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朝鲜《红楼梦》剧组中国行 演员爱吃猪肉炖粉条

p100514102
北京化妆,有板有眼。(摄影:金良快/新华网)

金正日离开,《红楼梦》留下。

正如那位神秘领袖和他身后迷雾重重的国度一样,此次朝鲜《红楼梦》剧组的中国之行,所到之处,没完没了的猜测、追逐和流言,一直如影随形。

北京、呼和浩特、武汉、长沙、福州、重庆、深圳——7个城市;5月6日到6月15日,一个多月的时间;紧锣密鼓,20余场演出。从丹东火车站的闪亮登场到深圳的最后亮相,我们试图从198位青春靓丽的朝鲜青年演员身上发现的,除了一出阵容浩大催人泪下的《红楼梦》,还有艺术背后的种种。

突然中断的新闻发布会

继新华社播发的一张朝鲜《红楼梦》剧组专列驶入丹东的照片在网上获得极高点击率之后,人们对这支团队的兴趣从他们乘上火车时就开始了。而5月4日主办方安排的主创采访,更是吸引了大批中外媒体。

面对这么多带着好奇和探秘心态的记者,朝鲜艺术家显然有些准备不足,约定的采访时间还没到就匆匆离席,于是发布会还没开始就“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事实上,朝鲜血海歌剧团对媒体见面会异常谨慎,在采访前要求提交采访提纲,并一再强调不回答任何敏感问题。在摄影摄像上的要求更是严格,绝不允许记者私自进入后台或者排练现场进行拍摄,而新闻发布会突然中断就是因为有一些外国媒体没有遵守“规则”。

自去年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朝鲜时观看朝版《红楼梦》,作为中朝友好60年的文化艺术交流项目,朝鲜《红楼梦》剧组的中国之行可谓水到渠成。

而文化交流项目与商业市场运作相结合,则是此次演出的一大特色。在谈到具体的商业价值时,中演集团相关人员透露,对于朝鲜剧团而言,这次演出无所谓是赔是赚,“对于他们来说,来中国演出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而且,整个演出下来,朝鲜剧团会获得相应的补贴”。而对于全权负责此次演出安排的中演集团而言,问题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尽管演出的票房收入悉归中方所有,但由于前期赞助血海剧团20万元以及要为200人一个多月中国之行的饮食起居掏腰包,一圈下来,不赔,应该是最大目标。好在朝鲜方面除了对于舞台设施的要求比较苛刻之外,对于中方在其他方面所作的安排都“予以配合”,“对物质的要求并不高”,迄今为止,双方在沟通上都很顺利。

观众吃速效救心丸

面前黛玉尸身未寒,再也不会醒转来叫一声“哥哥”,贾宝玉一袭红袍覆白纱,几欲哭昏过去,直至身心俱冷,顿悟,贾宝玉伴一僧一道,消失在茫茫雪原。

台下观众无言,纷纷拭泪。继而,零落的掌声渐渐汇成河流,淹没舞台,观众起立,欢呼。

5月9日晚,北京BTV剧场,900名观众沉浸在难以言喻的悲伤之中,他们从这出朝鲜歌剧中,体会到一个截然不同的《红楼梦》。

从5月6日到9日,朝版《红楼梦》在北京上演四场,其中两场为公开演出,由于剧场规模的限制,每场900张票在两天内便抢购一空,最低票价180元,最高票价更是从1280飙升至1680。有人戏称,上次遭遇如此火爆的“票房”,还是在《阿凡达》的时候。而作为巡演的第二站,呼和浩特的数千张票已经提前销售一空。

从记者随机采访所了解到的情况而言,看过朝版《红楼梦》的中国观众,对这出歌剧的评价之高更是超乎想像。从舞台布景到演员服装,从场面动作到台词唱腔,从面目表情到情绪渲染,每一个环节都趋于完美。

更有此前从未看过书和电视剧的中国观众自曝说:“以前从来没有弄懂过《红楼梦》到底是什么,这回从朝鲜人那里知道了。”

而据中国演出集团的童小姐透露,演出之前,有上了年纪的观众对朝版《红楼梦》持非常怀疑的态度:“朝鲜人能演什么《红楼梦》?”结果,在观看过程中,因情绪过于悲伤和激动,这位老先生不得不停下来两次服用速效救心丸,才坚持看完整场演出。

为此,有人提议是否要在演出前提示观众:有心脏疾病患者慎入。

来华演出协商半年

在长达半年的协调演出过程中,朝鲜和中国双方工作人员都表现出了极大的专业精神和对彼此的耐心。剧场、档期、饮食起居乃至从哪个门进出,所有的环节都必须一丝不漏地进行沟通。幸运的是,“一切沟通都很顺利”,童小姐说。

如果说真的出现过所谓的“摩擦”,那也是因为朝鲜剧团对艺术的至高追求。“他们(朝鲜剧团)对舞美的要求非常之高,对舞台的深度要求几近苛刻。”童小姐介绍,为了配合演出,中演专门派出先遣小组赴朝鲜与舞美商讨事宜,仅仅对剧场的考察就耗去中演工作人员一个多月的时间——朝鲜剧团的舞台总监将他们所要求的数据传到中国,中演工作人员则对锁定的剧院经过反复测量、校准和考察,再将符合要求的剧场传回朝鲜征求意见。

“事实上,光是剧场这一环节,就几乎把半数以上的城市淘汰掉了”,而后来网上流传的关于朝鲜《红楼梦》剧组演出城市的选择“大有玄机”之说,更是毫无根据——之所以要到呼和浩特、武汉、长沙等城市,只是因为那里有符合标准的剧场,就连在北京的四场演出,也均选定在只有900个座位的BTV剧场,从商业演出的角度来讲,这个新建的小剧场并没有突出的优势,但它却是北京唯一符合朝鲜标准的剧场。

除了对于舞台设施近乎苛刻,整出朝版《红楼梦》体现的还有对于原著的高度尊重,对于此前网上和许多媒体“淡化原著的悲剧色彩”的说法,中演集团童小姐予以否认,“从黛玉病逝到宝玉出走,歌剧完全按照原著的节奏演下来,丝毫没有改动,正相反,朝版《红楼梦》有很强的悲剧色彩。”

金正日要求原汁原味

朝鲜版《红楼梦》里有几段集体舞非常令人赏心悦目,看过的中国观众都大加称赞。不过当初排练时,集体舞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当时的舞蹈基本为朝鲜民族舞蹈,中国特色体现得不很充分。据说,金正日在视察指导演员排练时指出了这一问题,要求增加一些中国舞蹈的动作,更好地体现作品的原汁原味。

到哪里去找中国舞蹈呢?一时难住了朝鲜的创作人员。有人忽然想到,2004年中国艺术团到朝鲜访问时,东方歌舞团曾表演过舞蹈《妙玉飞花》,就是根据《红楼梦》的情节创作的。朝鲜创作人员立即找到《妙玉飞花》的录像,反复研究,撷取精华,用到了《红楼梦》的舞蹈里,从而使整部歌剧更加绚丽多彩。

除此之外,朝鲜版《红楼梦》歌剧从开始排演到正式演出,先后还有两批中国专家组赴朝鲜进行交流指导。

早在2008年,剧组就力邀中国专家赴朝。当时,朝鲜创作人员在第五场第二景《宝玉娶亲》和第六场《黛玉灵堂》中,有一个贾宝玉先是身穿红袍娶亲,后又换装白衣到黛玉灵堂痛哭的场景。朝鲜创作人员当初的想法是,身穿红袍去哭灵,与气氛不相符合,因此应该换穿成白衣。中国专家观摩了这一段排练后提出,宝玉是在成亲时发现被骗,然后急忙去寻找黛玉的,这时他不可能再换了服装去潇湘馆。因此,此时换装与情节不太相符,可否在红袍上披上一件白纱披风,这样既符合情节,又符合气氛。中国专家的意见得到了朝鲜创作人员的肯定,因此在朝鲜版歌剧《红楼梦》的最后一场中,才有了宝玉身穿红袍,肩披白纱,在黛玉灵前放声痛哭的精彩表演。

2009年,中演集团再次组织专家组赴朝鲜进行为期一周的交流,《乡村爱情故事》中王小蒙的饰演者王亚彬也以北京舞蹈学院舞蹈演员的身份前去指导。在接受采访时,王亚彬说:“我是去年11月初去的朝鲜。我们一共去了4个人,分别负责舞台、舞美、服装设计和舞蹈动作。当时我们去看的时候,剧里有两段集体舞,人比较多,非常齐,表情也比较柔美。”

十二钗“海选”而出

在朝鲜,最高级别的演员为人民演员,这一称谓堪称演艺界的院士,获颁者大多是为人民奉献了一生的年迈者。人民演员之下是功勋演员,一般为在演艺界作出杰出贡献的中年演员。此前,朝鲜血海剧团数次来中国表演《卖花姑娘》,其中的演员大多数为功勋演员,以示对中国的尊重。但这也意味着,演员的年龄偏大。

此次朝版《红楼梦》来中国,最令人眼前一亮的,便是那些青春靓丽的80后。而198名演员中,只有3位是功勋演员,其中除了王熙凤的扮演者崔金旭在剧中的戏份较多之外,乐队指挥申律和领舞许瑾姬并未在剧中担任角色。而以宝、黛、钗为代表的一批富有活力的演员,向中国展示的是更为年轻的朝鲜。

据剧中林黛玉的扮演者李正兰介绍,这次《红楼梦》剧组演员的确定,不在于领导,而是全体艺术工作者参加海选,然后由人民投票选出自己心目中合适的角色。曾于朝鲜平壤音乐舞蹈大学学习并担任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文化参赞的朱英杰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海选十二钗和主要演员,这在一向讲究论资排辈以资历说话的朝鲜,绝无仅有。”

在朝鲜版歌剧《红楼梦》中担任贾宝玉角色的青年演员金日璜,其祖父金正华曾在上世纪60年代的朝鲜版《红楼梦》中担任贾宝玉。时隔半个世纪,祖孙在同一剧目中担任同样的角色,在世界歌剧史上或许也是独一无二的。

其实金日璜的父亲也是朝鲜血海歌剧团的歌唱演员,而且是民歌演员。朝鲜版《红楼梦》的歌曲演唱方法以朝鲜民族曲调为主。在排演《红楼梦》时,祖父和父亲都亲临现场,祖父为孙子指导动作,父亲为儿子指导唱腔。

据金日璜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在观看《红楼梦》后非常高兴地说,金日璜的表演很像他的祖父,“朝鲜又出了一个名演员”。

在中国人的眼里,或许是受了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影响,贾宝玉的形象应该是丰满圆润的。而金日璜在排练《红楼梦》时身材、脸庞比较瘦。去年9月《红楼梦》在朝鲜上演后,许多在朝鲜的中国人观看后对朝鲜年轻演员的演技赞不绝口,不过也有细心的中国观众认为,扮演贾宝玉的演员金日璜似乎瘦了一点,不太像官宦人家的少爷公子,如果能再胖一点就更好了。

此次朝鲜版《红楼梦》出访中国前,中国驻朝鲜大使刘洪才在使馆宴请剧组的主要演职人员,为剧组饯行,金日璜也参加了宴会。已经多次看过演出的中国驻朝鲜使馆文化参赞李学惠不经意间发现金日璜长胖了,原来的长脸变得圆润了不少。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剧组在排练时也发现金日璜有点偏瘦,因此要求他注意饮食,争取长胖点。经过几个月的努力,金日璜确实长胖了,更像贾宝玉了。原来就觉得“贾宝玉应该再胖一点就好了”的李学惠笑着对金日璜说,“看来我们是想到一起了”。

最爱吃猪肉炖粉条

朝鲜演员在北京逗留近一周,饮食安排上,中演集团的相关人员和酒店大厨可谓费尽心思。他们专为演员们准备了一份特制的菜单,菜单上从泡菜到桂花鱼,从凉拌西红柿到猪肉炖粉条,从葱花饼到时令水果,可谓荤素搭配,营养合理。

据华都酒店工作人员透露,菜单中,桂花鱼和猪肉炖粉条的人气颇高,尤其是年轻演员们对猪肉炖粉条这道菜十分青睐。

在长达一个多月的巡回演出中,剧团的行程安排比较紧张,演出近30场,每场持续170分钟,这对于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而言都是非常大的劳动量,为此,中方特地为演员准备了药品。

由于演员大多数为80后,驻地氛围也颇为轻松和谐。“大多数演员都活泼开朗,时常听到他们集体聊天时爆发出的大笑。”据酒店工作人员介绍,尽管组织规定很少与外界单独联络,但年轻演员外向的性格仍能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看得出来,而他们当中尤以紫鹃的扮演者闵福心和宝玉的扮演者金日璜最为开朗。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年轻人较多,但血海剧团并不强调个人,集体主义在他们的行动中体现得十分明显,从团长到功勋演员再到普通演员,在衣食住行上没有任何差别。此外,虽不像一些纪录片中人们随时随地表达对领袖的尊崇,但许多场合演员们仍会流露出对于领袖的敬畏。据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剧组每天有自己的内部会议,但具体频率和时间上十分注重保密,外人因此无法得知。

(高浩荣 姚西蒙 杨梅菊/国际先驱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