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南都编辑因《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一文遭停职

前不久《南方都市报》历史评论版编辑朱蒂,在他主持的历史评论版面编发了《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一文,结果遭到停职处理。有报道说,朱蒂被停职处理,是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亲自作出的批示。

据网上的相关报道,《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一文发表在4月11日《南方都市报》,是一篇借用中国启蒙思想家梁启超的观点来谈论近代“主权在民”思想的文章,立意在于告诉人们怎样区分朝廷与国家概念。可是文章发表后立刻遭到查禁,该报网站上此文电子版也被删除。一周之后,朱蒂在发给朋友的短信中说:“南都上周历史评论版我编发的《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终于事发。我被停职了,汪洋批示,省里要求问责,我上黑名单了。”

一篇历史评论文章,发表在一份报纸的历史评论版上,怎么就惹来广东当局如此的兴师问罪?广东如果不是一个大兴文字狱的地方,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仅查处当事人,还惊动省委书记汪洋亲自批示。广东省的领导人以为自己还是皇帝时代的两广总督吧?对“朝廷”这个词如此的忌讳,看来汪洋不仅是省委书记,还要替中宣部充当新闻检察官。在中国历史上,为了晋身朝廷,不惜罗织文字狱,以人血染红顶子的事例可以说不胜枚举,汪洋如果不是搞错了时代,就是充当今日改革开放时代的意识形态狂,继续用人血来染红自己那顶共产党省委书记的乌纱帽。

在广东,《南方都市报》遭整肃已经不是第一回。过去南都报就曾因敢于直言现实,报道被当局认为“敏感”的新闻而多次遭到整肃,成为中共广东省委的眼中钉。

最初是2003年春炮轰隐瞒非典型肺炎的广东渎职官员,随后同年4月又推出了“收容打死孙志刚”的报道,触犯了官场忌讳,报社十多人被秘密抓捕,总编辑程益中、总经理兼副主编喻华峰,以及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社委李民英,均被“经济”罪名构陷,遭到迫害;其中,程益中被捕,喻华峰及李民英分别被判刑12年和11年。

2005年,继《新京报》造整肃后,南都报又因大幅报道广东省副省长游宁丰因兴宁矿难被处分的新闻,触发广东官员震怒,副总编辑夏逸陶遭撤职。

2008年底,《南方都市报》又一次遭到整肃,总编辑、资深传媒工作者、《南方周末》的创办人江艺平被广东省委宣传部调职,南都报编辑部人员再度面临大变动。直到今年3月,中共人大会议开幕时,国内13家媒体因户籍社论遭整肃,南都报也是其中被整肃的对象之一。

这次南都报刊发署名洪振快的《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一文,究竟触犯了哪条国法,又引起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震怒?很简单,就因为今日的当权者害怕人民指责他们是专制朝廷的官员。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这篇文章究竟说了什么呢?其实这是一篇很好的文章,从历史的角度去谈论政府与民权的问题,也可以说是借古论今。文章先是引述法国启蒙思想家“主权在民”的思想,然后又引中国思想家梁启超和陈独秀的观点,论述什么是国家,什么是朝廷。文章进而指出,直到今日“中国人还常常将国家与朝廷混为一谈”,其后果就是“爱国变成爱朝廷”。在腐败官员毁国害民的中国,谈论这样一个话题很有现实意义,一党专政的中国共产党应该引以为戒,而不要把自己当成国家,把国家变成封建朝廷。

在今日的中国,虽然毛泽东时代的那种君主式的个人崇拜已经不见了,但另一种崇拜依然存在,那就是共产党要人民必须对它歌功颂德;政府为人民做了一点好事,人民就必须歌颂党和国家领导人。譬如最近青海玉树救灾,在中宣部的一声命令下,从中央电视台到地方媒体,全国都必须开动机器赞扬党给灾区藏族同胞带来爱心和救助。可是人们应该问一问,救助灾区人民难道不是共产党和政府的职责么?一个真正的公民社会,党不应该高于国家,更不能取代国家。

今日中国经济上强大,国力昌盛,难道这个国家的一切不是人民建设的么?人民创造财富交纳税收养活了国家,使国家富强,却要人民感谢党和政府,而不是党和政府感谢人民,这是什么逻辑?《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这篇文章所要说明的就是这样一个主题。文章特别提到了国家应履行的职责,包括环境保护、救灾、食品安全、公共卫生安全这类事情。作者借用陈独秀当年一篇文章里的话说:“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而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作者最后指出,中国人“有必要了解这样一个常识——即梁启超所说的国家不是朝廷(政府),朝廷可换而国家永存,人们应该爱的是国家而不是朝廷”。

我想,文章的这个道理现在大家应该明白了。可是,这样一篇呼吁人们了解常识、以史为鉴的文章,为什么遭到查禁呢?广东的官员为什么忌讳这样的
文章,向南都报编辑大兴问罪之师呢?原因就是,像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这样的官员,把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当作了朝廷!

(马丁/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