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往东: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是政治改革的方向毋庸置疑

民主是当今世界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毋庸置疑。纵观当今世界列国,尽力排斥民主的国家有几?当前世界经济社会最为发达的国家俱是坚持民主为其基本价值观的国家,他们视民主制度为立国之根本制度。毫无疑问,走向民主,是世界发展之大势,这就像“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一样是自然规律。

人类近代社会发展历史表明:民主取代君主,或虚化君主是历史趋势。国家从为一人所有逐渐过渡到为所有人共有,国家治理也逐渐由一人专制向共治转变。当然,各个国家在这一过程中转变的情况不尽相同。有的国家转变得不太彻底,如英国、日本等还保有君主,其君主只是国家首脑的一种象征,并不再掌握国家政权。而在大多数国家,君主早已淡出国家的政治生活,代之而起的是国家为全民所共有,其特点是国家为国民所有,国民有权决定谁来管理国家,这样的国家更多,而且大多为发达国家如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加拿大,我们的近邻俄罗斯、印度、韩国、新加坡亦是如此。所以,民主取代君主,专制让位于共治已为世人普遍接受,已是不容争辩的历史事实。

民主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几乎人所共知;同样也广为人们所接受,中国共产党就是其中之一。这有毛泽东作答黄炎培的对话为证:“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也说过:“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这段话出自邓小平文选(第2卷)。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当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高度重视积极推进党内民主建设,他在中国共产党成立88周年前夕主持第十四次集体学习认为:发展党内民主,是坚持党的性质和宗旨、保持和发展党的先进性的内在要求和重要体现。由此可见,民主亦常常为中国共产党历任领导所倡导。

按理说,在中国,民主已是人心所向没有必要谈论要不要的话题了。然而,实则不然。民主正是思想界常说常新的话题之一。关于民主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即:什么是民主;民主是好的、还是坏的;民主是不是普世的。笔者就此谈谈自己的观感。

一、 什么是民主。虽然人人都在谈民主,但是,民主在人们的心里并不一样。在西方国家,人们谈论民主必言选举,在中国,谈论民主往往强调人民当家作主。可以清楚的看出,前者重在程序,后者重在结果。西方强调民主,中国也说要进行民主建设,又强调不能照搬西方民主。由此可见,民主不只有一种,民主至少应该有两种: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和东方社会主义民主。但是,两者既然都自称民主,应该有相同点。

所有民主的相同点即是民主所指不可缺少的东西。那什么是民主之所以称之为民主的东西呢?如果还不知民主为何物,我们可以观察民主起源后出现了什么——选举。选举是民主之形体,民主是选举之所存。这一点很容易得到证明:所有民主国家,皆有选举;凡存在选举的活动,我们皆可称之为民主。所以说,说民主必说选举,这就如同谈生命必谈生物一样。因此,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选举。民主离开选举就没有任何意义!谈论民主而不谈选举就是空谈民主。

选举包括人事选举和决策选举两类,通常被称为民主选举和民主决策。他们遵循的共同原则是民主原则。

二、民主是好的、还是坏的。这一点不必讨论,你可以去观察、可以去感受你所存在的这个世界。所见所闻会告诉你答案。但是,有一点人们是毋庸置疑的, 民主由希腊发源,从英伦小岛发端,扩散到欧洲 ,再到遍及世界各地会说明民主是得民心的。民主所到之处,很多社会问题和矛盾可以用民主原则来解决,就从这一角度来说,民主是好的。

三、民主是不是普世的。这场争论的本质是我们要不要民主。我们要不要民主呢?前文提到,中国共产党是提倡民主的,不仅如此,还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并要求把我国建设成为民主、富强、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是要民主的,中国是要民主的。既然如此,再争论民主是不是普世的已没有多少价值。再说,民主是不是普世的,要靠事实说话,不需要争论。

关于民主的争论不是今天才有,在近百年之前已经被讨论过。那么,为什么百年之后的我们还在讨论民主呢?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我们需要民主,二是我们还没有实现民主。中国共产党不断倡导民主,要求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这表明我们的民主还在大家的期盼中和建设中,这证明了上述两个结论。有人会说我们的民主政治建设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说这些话的人都是谁呢,大都是体制内的专家和学者。实现民主任重而道远则是更多人的看法。

说我们需要民主,实质是社会需要民主。民主是为解决社会问题和矛盾而产生的。当前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世人瞩目,但与此同时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久拖不决且日益突出、尖锐,无不令人忧心忡忡。一,官场腐败、积重难返。官场腐败可分为官员腐败和决策腐败。反复法律和机构叠床架屋,但官场腐败愈演愈烈。二、社会财富过于集中,贫富差距不断拉大。贫者愈贫、富者愈富彰显社会矛盾的加剧和难以调和。三、官场腐败和黑社会的泛滥将加快社会贫富差距来打的速度,同时激化业已存在的社会问题和矛盾。四、群体性事件和个人极端案件屡见不鲜。群体性事件和个人极端案件说明人们对社会问题和矛盾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人们的行为开始向非理性化、暴力方向发展。最近接连发生的“杀童案”和恶性无辜杀人案很令人费解:凶手应该知道杀人偿命道理,是什么让他们连死都不怕?这个世界没有让其留恋的东西吗?五、环境污染严重,药品食品卫生安全问题时有发生,这些不断出现的社会问题直接威胁着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当前社会存在这些社会问题和矛盾是毋庸置疑的。 社会问题除了天灾就是人祸,其实,很多社会问题是政府管理出了问题,官场腐败和黑社会泛滥促使社会无政府主义化;而这正是使政府管理弱化的元凶。官场腐败和黑社会泛滥如果得不到化解必然加剧和激化社会矛盾。官场腐败是社会问题和矛盾的源头,官场腐败的最高形式是政治腐败。 当官场腐败发展到政治腐败时,腐败几已成为不治之症,因为此时政治已丧失无自我更新之能力。所以,阻断官场腐败是解决社会矛盾和问题的关键之所在。

官场腐败是在已有政治体系中发展壮大的,说明已有政治体系对官场腐败缺乏有效的免疫和治理手段。因此,欲想解决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和矛盾,就必然要求阻断、消除官场腐败问题。 官场腐败的病根就是权力过于集中;解决而民主就是这一问题的。只有找到并消除官场腐败的病根才能阻断、消除官场腐败问题。所以,只有实现民主,才能遏制官场腐败以及有其生发的其他社会问题和矛盾。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对已有政治体系进行民主化升级改造。环顾当今世界发展的大趋势,政治改革的民主方向毋庸置疑。

这里所谈的民主是指狭义民主,包括民主选举和民主决策。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民主就是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人们内部矛盾的一种工具和手段;作为一种工具,如果运用得当对于执政党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为什么拒绝用“和平”的手段和工具来解决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呢?

民主是一种工具,是拿来用的;所以,民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2010年5月12日

(往东/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