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南都社论:敬畏民意也就无须恐惧网络

《人民论坛》杂志在人民论坛网、人民网、腾讯网等做了关于“当代中国官员的‘网络恐惧’”问卷调查,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70%的受调查者认为,当代中国部分官员患有“网络恐惧症”。

虽然这个调查有预设结论的嫌疑,目前也不清楚受调查者的身份构成情况,不知道“最怕网络”到底是官员阶层的自承,还是公众的主观判断,但在经验层面上,当今部分官员的“网络恐惧症”的确接近于真实。几乎每一天,都不断有“网曝”在吸引受众眼球,同时公众也不断地看到有官员在被网络所调动:辩解,澄清,质疑,愤怒,甚至下台走人……而此前,两位官员关于网络的感慨也早已成为经典名言,一句是因“校长找县长签字被拘”成为网上热点后,当地宣传部门领导的喟叹,“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还有一句是抽天价烟的房产局长周久耕说的,“网络太厉害了”。如是种种似乎都在印证网络恐惧这种症候的存在。

如果官员真的最怕网络,当然不是坏事,人总应该敬畏点什么。正如88%的受调查者欣慰地表态,这是“好事,说明社会进步了”。但实事求是地考察,所谓“网络恐惧症”实为对网络的不虞之誉,网络承受不起这样的夸奖,也担负不起让官员敬畏的重任。

网络的强大有时是虚有其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统计的2009年77件重大公共突发事件,有23件在网络论坛上率先曝光,但耐人寻味的是,都是在全国性的B B S曝光,没有一件是在地方BBS曝光。由此可见某些地方政府屏蔽、删帖的效率之高。

循名责实,官员害怕的并非网络和网络代表的什么东西,而注定只是更高一级的权力。在众多因网曝而成为热点的公众事件中,我们固然看到不少官员在遭遇围观后付出了一些代价,但又有多少事件,汹汹的网络舆情迎接的只是“太极推手”?网络的功能只是将更多的真相呈现了出来,而在处理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是权力和民意而不可能是网络。这一点本次调查也有显示,在回答“您认为‘网络恐惧’已到了什么程度”的问题时,35%的受调查者认为“没有压力,该干吗还是干吗”。

在一个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不论哪个阶层,最怕网络都只会是一个笑谈。因为网络是现代文明标志之一,至少到目前为止,网络这个人类所发明的文明成果还没有异化到与人为敌的程度。而在享受科技文明成果的人们中,官员原本是一个遥遥领先的群体,为什么某些官员喜欢享受别的文明成果却偏偏最怕网络?在我们看来,“最怕网络”云云可能更像一种情绪性的反应,究其实或许只是在惯性思维的驱使下,对网络多少有一点不适应罢了。从表面的“最怕”落到实质的“不适应”,其实并没有降低问题的深度,对现代文明的一项标志性成果感到不适,毕竟不是正常的政治生态,也不是正常的社会生态。

《人民论坛》所做的调查旨在探讨一个问题:现代社会,政府部门如何与网络媒体打交道,如何与网民正常互动交流,已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一门必修课。仿佛在网络时代如何自处,对官员来说真的是一个需要付出多大心力才能掌握的课题,这又把网络看得过于高深莫测了。所谓文明,就是给人最大的便利,就像使用汽车、操作电脑不是多么复杂的技能,如何应对网络应该也不需要特别精深的研修。

一言以蔽之,知道怎么面对民意,敬畏民意,就天然知道该怎么应对网络。到那时,网络又会回到它本来的位置,既不被人恨,也不被人爱,不过就是一个为人所应用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