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金瓶梅》关注饮食超过性

说《金瓶梅》是部“淫书”,确实冤枉;说它是“第一淫书”,那简直比窦娥还 冤。

其实,作者倾心尽力描写了三件事:性(包括但不仅仅是性交)、饮食、死亡。所谓“食 色,性也”(此语是告子语,而非孟子语,当然更不是孔子语,见《孟子》“告子上”),“饮食男女,人之大慾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孔子《礼 记》)。饮食是个人生存的基本需求,性事是人类繁衍的必要条件,从生到死,就是人生的轨迹。

这三件事完全是私生活领域。《金瓶梅》是中国第一部把笔触深入到私生活领域的长篇小说,其广度和深度好像至今 还没有被超越。

《金瓶梅》涉“黄”的段落有一百余处,有的汪洋恣肆,有的轻描淡写。流行的洁本是删去“淫秽”词句,但最多不 过二万字。少了这二万字,《金瓶梅》仍然是部伟大的作品。

但删了讲饮食的部份,信不信由你:《金瓶梅》不仅会黯然失色,而且简直就是残缺不全,不堪卒读。

先来看几个统计数字:书中“吃”字出现2600余次,“酒”字2370余次,“茶”字900余次,“饭”字 670余次,“果”字400余次,“饮”字340余次, “肉”字270余次,“菜”字230余次,“汤”字230余次。饮酒场面240多个。饮茶场面230多个。涉及的饮食行业有20多种,食品达200多种。

《金瓶梅》中的饮食方式有两种。一为筵席,又分为官筵和家筵。官筵属于公关性质,要摆排场,意在炫耀,书中多 用套语叙述,这可能也与作者这方面的经历欠缺有关。家筵名目繁多(如祝寿筵、会亲筵、接风筵等),人数不限,形式多样,长短不拘,大吃大喝。二为日常饮 食,即“家常便饭”、小吃零食、饮酒吃茶等。家筵和日常饮食是作者最关注、最熟悉的,描写细腻翔实,故最具研究价值。

西门府的饮食是从平民饮食逐渐发展到富商饮食,与《红楼梦》那种诗礼簪缨之族的钟鸣鼎食有本质区别。西门府的 饮食以中低档的市井食品为主,高档珍稀食品偶有出现,但非主流。遍观《金瓶梅》,书中描写的食品几乎均为当时实有、实用之物,具有平民化、世俗化的特点。 其中找不到类似《红楼梦》中的“茄鲞”(第四十一回)那样刁鑽的细食,却充满“一根柴禾烧猪头”(《金瓶梅》第二十三回)式的大众食物。

兰陵笑笑生是个美食家,谈起饮食来,巨细靡遗,不厌其烦。即使是几乎每回都有的“家常便饭”,也叙述得一丝不 苟,津津有味,让人眼花缭乱,食指大动。他对饮食的关注绝不少于、甚至超过了对性的关注。崇祯本删去了不少饮食的内容,这是很大的败笔。

(选自王清和:《吃香喝辣:西门府的三餐一日》/明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