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池水:八○后挑战官方话语权

【推荐者按】从内容与风格上研判,网络作家池水是一位在校大学生。池水以八〇后不盲从、敢挑战的文风描述了当代大学生的政治风貌。他似乎是要颠覆世人对八〇后自私、物质的刻板成见。此文对于我这位六〇后学者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当然,我祈望当局能以“知无不言”“闻者足戒”的胸怀善待八〇后作家,以积极开放的心态欢迎各类批评者。与此同时,我相信池水应该明白,批评是手段,而非目的。在很大程度上,这是甄别批评者政治立场的试金石。另外,文中尚存某些错别字,我已在【】内加以校正。——毕研韬

● 在新闻沦丧的今天,八○后们面对的是一个谎言堆积的世界,于是他们奋起抗争,用智慧与行动传播真相,挑战政府的权威。

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世界十大救援奇迹 」,中国山西王家岭的矿难救援位居榜首。曾经习惯于批评美国的大陆媒体纷纷转载报导这一消息,有的甚至不惜放下自己的「严正立场」引以为豪,一时间吹捧之声甚嚣尘上,好不热闹。以【与】此截然不同的是,关于王家岭矿难救援存在造假嫌疑的争论一直在网路上激烈地进行着,怀疑者引用大量的现场破绽反驳官方所谓的救援奇迹,并指责这是政府在以「政治」的名义杀人灭口,目的是为了推卸责任、掩盖罪行。而最近民政部关于「捐款收取百分之二十手续费」一事的响应更是引发了网友们的集体炮轰。在凤凰网,民政部的回应刚刚发布,就有数千名网友对其冷嘲热讽,弄得民政部越抹越黑、颜面扫地。

「人人网」成为八○后网络阵地

值得一提的是,以八○后为代表的当代大学生群体积极参与其中并将这一系列事件广泛传播。而以在校大学生为主体的「人人网」(编者按:中国大陆一个以模仿facebook起家的校园社交网站)自然而然的【地】成为八○后营造舆论的网路阵地。在这里,从民间疾苦到政治内幕,从城管施暴到非法拆迁,从西南旱灾到王家岭矿难,都无一例外的【地】成为大学生们日常讨论的焦点。限于大陆当局严格限制民众上街游行的规定,学生们就在互联网上制造舆论积极声援维权和异见人士,刘晓波、谭作人和赵连海都成为八○后「热捧」的对象。最近对福建线民诬告案的关注更是将这一形式的网路声援活动推向了高潮:成千上万的八○后大学生通过更新状态和转载日志的方式报导现场消息,而更多的人则是通过分享好友的日志以使资讯传播得更广泛。大学生们的积极投入参与和官方媒体不痛不痒的报导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人人网」,八○后大学生的想象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温家宝作为唯一的国宝级影帝被学生们「奉若神明」,有事没事拿温总调侃几句已不是什么闻所未闻的事情;而中国大陆的社会阴暗面更是成为学生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一边 「欣赏」着这个国家的奇闻异事,一边抨击着社会的腐败和堕落,成了八○后特有的网路生活方式;更有甚者,竟然直接把目光投向了六十年前,一些领导人当年说过的「豪言壮语」在人人网上传播得几乎泛滥成灾,新华社四十年代的社论更成为学生们讽刺现实社会的有力工具。「举着红旗反红旗」的现象已经成为「人人网」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社会阴暗面是百谈不厌话题

从八○后大学生所关注的事情来看,社会阴暗面是其百谈不厌的话题,各种不公正的社会现实被接二连三的【地】揭露出来并迅速传播,在一定程度上称得上是中国版的「扒粪运动」。毒奶粉、毒疫苗和地沟油这些被官方媒体限制报导的新闻资讯却在「人人网」上像病毒一样疯狂的【地】传播。更有一些习惯了翻墙上网的同学直接将墙外的资讯转载到自己的日志上,并且时常吸引数万人流览、数千人回帖评论。尽管人人网对用户发表日志的管理极为严格,稍有几个敏感词就会被强制删除,但八○后们却运用着自己的智慧和管理员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并且乐此不疲。他们想方设法使自己发表的资讯避开网站的敏感词检测,等到管理员发现了开始动手删除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数万人次的流览量已经足以让人欢呼雀跃、拍手称快了。

八○后大学生的种种举动无疑是要挑战大陆官方的话语权。从「人人网」上可以发现,凡是大陆官方媒体的「正面」报导几乎都被毫不客气的【地】质疑甚至驳斥,就连政府关于西南灾区的捐款倡议也被毫不留情的【地】抵制。政府倡议大家向受灾地区捐钱捐水,八○后就反驳说为什么政府宁愿花四千亿举办世博会却不舍得多拨点救灾款?媒体号召全国人民一起祈福降雨以缓解旱情,八○后却说祈求我们的党和政府发发慈悲救济灾民。在富有挑衅意识的八○后面前,官方媒体的老套说辞不免显得黯然失色,而政府隔靴搔痒的号召更是苍白无力。

政府在年轻人中的信任危机

所有这一切无疑是大陆当局的悲哀,政府的信任危机在八○后身上暴露得一览无遗。曾经被视为「祖国接班人」的一代却公然怀疑甚至挑战起自己的政府,这是当局最具讽刺意味的幽默剧。事实证明,大陆当局种种违背民意的行为已经引起人们的普遍不满,进而导致政府公信力的急剧下降,以至于民众普遍感到当今的政府既不可信也不能信。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持这样一种观点:与其相信政府一贯随心所欲的说辞,倒不如站在怀疑的一边保持清醒。

当政府还在一如既往地编造谎言欺骗民众的时候,八○后却开始拒绝聆听谎言。他们无法理解在文明日昌的中国竟然会有「因言获罪」这样的天下奇闻,他们更无法面对赤裸裸的社会现实却装作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他们不再轻信政府千篇一律的说辞。在充斥着谎言和欺骗的中国,八○后们开始逐渐清醒。

越来越多的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学生开始关注社会和现实,关注自己的权利和命运,于是质疑政府、抨击社会的行为便悄然盛行,蔚然成风。在新闻界道德沦丧的今天,八○后们面对的是一个谎言堆积如山的世界,他们深知新闻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已经败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致真相始终见不到阳光。于是他们奋起抗争,开始用自己的行动传播事实和真相,甚至不惜代价公然和政府作对并挑战其权威。

反观大陆当局最近几年的所作所为,丧失年青一代的信任无疑是其咎由自取。民众希望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当局却言而无信,嘴上说一套背后又是另一套;民众希望政府是以公民为本、服务人民,当局却一味的【地】巧取豪夺使权贵利益无限膨胀;民众希望政府能够依法行政,当局却公然践踏国家法律,肆无忌惮的【地】打压维权和异见人士;民众希望政府的运作透明,当局却悍然拒绝公布汶川地震的捐款流向……所有这一切八○后都看在眼里,他们对政府已经失去了信心。

八○后们正在努力行动,而他们发起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池水,中国大陆网络作家/《开放》2010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