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温州无良矿主封井移尸 大同无耻高官被封口

p100511111
资料图片:王雁峰。(新民网)

官场地震 山西副市长公安局长“落马”幕后

4月上旬,晋北的大同市发生4.5级地震。无人知晓,另一场地震”正在大同酝酿。

大同市市委常委王雁峰,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是在4月11日下午。彼时,大同市人代会正在举行闭幕式。

此后不久,王雁峰被进驻大同的纪委人员双规;接着,大同市南郊区检察长冯志勇亦步其后尘。

双规

此前数日,已经匿迹3年多的大同前公安局长申公元比王雁峰“先行一步”。大同市纪委办公室的一位人士称:“两个人是一个案子。”

山西省纪委对此案件已做内部通报:在大同开煤矿的温州籍矿主李克伟瞒报一起大矿难,后被通缉;申公元为李克伟提供保护,涉嫌“窝藏”。

大同市的官方网站“领导简历”中,仍然显示着王雁峰的履历。王雁峰生于1952年8月,河北曲阳人,在职大学学历。王雁峰1968年参加工作,从大同市杏儿沟煤矿的采煤工做起,后来逐步升任该矿副矿长。1979年1月,王雁峰调任大同市青磁窑煤矿,历任副矿长、矿长。

1988年起,王雁峰任大同市经委副主任;1996年6月,担任大同市经委主任、党组书记;1998年7月任大同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2008年王雁峰担任大同市委常委,负责机关党务。

“王雁峰平时为人很不错。”一位当地与其相识的人士称,当地人认为,王雁峰是被矿难“瞒报”所累。

“封口”

“拖累”王雁峰的矿难,发生在大同左云县店湾镇范家寺村的红窑沟煤矿。这一矿难的瞒报情况,曾震惊了中央。

《财经国家周刊》了解到,矿难发生于 2004年12月17日。因井下运输皮带起火,红窑沟煤矿煤层被引燃,死亡人数不明。

矿主李克伟今年40岁,是浙江温州平阳人,在大同市拥有多座煤矿,人称“大同第一温州煤商”。

大同知情人士介绍说,矿主李克伟在红窑沟矿难发生后,没有组织抢险,而是立即封住了井口,数月后才打开井口转移尸体。

封住井口的同时,必须对当地官员和媒体“封口”,这是隐瞒矿难的潜规则。矿难发生时,申公元是大同公安局长;王雁峰是大同分管煤炭、安全的副市长。

一个在当地官场流传的说法,李为摆平瞒报之事,曾向申、王等多名官员进行利益输送。

煤殇

当时井下有多少矿工?社会各界对此说法不一,有3个版本:不到10人,80多人,200多人。

《财经国家周刊》了解到,山西一媒体在2005年秋,曾联合四川媒体一起披露此事,并查到了个别遇难者。

参与报道此事的当地记者说,2005年9月报社接到矿工举报后,派其去红窑沟煤矿,彼时距矿难发生日已9个月,“但那里的山头还到处冒烟,一群工人仍在紧张灭火”,“稿件见报后,这群工人立即失踪”。记者甚至找到了一名遇难者 四川江油市九岭乡粉石村的张远华,其遗体被矿方拉到内蒙古火化后,家属得到9万元赔偿。

在网上搜索红窑沟煤矿,跟帖总有一首《哀悼死难矿工》的诗,其中有“被挖空的煤井张开魔鬼的黑口,亿万尖利的黑牙噬咬住80个矿工的身躯”的诗句。

范家寺村民田二称,李克伟2003年买下该矿后,赶走了所有本地从业者,管理层全是浙江人,矿工多是四川人,“出事那天村里人也知道,但根本进不了现场。” 加之无亲属在井下,所以不太关心。

“咬”与“反咬”

红窑沟煤矿老板李克伟是投案自首的,现被羁押在河北省。

“李克伟是聪明人,他要求必须关在外省。”大同市一驻地媒体负责人说。

李克伟归案后,第一个“咬”出的,是大同市公安局前局长申公元。

4月下旬,《财经国家周刊》在山西采访时获悉,申公元和在北京做生意的儿子已被太原市检察院正式批捕。

大同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王文成是其中之一。王文成和大同市公安局前经侦支队支队长高建勋,号称申公元的“左膀右臂”,“一个是打人的,一个是弄钱的。”所谓“弄钱,就是到处查税,替代税务部门收税款和罚款”。

高建勋在大同最著名的事件是“岳母坠楼”:彼时,高正和大同电视台一女主持人打得火热,高的岳母到女婿“齿欣大厦”的办公室劝其不要如此;随后,岳母便在女婿办公地“意外坠楼”身亡,公安局做出了“自杀”的结论,但社会却传言纷纷。

今年4月下旬,高建勋亦被双规。

“80条命案”牵出副市长腐败敲响谁的警钟?

据2010年5月10日新华网报道:出一场矿难,倒下一批干部;抓一个矿主,咬出成群官员。4月上旬,晋北的大同市发生4.5级地震。无人知晓,另一场“地震”正在大同酝酿。大同市市委常委王雁峰,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是在4月11日下午。彼时,大同市人代会正在举行闭幕式。此后不久,王雁峰被进驻大同的纪委人员双规;接着,大同市南郊区检察长冯志勇亦步其后尘。

报道中我了解到,大同市副市长落马缘于瞒报红窑沟煤矿矿难。而这一矿难的瞒报情况,曾震惊了中央。至于死亡人数,社会各界对此说法不一,有3个版本:不到10人,80多人,200多人。

而在网上搜索红窑沟煤矿,跟帖总有一首《哀悼死难矿工》的诗,其中有“被挖空的煤井张开魔鬼的黑口,亿万尖利的黑牙噬咬住80个矿工的身躯”的诗句。

如果这三个答案要作出一个选择,估计不到10人很容易被排除,因为典型的越层开采,严重违法行为,加之红窑沟煤矿当时在井下开采7#、8#、11#、14#、 14#1、14#2等7个煤层,每个煤层都有大量的矿工和骡子在干活,没有数十人是根本干不了如此超范围的活。而200人恐怕是为了将此事扩大化而虚编的。也许80多人可能是最为实际的红窑沟煤矿死亡实际人数。

因为是死亡人数过多,加之死亡者均是外地务工人员,身边没有亲属,事故发生后,大同市副市长在面对矿主重金行贿下,很容易为其隐瞒矿难,帮之摆平此事。更何况,自己身为分管安全主要领导,事情闹大了,不但自己可能被免,也很容易追究自己的领导责任。寻三想四还是瞒报了这一重大事故。

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更何况这是80多条人命,那可不是儿戏啊!如今这80条命案竟然牵出了大同副市长及众多领导干部。牵出了众多黑矿主的幕后“保护伞”。也真应了这句“出一场矿难,倒下一批干部;抓一个矿主,咬出成群官员”的话语。

“80条命案”牵出副市长敲响谁的警钟?如此昧着良心做官,拿众民工的性命去换取自身的钱财与官帽,是否心安?每天夜晚还能睡得着觉?面对众多的冤魂是否心虚?人命关天之事,岂还敢瞒报事故,捂着漏子不去想尽法子尽力抢救以挽回底层群体的性命,只图自身利益,良心何在?真是视我们的法律法规于不顾,即使处以极刑也不为过。“80条命案”牵出来的官员们真是没有人性啊!官是人,难道民工就不是人?他们的命真就不值钱?也真就没有人去关注他们吗?我相信正义是永远存在的,“80条命案”事故之所以拖了很长时间,就是在证明了我们的地方的某些官员们以权敛财,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不良世风,昧良心之事是永远不会得到好的下场的,希望我们的官员们都能以此为诫,良心做事,良心做官,为了他人,同样也是在为了自己,去善待我们的民众吧!因为善待他人就是在善待自己。

(长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