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霄:支持温家宝先生 寄望温家宝先生

f090520105
资料图片:温总理一年前在布拉格捷克总统府。(摄影:黄频/中欧社)

近几年来,老王已经写了几篇有关温家宝先生的网文,这一篇是让老王下笔踯躅最多的。几番欲语还迟后,我还是决定搦管操觚,说出这些我自以为是应该说的话。

温总理在国人中的评价,也是两极,大多数人甚为赞誉他的亲民,他的文雅,他的朴实,他的勤劳,称之为共产党建政后“三位好总理”之一;但也有不少人包括赞誉他的人,认为他好行小惠而不及大义,注重私德却不知天命;甚至也有人将他看成是唱红脸的,在为维护权贵集团的利益而演戏;至于他的家人的职业,也偶受訾议,为他的清誉蒙上一丝阴影。

坦率地说,老王对温家宝先生也有一个从希望甚高到慢慢失望的过程——所谓“新政”,渐变为泡影,举目中国,矛盾更尖锐。即使如此,老王仍认为温家宝先生是一个难得的好官,所以失望,不过是原来寄望太高。其实,老王也明白,中国的某些事情如果搞不好,主要的责任决不在温家宝先生。是的,他不过是一个第三小提琴,虽然他的音量有时超过了第二小提琴,但决不是那个最后拍板的人,也盖不过整个乐队的声音。

在这种情况下,我甚至认为,如果过多地批评温家宝先生,即使是说得完全正确,也会让批评者自己陷入“春秋责备贤者”的境地。何况,正是温家宝先生的宽宏与儒雅,才使得网上言论可以比较放胆地批评他,可咱也不能“柿子专挑软的捏”吧,你批评一下其他正国级试试。至于温家宝先生家人的传说,好像其言凿凿,但不能确证,亦不知具体情况如何,虽然让老王心里犯嘀咕,但也不由发一慨叹:官员财产不能公开,终是让人看不清官员真相,结果可能会让一些好官清官也跟着被泼脏水。

今年以来,温家宝先生突然展现了与以往不同的风貌。他连续多次,以不同的方式(春节前与网友的交流、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两会后答记者问、《求是》杂志撰文),宣扬社会公平与正义,倡导人民幸福与尊严,甚至宣称“我的时间不多了”,“在我在任的最后几年,我将为这件事情尽最大的努力”,这既向国人坦露了他的一种紧迫感,宣布了今后的施政方向及重点,也因其高标独立而很不寻常,让人欣喜之余也颇感惊讶。如果联系到近数年来社会上和执政集团内部某股势力掀起的对温家宝先生宣示的普世价值的猛烈而持续的大批判,我们可以想见这是温家宝先生在隐忍多时后的一个旗帜鲜明而果决猛烈的反击。考虑到政治力量的对比,温总理此举虽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敢,却也似乎是一种破釜沉舟、有进无退的最后一搏,表现出一种“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的悲壮。

果然,之后,温家宝先生连续表现出这种坚持与决绝。4月15日,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纪念21年前去世的胡耀邦先生,这种前所未见的事件给我的印象就是:他除了要表明对胡耀邦先生“心在人民,原无论大事小事;利归天下,何必争多得少得”理念与实践的一种踵迹前贤的心志外,也是以他个人特殊的身份对蒙受不公平政治打击而抑郁去世的这位前总书记的平反。

5月1日、2日,在中国领导集体出席于上海世博会灿烂的礼花下之时,温家宝先生却再次赴青海玉树地震灾区,看望慰问灾区各族干部群众,了解灾后群众安置情况,指导灾区恢复重建工作。在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听完学生合唱的歌曲《感恩的心》后,温家宝说:“这首歌的歌词非常好,让我们记住其中的一句话:‘人间坎坷辛苦,我不认输’。” “我不认输”,这句话感动了我。

5月4日,温家宝先生再度来到北大,与学生共度青年节。在公式化的交流中,温家宝先生也还再次强调:“让中国发展起来,让中国实现公平正义,这是我年轻时就怀着的理想”,并不失时机地指出“大学还是应该由懂教育的人来办。教育家办教育不是干一阵子,而是干一辈子。大学还应该逐步改变行政化,按照教育规律办学”。尤其出人意表的是,在活动临结束时,温家宝突然揭穿所有与他近距离接触的学生,都是由校方特意安排的。温家宝说:“我知道你们是安排好的。”他还批评校方“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并对一脸尴尬的北大校长说“不是说你”。温家宝这次批北大,引起网友热议,有人说是捅破了“皇帝的新衣”。

等等。以上温家宝先生的言与行,我观后听后,确实是感觉到了他向国人展现了为了公平正义,在遭受新政的种种挫折之后,凭借现有位置与政治资源、利用在位最后三年时间背水一战、放手一搏的志向与决心。

因此,作为一个公民,我要写这篇文章。我要对温家宝先生说:您的志向,我知道了,您的举动,我看到了,我坚决拥护您,完全支持您。我希望温家宝先生知道,他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起码在民间,有人民在支持他。人民的力量,虽然并不是现有政治体制下正规而系统的政治力量,但却是统治者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通过网络和其他现代手段,民间力量可以集结,可以发威。而依靠民意的支持,形成并发展与民意的互动,在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坚持崇高理想但必然孤寂的高层政治领袖的必不可少的政治战略。人民不缺少政治热情,不怯于政治参与,虽然有人要打压人民的权利,但是在一个21世纪的中国,在一个21世纪的世界,人民的力量就像大江大海,怎么能压制得住?人民需要信任的领袖。你如果能够代表人民的利益,人民就会支持你。

对于一个有着深厚人文修养和历史责任感的政治领袖,我无需向温家宝先生赘言什么人生的价值和政治家的天命,但我还要告诉温家宝先生,他如果能够真正履行他的宣示,那么,他虽然可能是一个悲壮的失败者(这一点我想他已经有思想准备),但他绝不会像胡耀邦先生那样在去世后多少年才被恢复名誉,他也绝不会如胡耀邦先生的接班人那样因为儿子经商而被当时的群众所误伤,而是在他在位时和去职后,都会得到高度的评价,具有崇高的历史地位。今天已经不是20年前,不是老人政治主导的中国,温家宝先生据有比胡赵更有利的历史条件。

在表达了对温家宝先生的支持后,我也要说一说我自己对他的希望。

我并不指望温家宝先生能够发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这是他做不到的。我对他的希望,根据新政的教训,完全是在他的能力之内,兹归纳为四点:

一是,做好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几件大事。比如,改变社会分配不公,促进医疗、养老、教育、住房制度改革从而提升民生水平,推动政务公开特别是预算公开,改革官员三公消费以减少行政支出,等等。上述有些事情可以根据现实条件分步骤实施;改革官员三公消费则需要方案一步到位,哪怕在实施中下有对策被打了折扣,但不能与官僚集团搞妥协,比如取消配车弄出车补,结果变隐性腐败为合法腐败,为今后的改革设置障碍。

二是,开展与权贵利益集团与种种潜规则的必要的斗争,这种斗争与上述第一项不同,不一定是要达到什么制度化目的,而是一种揭露和批判,以为今后的政治体制改革提供舆论和条件的准备。比如,温家宝先生在北大对接待潜规则的揭露,在汶川地震中对军队领导体制的愤慨。不要怕被人扣上破坏领导集体团结和影响党的形象的帽子,这种必要的斗争,不但会揭露社会的疮疤,引起必要的社会反思与批判,从而有益于良治,而且会告诉国人中共上层领导集团在对待国内重大矛盾和民怨上,不是铁板一块,不是一个利益集团,而这正是中共的良知与希望所在。我做为一个共产党员,支持这样的斗争,支持代表人民利益的领导人。

三是,注意培养、集合人才队伍。温家宝先生是个君子,君子不党的特点特别明显。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迟早来临,而堪以担当重任的人才队伍却还没有成形。原来的人才被打得七零八落,加之岁月逼人,已经果实无多,而新的人才虽然代有所出,但分散社会,又备受摧残,难成气候。因此希望温家宝先生要注意培养未来的人才队伍。这种队伍包括体制内与体制外两种,并互相结合。体制内的队伍是重要的,将来的政治改革无论是发起第一推动的“上帝之手”,还是担纲的骨干分子,必然还是体制内人物;体制外的人才也是重要的,从曾国藩经验和清末历史看,当时的主要人才都在体制外。如果能为今后的中国准备人才,如胡耀邦先生当年提携胡温,也是温家宝先生的一大历史贡献。

四是,注意家庭成员的职业。这方面如果做不好,虽然可能不会有实际腐败问题,却会为某些人拿来做文章,不但影响个人清誉,而且造成政治支持度的降低。这一条请温家宝先生无则加勉。当然,我前面已经说过,我不会因此而减少对温家宝先生的支持。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