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西瓜:还有多少临时性机构在横行?

据报道,近日,湖北省竹山县42岁的无业妇女陈少红,因新开的餐馆被认定违规装修,被法院裁定执行总计14.15万元罚款。陈少红气愤难耐,当着该县装修办主任的面喝下农药。此事经媒体披露后,许多网民惊呼:“装修办,这是一个什么机构?”

只能怪这些网民孤陋寡闻。装修办全称为“装饰装修行业管理办公室”,是我国许多地方存在的一个工作机构,隶属政府城建或建设部门,有的地方也称为“装饰办”,归轻工局或商务局管理。装修办的主要职能是负责对所属地区装饰装修工程的市场行为、安全生产、工程质量等方面的工作进行监督管理,受理与装饰装修工程有关的投诉,同时,还兼有对装饰装修设计、施工企业资质及从业人员技术资格进行审批的权限,是政府建设部门授予的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单位。

众所周知,这办那办一直是中国特色的行政办事机构。比如:防止春运拥挤有“防拥办”;处理军民关系有“双拥办”;查处卖淫嫖娼有“扫黄办”;打击非法出版物有“打非办”;管理票据有“票证办”;预防爱滋病有“防爱办”;推广文明有“文明办”;打击拐卖妇女儿童有“打拐办”;查禁毒品有“禁毒办”;扶贫助困有“扶贫办”;招商引资有“招商办”;新上工程有“项目办”;防止事故有“安全办”;控制用水有“节水办”下雨涨水有“防洪办”……目前,我国到底有多少“某某办”,估计至今没人完整统计出来。由于这办那办太多,办事不便,所以群众总结出一句顺口溜:“您有难事找谁办?常常不知哪里办。如果没有这些办,可能事情还好办!”

促使这办那办在社会声名大震的是中原腹地郑州。2001年初,河南省会城市郑州市区两级“馒头办”上演“馒头大战”,让当地和全国吃了上千年馒头的老百姓终于知道,馒头在形状上不仅有方的,还有圆的;在制作上,它还必须办理“许可证”等相关证件,令国人大开眼界。2009年11月,郑州市“养犬办”收取的千万元管理费不知去向,“收狗钱不办狗事”的新闻经媒体披露后,再次引发人们对这一类机构存在合理性的大讨论。我注意到该讨论引出两个极有社会意义的话题:其一,政府对临时性机构的设置应取审慎态度;其二,这办那办的核心是养人。运动式执法导致“养人办”产生。以事养人,以政府名义从事营利性管理,是这类机构饱受质疑的核心。

从严格意义上讲,这办那办虽然具有替政府履行某一方面社会职能的作用,但它毕竟属于非常设机构。由于非常设性,这种机构在人员隶属、经费保障、执法管理上更具“中国特色”,你不让它创收、不让它存在管理弹性都不行。以已经曝光的竹山县装修办为例,对这种非常设机构,你以为县财政会像对待其它政府部门一样,能确保各种经费拨付到位?不仅不会,说不准有关部门还会反过来给该单位下达每年上交的经济指标。在这种情形下,装修办不两眼盯着满大街准备装修和正在装修的门户怎么行?而一旦盯上,不想方设法收点管理费怎么行?像那个装修办主任朱晓猛,人家装修户主陈少红事前还专门请他吃过饭,但吃饭归吃饭,罚款归罚款,房屋装修完毕,一纸14.15万元的罚款单照常送到陈少红手中,按朱晓猛的话来说:“这一切全都是依法依规行事。”谁知道装修户主陈少红根本不懂这罚款原本是可以讨价还价的,一杯农药下肚,以死抗争,政府装修办天价罚款的新闻终于捂不住流传开来。

以一位平民女子的自杀来阻止一场行政乱作为,这种代价付出太大,太让人感叹唏嘘。其实,以这办那办为依托开展的各类营利式执法管理,社会多年来一直议论不平,它严重败坏了政府形象,如果不从体制上杜绝它们在社会恣意横行,接下来,谁知道还有多少陈少红式的悲剧再度发生?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