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温家宝表明心迹 向民间寻求支持

最近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没有引起大家充分的注意。温家宝总理没有去参加世博会的集体秀,而是去了玉树灾区,和灾区人民共度五一节。过去大家都在嘲笑温家宝,说他面对媒体流眼泪的次数太频繁了。甚至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影帝”。这比当年江泽民的外号“戏子”更上了一层楼。

但是从他这一次的出格行为来看,演戏归演戏,内心的真情还是包含在戏中了。中共花了几千万准备了好几年的世博会,是个政治大秀。全体政治局常委集体到场,要想演戏,这场世博戏是不能缺席的。即使无所谓演戏,仅仅为了不得罪人,不落下话把儿,也不应该缺席。为什么性格温和的老好人要犯这个众怒呢?用老百姓的俗话说,就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中共内斗逼得他铤而走险,应该是主要的原因。

近几年中共围绕着继承人问题的内斗愈演愈烈。争权夺利、互相排挤、尔虞我诈、挖墙脚打棍子等等,已经等不到十八大而提前登场了。温家宝不属于江派也不属于团派。不幸落入他手中的总理这个位置,早就让人看不顺眼了。过去,凭着他八面玲珑的功夫勉强维持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在争权斗争激化的现在,就成了他的烫手山芋,招来了无情的打击。

从斗争的两派来看,温家宝虽然不是个大派系,但是倒向任何一方,对另一方显然十分不利。拉拢到自己一方,按过去的经验显然又做不到。于是只能加以打击,以免为对方所利用。这就是温家宝独善其身的策略带来的必然后果。温家宝不群不党的策略,曾经给他带来很大的好处,使他成为两派都要拉拢争取的对象。现在形势变了,你不入伙你就该死。一下子他就变成了两派都想打击的对象。看来这也是个悲剧人物。

虽然是个悲剧人物,虽然是想报复打击他的那些派别,但也有很多种选择。比如说:到世博会上大唱反调,威胁两派别把事情做绝,也可以收到敲山震虎的效果。或者大谈普世价值,既能获得喝彩,也能压江、胡一头,不失为哭闹要奶喝的有效手段。

但是他这次没有选择这些见效快的传统套路,而是选择了和灾民一起过节。也就是利用自知不多的时间,来表明心迹,满足一下自己的良心。共产党之所以是暴政,一定程度上表现在官员们习惯于昧着良心做官,不敢流露真情。一旦按良心说话办事,就可能像胡耀邦、赵紫阳那样,成为官场公敌,身败名裂。温家宝选择不昧良心得罪官场,毛遂自荐当官场公敌,不是说明他有良心,而是说明他日子不多了。

其实人都是有良心的,只是专制暴政的规律,要求人们残酷无情,丧尽天良。昧起良心是当官的基本功。每个人把良心藏得多深多久虽然不同,但是谁能藏到最后,就可以笑到最后。人们懂得这个规律后,就得压抑自己的良心,扭曲自己的人格,成为一个变态的人。这种日子恐怕不那么好过。这也是为什么温家宝赵紫阳们一旦知道戏快要演到头了,日子不多了,就解脱一下自己,放松一下自己的良心。那种压抑的、变态的生活,确实太沉重、太累人了。

也有人猜测这是温家宝党内斗争失利,向民间寻求支持的一个姿态,并不是真心亲民。我倒觉得即使如此,也值得鼓励。谁说民主的政客们不是谋私利呢?至少相当多的政客们内心真正的目标是个人名利。但是民主政治的现实,鼓励人们把名利建立在公共利益的基础上。你关心人民,追求人民的公共利益,你就可以名利双收,无论你的主观动机是什么。

这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道德规范,这也是民主政治成功的原因。所以我充分肯定温家宝用亲民秀抵制世博会集体秀的行动。希望这能在中国的政治家里形成风气,形成气候,为将来的民主政治铺垫好环境。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