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有感于柴玲受洗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柴玲在今年复活节受洗归入基督名下,作为基督徒,我为此感到高兴;同样是作为基督徒,我对柴玲的悔改见证感慨良多,因此有这篇文章。

我的罪在哪里?

新约圣经中通用的希腊语词汇ἁμαρτία(hamartia)经常被翻译为“罪”。在古典希腊语中它的意思是“未中标记”或“未中目标”。射击未中目标,就是罪?顶多是遗憾罢了,顶多是不完美罢了,怎么能是罪呢?在上帝眼里,我永远是不完美的,所以我是罪人;我达不到上帝对我的要求,我永远做不到完美,所以我永远有罪过。因为神是照自己的形象造人,而我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就像圣经上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

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Karl Theodor Jaspers , 1883 – 1969) 在其著作Die Schuldfrage《(纳粹德国)罪过问题》(1946) 中把罪过分成四类:

第一种是刑法罪过,它侵犯的是法律。审判这种罪过者是法院。第二种是政治罪过,它源自参与罪恶的政治制度。审判这种罪过者是胜利者(如果独裁政权被打倒)。第三种是道德罪过,它关系到个人的错误行为。审判这种罪过者是自己的良心。第四种是形而上学罪过,指的是不能尽自己的责任去维护文明的人性。审判这种罪过者是上帝。

雅斯贝尔斯所说的四种罪过分属两个不同的领域,前二者属于公众领域,后二者则属于私人领域。而前面三种罪过,很容易理解,很难理解的是形而上学罪过。根据德文原文,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我不能尽我所能去阻止这些罪行,那么我同样有罪。

读雅斯贝尔斯,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我一直坚持“独善其身”,有时候就是罪。我们这些人都经历过文革和六四,我当年没有尽我的能力去阻止政府开枪,我竟然还能活着,我同样有罪。我们这些人在1989年之前就到欧美来留学,因为“六四保护案”,我们能留在欧美,活着,还在欧美吃“人血馒头”,就是更大的罪;吃“人血馒头”,吃得心安理得,就是罪上加罪。

经历过文革和六四的人,不论你现在身居海外还是在国内,若你不书写表达、不反省、不批判、不抗议,那你我就是同谋者。沉默就是犯罪,整体沉默就是整体犯罪。

“悔”过去的罪孽,“改”变方向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四17)。但是,柴玲基本上没有把自己罪性和她作为广场总指挥的很多错误言行联系起来系统地悔过。

“悔改”有两个含义,“悔”自己过去的罪孽,“改”变方向。耶稣要求人悔改,就是悔过、相信和更新。人的得救完全靠神的恩典。圣经说得很清楚,人不能靠行律法称义;又说:“义人必因信得生”(罗一17)。人的得救与称义完全靠基督的救赎大功。悔改也是施洗约翰所传伟大的信息,他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三 2)。新约全书里头提到“悔改”不下七十次。耶稣说: “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使徒彼得在五旬节那一天所传的信息是:“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徒二38)。使徒保罗也传讲悔改,他“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证明当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徒二21)。

真正的悔改是“改变,转过头来,朝新的方向走去。”悔改不只是情感层面上的事。悔改的第一步,是认识什么是罪。其次,悔改涉及感情。第三,悔改还和一个人的意志有关。

读了柴玲的信主见证,尤其是这段:“我多么希望有一天,那些从没认识过我们的陌生的中国人在享受到我们的鲜血和生命所换来的幸福和自由的时候,他们能够记住我们是曾经多么地热爱着他们;我多希望在中南海里下令开枪的领导人能够感受到我们无限的爱,我多希望在广场长安街上手持屠刀的士兵们能感觉到我们无限的爱!… 感谢主,奇迹般地,我活了下来。”

“我活了下来”与柴玲二十年前的心声是一致的,她至今没有明白“我活了下来”就是罪。

1994年在慕尼黑,我采访方励之先生,当时全球媒体都为柴玲轰动,因为她“期待别人流血,而并没有真正打算付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她说:“因为我跟大家不一样。我是上了黑名单的人。被这样的政府残害,不甘心。我要求生。”

我问方先生对柴玲的看法,方先生是间接为柴玲辩护:“责任毕竟在政府,总不能说,杀人者有理。”

第二年在瑞典开会,遇到刘宾雁,我说:“柴玲是罪人,我们也是罪人。”刘先生表示不理解,我可以理解,毕竟他们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

今天的柴玲就不同,她受洗归入基督名下,在教会的名册上有份,圣经的教训是:一个真正归信基督的人,是凡事都应有改变的人。

写于2010年5月11日,德国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