、愤怒、流血和无奈?
1976,已被当局认为是光荣的一页。它的鉴别标准出自人性,出自常识,并非政治,尽管由党政高官宣布。
但是后来有了敏感词,再后来呢?我们还需要经受多少鲜血浇洒的敏感词日子的磨难才会让人民根据人性,根据普通常识,根据自己的愿望选择生活和政治制度?
祝先生回顾的一段段惨不忍睹的血腥历史,一个个荒唐绝伦的故事,在位者都经历过,听说过。他们应当是中国大刀阔斧、义无反顾的政治改革的乘风破浪者–因为极权制度的坚冰已由胡总书记挤裂–历史赋予他们时代、智慧、道德和人心所向等方面一切优势,尤其是他们曾与人民共度非常年代,共受非人磨难。
作为灾难的幸存者,时代的幸运者,他们担心失去什么呢?宁愿失去人心,失去人民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利益,维护常识吗?
“人民懂得: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但是被共同的利益、愿望和斗争目标联结起来的集体力量,却不可战胜。真理是属于他们的,生活是属于他们的,数量的多数是属于他们的,因而胜利也一定是属于他们的。”
“进入21世纪,从格鲁吉亚、乌克兰到乌兹别克,广场的幽灵,所谓‘颜色革命’,像瘟疫一样传播,令世上残余的独裁者闻风丧胆,幸存的也都忧心忡忡。”
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常识在1976肯定会作为含沙射影恶毒攻击的反革命言论,今天该不会被当作颠覆国家政权的定刑证据吧。但是仍有多少人,还仅仅因为写文章,发表意见而被监视,被限制和剥夺种种公民权利啊!
走到长安街上,站在纪念碑前,看着滚滚车流人流,无论是高官还是百姓都应提醒自己不忘常识,不忘天安门前发生过的一切,承担起历史责任,努力让自己和子孙后代生活得更富足,更自由,更有尊严。

(中欧社摘编自中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