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陕西幼儿园血案缘起房产纠纷

一名富裕的农村商人手持切肉刀砍死了七名儿童、一名教师及教师的母亲,然后自杀身亡。这是中国一连串校园袭击事件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件。它无异于火上浇油,使人们因政府无力保护孩子安全而积聚的怒火越燃越旺。

与前四起案件的行凶者不同,据中国西北部陕西省林场村村民介绍,48岁的吴焕明没有任何精神不正常的迹象。按照当地标准,他家境富裕,且是受人尊敬的村委员会成员。

然而周三上午八点前不久,当村民们听到急切的求救声冒着大雨跑到这幢二层的幼儿园后,却见到了血腥大屠杀的现场。

当时,20名四到九岁的儿童刚来到幼儿园准备上课。住所离幼儿园仅几步之遥的51岁村民吴耀锦说,我看到血流成河, 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血。一些孩子躺在地上或趴在那儿,所有的孩子都被砍了,大多数被砍伤了头。

他说,教师吴红英受到了极其野蛮的攻击,头几乎被砍了下来。她的母亲也快不行了,就躺在旁边。

吴耀锦是行凶嫌疑人的堂哥,他说吓得他腿都软了。当他帮着把受伤的儿童放到他的面包车里以把他们带到30公里之外的医院时,他看到行凶嫌疑人就在他新家的二层阳台上平静地吸着烟、看着营救的场面。他说,10分钟后,当警察进入这幢房子时,行凶者已经自杀了。他听见到尸体的村长说,疑犯自刎身亡。

此案看来源于一场失去控制的房屋纠纷。吴耀锦说,在当地政府的安排下,行凶者把自己的房子出租给这家私人幼儿园,并签订了五年的合同。合同到期时,吴焕明试图收回房子,并与幼儿园的老师发生过多次口角。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说,凶手在4月时要求幼儿园腾空房子,但老师请求宽限一段时间,到暑假再搬。新华社的报道说,协议没有得到政府的批准。

位于河边的林场村仅有1,000多人,村民平均年收入约410美元左右,是中国较为贫困的村庄之一。周三,受到惊吓的父母们仍在苦苦思索,为什么一个乡亲残忍地杀害了他们的孩子。

吴耀锦形容自己的这个表亲身材健硕,举止温和,有时会和当地的孩子一同玩耍。他有两个孩子:25岁的养子身体严重残疾,据称是植物人,另一个小一点的男孩正在读大学。

在县水务部门工作的张女士说,我们都很害怕,因为我们都有孩子在上幼儿园或小学。

一名老师和一名孩子当场死亡,另有六名孩子和老师80岁的母亲在医院不治身亡。其余11名孩子正因伤接受治疗。

近几个月的一系列校园袭击事件已经导致21人死亡,约90人受伤,给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带来了危机。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已要求采取行动以防再次发生校园行凶事件。上周,主管公共安全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召开电话会议要求全国安全官员加强学校安全。

当局命令官方媒体避免报道更深层的社会不公问题,转而关注各种安全措施。

但在互联网时代,尽管经受了严格的审查,公众意见越来越具备推动政策方向的力量。中国领导人面临一个问题,即,公众的愤怒可能将从凶手身上转到看起来无力制止屠杀的官员身上。

中国政法大学知名社会学家马皑说,这些案件给政府造成挑战,因为政府正因社会管理不善而受到批评。如果政府不能保护自己的公民,特别是弱小的孩子,或许会受到指责。我认为这些袭击越来越像恐怖主义活动。

在一定程度上由于在中国保持了稳定和低犯罪率,共产党已建立起它的声望。上个世纪,中国曾经历了多段无政府、无法制时期。

中华医学会精神病学分会主任委员赵靖平说,这些袭击者的主要目的是吸引媒体的注意,或发泄他们对社会的仇恨。这里面有很深的社会因素。

一位广受欢迎的儿童文学作家近期写了一首歌,反映出社会的普遍不安。这首歌的歌名叫《我要活着回家》,歌词写道:亲爱的叔叔阿姨,我在上学啊。您有不满去上访,我要活着回家!

(Shai Oster/《华尔街日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