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新西兰联合报》英文报The United Press发刊词

p10022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文扬先生。文扬,著名华文媒体人、自由写作人,《新西兰联合报》社长兼总编。2009年他与旅美学者寒竹合著出版的《中国力》一书被认为是继《中国不高兴》之后的时政力作。

英语也是我们的语言
——代《新西兰联合报》英文报The United Press发刊词

华文报纸《新西兰联合报》问世后三个月,它的姊妹英文报The United Press也顺势诞生了。

《新西兰联合报》覆盖本地所有“讲华文的人”,华文读者们与华文媒体之间的各种互动,尽管也频繁热烈精彩纷呈,尽管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其实一直都只限定在一个不大的范围内。华文与英文之间巨大的语言差异,就像是一道无形的天堑,把“讲华文的人”与“讲英文的人”这两个人群楚河汉界、泾渭分明地隔离了开来。

每次放下华文报纸,心潮还澎湃着,思绪还万千着,一个个熟悉的华文字符还在眼前逗留着,但只要走出户外,步入街市,华文世界之外的那个自行其是、自成一体的英文世界就立刻不容商议地包围了我们……原来,他们并不能分享我们的体会;原来,我们并没有进入他们的生活;原来,看起来同在一片蓝天之下、同处一个环境之内、同具一种公民身份的人们,其实完全不能相互交流,其实完全缺乏相互了解。

慨然,创世之初因人类建造巴别塔激怒上帝而招致的语言灾难,直到今天还在持续不停地折磨着天下众生。

我们之外的他们,是“讲英文的人”。所有的生活经验都告诉我们,那些“讲英文的人”具有很多仅仅因为语言而取得的优势。因为这个国家是一个英语国家,所有的官方信息都用英文发布,所有的社会事务都用英文解释,所以“讲英文的人”构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流。又因为当今世界上的主导文明是英语文明,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加上最庞大的国家联盟英联邦都由英语国家组成,所以,“讲英文的人”实际上也是这个世界的主流。在当今世界,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讲英文的人”,仅仅因为语言,就可以享有比其他人更多的工作机会和发展机会。

如果上帝还在观察着尘世上流落在巴别塔废墟上的人类,祂老人家一定会发现:这些曾经被数千种不同语言分隔开的高级猴子,如今已经越来越统一了;有一种被称为英语的语言,已经从数千种语言中脱颖而出成为世界语言了;而那些正好以英语为母语、以盎格鲁-撒克逊国家为祖国的幸运者们,也已经仅仅因为语言和文化上的优势而成为了世俗世界实际的主导者。“到底是什么人在代替我管理着这个世界?”上帝看明白了:那些讲英文的人,“他们用什么来实施管理?”上帝也看懂了:就是英语。

英语逐步演变成为世界语言,成为主导者和统治者的语言,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挺长的故事,一直贯穿于近代五百年世界史的始终。其中有暴力的因素,也有知识的因素。被征服者一方面被动地屈服于暴力,一方面主动地学习知识,一代又一代,终于共同成就了英语霸权,共同打造了世界语言。
这是客观现实,泛泛而谈的民主和平等神话掩饰不了这个赤裸裸的现实。即使是追求民主,也必须用英语来进入民主程序;即使是要求平等,也必须用英语来启动平等对话。在取得民主和平等的语言地位之前,任何有实质意义的诉求,都是空谈。

就是这样,就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要走出语言的隔离,跨越语言的天堑,集中我们在英语学习上所积累的全部努力,将英语也当作为我们自己的语言,用英语来表达我们自己的诉求和意愿。

就是这样,就是从这样的起点出发,我们决定创办《新西兰联合报》的姊妹英文报,让新西兰华人社区有一个“讲华文的人”自己的英文媒体,让新西兰英文舆论空间中有一个属于“讲华文的人”自己的发言讲台。

请记住,在这份The United Press英文报中,英语也是我们自己的语言。

谨以此文纪念《新西兰联合报》姊妹英文报The United Press的创刊,并以此祝贺上海世界博览会成功开幕。

2010年5月1日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