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捷克总统又语出惊人 称欧元是希腊危机的元凶

f100428501
资料图片:捷克总统克劳斯。(摄影:黄频/中欧社)

捷克总统克劳斯28日表示,造成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原因并不是希腊政府的经济政策不当,欧元才是希腊危机的元凶。

克劳斯当天在接受采访时说,高企的欧元以及欧元区僵硬的单一货币政策体系是导致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根源。他表示,要解决危机,希腊应该让货币贬值40%,但由于希腊已经加入了欧元区,所以无法采用这种方式。目前的解决办法只能是通过大幅度削减民众工资来压缩财政支出,尽快实现国家财政的收支平衡。

克劳斯是著名的“欧洲怀疑论者”,不时对欧元以及欧洲的一体化进程发表言辞尖锐的批评。

(赵远方/国际在线)

希腊主因元凶? 捷克总统指责欧元

希腊主权债务危机高达3000亿欧元,庞大的数字让欧盟各国都非常头痛,捷克总统克劳斯28日表示,造成希腊债权危机的主因是欧元,并非希腊政府执政不当。

身为「欧洲怀疑论者」的克劳斯今日又提出他对欧元的质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企的欧元以及欧元区僵硬的单一货币政策体系是导致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根源。

克劳斯也提出对应政策,他表示要解决希腊的债务危机应该是要让希腊的货币贬值40%,但因为希腊在欧盟体系内,无法采用此方法,现在只能通过大幅度削减民众工资来压缩财政支出,让国家的财政达到收支平衡。

克劳斯的言行与欧洲大部分的政治家不同,他也是唯一一位会对欧盟进行严厉批评的国家元首,克劳斯认为欧洲一体化以及欧元,会对欧盟国家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而他鲜明的反战立场和对欧洲一体化的不认同,让自己的声望在2003年开始迅速上升。

(自由电子报)

希腊悲剧的主要元凶是自己

弄坏椅子,在墙上涂鸦,把猫粮塞到鞋子里,当你把做坏事的孩子叫来问话时,他们总爱说:“这是洋娃娃干的。”

显然,对于眼下的希腊危机,有人也要去怪罪洋娃娃了。

外界对希腊财政、经济增长存在的风险顾虑重重,这已促使标准普尔评级服务公司(Standard & Poor)将希腊主权债务评级下调至垃圾级。有人埋怨说,希腊的问题不在希腊本身,而在于欧元。

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报导,捷克总统克劳斯(Vaclav Klaus)就表示希腊的经济政策不是造成希腊危机的根源,真正的元凶是欧元,他说是欧元引发了这场悲剧。

奇怪的是为什么没有人早点指出来。希腊问题以及围绕葡萄牙、西班牙等地区其他经济体的担忧,为批判欧元区特别是欧元提供了绝佳机会。

欧元区财政部长们过去一直对欧元汇率水平不满,欧元要么太强,要么太弱,总是不合适。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对欧元汇率水平的态度就比欧洲国家缓和的多,其中一个原因是欧洲央行的首要任务是维持物价稳定;当然,欧洲央行也从未表现出有干预汇市、调整欧元汇率的倾向。

财政部长们还对单一货币政策体系带来的困难满腹牢骚。适合一个国家的利率水平就未必会适合另外一个国家。

但这并不是导致希腊经济陷入如此困境的原因。将危机归咎于欧元就是让犯下愚蠢错误的希腊逃避责任。

从某种程度而言,希腊危机至少与该国当初为了加入欧元区而编造财政报告有关。而在加入欧元区以后,希腊继续捏造数据,多年来允许政府官员把预算问题掩盖起来,而且是以越来越危险的方式。

希腊对自身困难视而不见,希望闭上眼睛问题就会奇迹般地消失。

那种认为欧元高企损伤希腊出口,或者欧元区利率太高(实际上欧洲央行在一段时间内维持了低利率水平)不利于希腊经济的观点似乎有一定的道理,而希腊危机也确实凸现出类似欧元区这样的实施“均码”汇率和货币政策的货币联盟存在一定问题,但希腊悲剧主要还是其自身造成的。

(每日经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