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从袁腾飞的叫嚣看:是该讲讲政治的时候了!

从袁腾飞的叫嚣看:是该讲讲政治的时候了!!!

政治, 腾飞如今袁腾飞之流能在主流媒体上“狂吠”,占据着重要位置和话语通道,这一严重问题的出现就是不讲政治的结果。改革开放以来国人对政治的敏感性具结于排斥心态之中,唯政治而厌恶,似乎讲政治就是专制,就是不民主,把政治与民主对立起来思考,这是造成今天放弃政治挂帅的思想基础。

放弃了维系人民政权的政治标准这个准绳,如今官僚界、学术界、教育界、宣传界、文艺界等等才会滋生许许多多污蔑人民民主专政、污蔑共产党领导地位、污蔑时会主义制度的污言碎语。我的孩子在高二时的历史老师上课大骂共产党、政府、社会如何不好,原因则是其自私的非分要求(走后门造假评职称、丈夫要进城)未得到满足而大发狂愤,不顾尊严整堂历史课给高中生发泄了一通对社会的不满情绪,这样的人如今大量充斥在教师队伍之中,我们的后代、我们的希望、我们的人民政权还会有怎样的未来??

纵观改革开放三十年,我国经济上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各种社会矛盾愈来愈突出。社会贫富差距在扩大、腐败现象在加剧、黑恶势力逐渐抬头、基本道德追求几近迷失等,致使人民群众话语权的几近丧失,广大人民群众多有不满,不良情绪蔓延。更重要的是对我们党代表的阶级还是不是最广大人民群众,是否还是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产生疑问。对我们党未来执政是否能够继续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党与人民群众的鱼水关系能否继续维系提出质疑,这让有识之士不禁感到担忧。

我以为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是较长一段时间,在维护群众利益上的软弱甚至放弃这一最根本的政治原则,不十分重视群众路线的结果。过去常提一句话,那就是政治挂帅,走群众路线,随着改革开放的实施,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倡导部分人先富起来,淡化了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祈求和保护这一最大政治根基,一时间谁谈政治谈集体利益似乎被认为是逆潮流而动的异类。到今天大家看看社会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怎样的让人心焦!

经济发展了,官场腐烂了。如今人们最不满意的就是腐败,没有了政治规范与限制,官本位思想泛滥,监管缺失导致当权者得意,当众者失意。过去我们的干部都有一个基本观念,那就是群众好了我才会好,干一切事从政治出发,这个政治就是人民利益,全体人民利益就成为国家意志。国家意志贯穿于政府施政之中,通过各级干部体现出来,达到群众、集体、国家三统一。如今到处能听到当政官员一句口头禅“我当官不为图发财我当他没球事给做哩!”,唯上是从,脱离群众,才会有“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的愚蠢质问。试问过去讲政治会有这样讲的干部吗?首先群众不会答应。

学术进步了,专家买办了。随着垄断经济实力的不断壮大以及外国资本对我国经济资源的控制,不讲政治的结果是不良学者大量接受买办资本的豢养,充当其无耻的吹鼓手,占据着优势话语权大肆为其主子鼓吹,丧失起码的良知。才会有“替富人说话,才能共同富裕”、“中国通讯资费最便宜”、“中国油价比美国低”等等的叫嚣。试想我们讲政治培养的专家学者敢如此放肆吗?绝对不会,因为我们就没有给他生存的土壤!不讲政治也就是不为最广大人民群众谋利益的专家学者我们就不培养。讲政治才会有邓稼先、钱学森、李四光,讲政治才会少制造些许学术汉奸。

企业壮大了,责任缺失了。国有大型骨干企业,大都是在人民省吃俭用勒紧裤带,千辛万苦的情况下创立的,他们占据着国家绝对的优质资源,垄断着大部分中国市场,然而在借着剥离企业办社会的部分职能的同时,故意推脱企业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唯利是图,甚至为牟取企业利益而损害社会利益。把当年创业的核心力量也就是企业主人———工人阶级的利益出卖殆尽。假借资产重组,使大量国有资产流进个别权力阶层的手中,甚至把国有资产出卖给外国势力。剥了工人兄弟主人资格,使其下岗失业,生活失去基本保障,把他们推向社会。如此才会有通钢事件的发生,才会有民族品牌从兴盛到消亡的悲哀,才会有断送大豆生产主导权而致使食用油价格的大起大落被外国财团控制,才会有宝贵资源低价换取快要腐烂的美元贸易,才会有珍贵的战略资源稀土的低价出口去武装敌对势力用于对付我们的枪炮,才会有铁矿石谈判的话语权丧失和利益损失等凡此种种。

高校扩招了,人才不见了。人们向往的清华北大,在中国人民伟大的革命历程中,潮起潮落,始终站在革命的潮头浪尖,为中国走向文明复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多少党的精英来自清华北大,如今不讲政治,多少清华北大的学子学成漂流,永不回归?如此不如养猪!这都是失去政治统领的结果。一个国家、一个企业和一个家庭一样,我培养的资源是为求得我的发展,资源不为我所用我培养也是白搭,只有在我所用的前提下才会进一步追求优质。

百姓富裕了,道德迷失了。的确改革让人们吃饱了,穿暖了,但同时小康了,迷茫了。价值观的扭曲,使人们生活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钱,为钱可以出卖一切,可以不要良知。为了钱,可以作伪证,可以耍无赖,可以丢尊严。如此才会有“盛世出猛虎,虎啸振国威”的“正龙拍虎”学术诈骗,才会有南京老太赖救星的无良事件,才会有羡慕卖淫女全村同效仿的无耻闹剧。这都是不讲政治信仰缺失的结果。

装备精良了,精神丧失了。张召忠教授在珍宝岛调研时感慨我们丢失的东西太多了,今天我们拥有了非常先进的武器装备,可丢失了最宝贵的战斗精神!珍宝岛精神丧失了,那是一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那是一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精神;那是一种“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精神!失去了基本的政治追求,我们的官兵在困惑:我在保卫谁?是少数买办、官僚、资本家还是广大人民群众?为人民我愿赴汤蹈火,为其他我要活着,谁愿付出谁干!装备再精良不讲政治,休想打赢未来任何战争,利益面前就会被收买。伊拉克战争就是现实例证,萨达姆就是败在属下个个被美国人收买变节上了。不讲政治休言当年战斗力,那都是在坚强的政治保证下取得的成就,有人民群众的强大后盾和官兵的坚强政治意志。

讲政治与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不矛盾。改革开放到今天,发展并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深入人心,谁也改变不了,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不排斥讲政治这个大前提。过去提起讲政治好像就要走向改革开放的反面,就像要与当今主要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对着干,这是绝对的思想误区。最近薄熙来在重庆掀起的廉政打黑风暴就是很好的证明,他提出的“健康重庆、宜居重庆、绿色重庆、安全重庆、廉洁重庆、和谐重庆”就是政治与经济发展、政治与改革开放的完美结合,代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愿望,然而我们的发展进步怎能寄希望于仅有的铁腕人物,制度建设才是根本保证。

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制度是市场经济,政治上代表着大资本阶层的意志,他始终维护着资本阶层的根本利益,这就是他们要讲的政治。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今天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同样选择了市场经济,但政治上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一切权力运作都围绕着这个大阶层的利益企求而展开,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也就是讲政治的根本内涵,这样的政治必须大讲特讲。这里的讲政治不是口号上的而是贯穿于整个社会各个层面、各个时期的操作层面上的讲政治要求。 即 我们从孩子教育、公务员选拔、科技人才培养、文化艺术弘扬、军队战斗力的提升、工商业财富的积累、农民利益的维护都要贯穿这一宗旨,它是衡量一切的前提标准。有了它就保证了我们的政权永远属于人民,有了牢固的基础条件。讲政治专家学者就是人民的专家学者;讲政治我们的军队就会有催不夸的战斗意志,强大的战斗力,永远战无不胜;讲政治文艺工作者就会唱响时代主旋律;讲政治商业精英创造的财富才能真正富裕我们的人民;讲政治国家资源不会再流失;讲政治列强和平演变的图谋才不会得逞。这就是当代中国发展到今天必须讲政治的伟大意义,请不要把讲政治与经济建设割裂开来,与改革开放对立起来。

讲政治是行动纲领,发展经济是讲政治的手段,国富民强是讲政治的根本目的,人民当家作主是讲政治的基础。一个官员不讲政治不代表广大人民群众,能力再强要他何用?一个专家学者不讲政治,为少数利益集团,甚至于为危害国家民族利益的反动势力鼓吹,要他做甚?一个文艺工作者不讲政治,为个人利益糜烂社会风气上串下跳,要他多余!一个军人不讲政治,失去斗志保国无力,害民有术,国之大患。

只有讲政治才不浪费资源。我们付出的投资回报属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只有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政治才是永生的政治,不灭的政治。这样的发展才是最大的发展,最快的发展,最优异的发展。

为此我强烈建议彻底改革我们的政治机制,坚持党的领导地位不动摇,改革机制运行弊端,完善监督功能,保证人民群众参与决策。

一、改革党代表资格确认条件。现任党的各级领导不应获得代表资格,也就是现任党的各级领导不能同时被选为党代表,拥有代表资格同时自然失去相应领导职位,个别例外资格要受到名额与表决权的较大限制。党的决策团队与执行机构分离,就能有效发挥党代表的充分监督作用。

二、人大代表资格要大力向群众代表倾斜。要让各阶层群众代表占总名额的80%,20%为各利益集团代表名额,同时党员代表应占总名额的 50%以上。现任政府官员取消代表资格,这样制定法律的权利永远掌握在广大人民群众手中,代表人民的话语权就不会丧失,同样现职官员取得代表权的同时会失去相应领导职位职。

三、政协代表大量扩大政府现职领导当选资格。现职政府领导名额要达到60%以上。这样他们在施政过程中的各种经验、体会、问题和困难就会反馈到各级人大和党代会权力机关,完善他们的决策,在被全面监督的同时也有正式渠道发表意见。

四、工会制度改革。要坚持党的领导,工会主席必须是党员,但其产生要从全体职工中直接选举产生,上级无权提名和内定,选举后上级按照政治纲领承认选举结果,只要选举不违背基本政治制度,上级不得否决,就像港澳官员在基本法基础上选举产生中央政府任命一样,让工会真正起到维护工人阶级利益的代言作用,改变其装点门面的花瓶形象和长期扮演着单纯组织职工进行歌功颂德的“演艺经纪”。

五、设置选拔机制的政治门槛。无论高考还是公务员招考,必须过政治考核这一关,大力培养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祉的有用人才。划定培养具备条件的高校,给予大力扶持,减少或免除学生求学费用。学校奖学金制度与政治标准挂钩,学生考核分政治考核与知识考核两部分,政治成绩占比要小但权数要重,这样才能培养出政治合格,水平一流的人才。当然政治考核要寻求科学合理客观的标准及较强的可操作性,并要尽力杜绝人为因素的干扰。在设立政治关口的同时现行公务员考试制度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