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庄雅婷:不扩散性武器条约

p100128114-1

当冰冷的钻头探进女人的口腔里,准备修复那颗蛀牙的时候,她伸出手抓住了医生的裤裆中间部位,眼泛泪光楚楚可怜的说:“医生,我们两个都不会疼,是吧?”我看到这个笑话之后,它引发了我一系列思维错乱和断层的联想能力。

1918年11月7日,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正准备出门,遇到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济问道。漱溟回答:“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能好就好啊!” 梁济说罢就离开了家。三天之后,梁济投净业湖自尽。而,“这个世界是不可能向好发展的,因为统治世界的都是坏人、伪君子、市侩商人和恶毒小人。世界之所以还能平稳发展,那是因为坏人们都像核武器一样相互制约着,达到恐怖的平衡……”这是2009年9月,作家陆琪写在微博客上面的一段话。就好像也有人追问过我:“你那么了解男女关系,会幸福吗?”——你看,这些纷繁的联想冒出头来,最后还像那只攥住裤裆中间的手,又回到了男女两性问题上。

我的回答是:是否幸福我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可以避免很多不幸。就好像你觉得男女关系,或,爱情,应该会无限美好,但难免会失望得也想投湖;若说真的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真的没什么值得羡慕的圆满那也未必,就算腐坏到如有核武器般的制衡,也足以维持世俗生活的体面与安定。男女两人中,只有一方占有压倒性强势的时候才可称为稳定的两性关系,而弱势的那一方必然也有核武器般一击必杀的杀手锏作为制衡工具。于是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将性这件事作为武器来制约两性关系颇有种感情敲诈的意味,但事实上每个女人都运用得炉火纯青。哪个男人没有睡过客厅沙发或书房地板的?那简直都已经是法外开恩,最痛苦的是睡在同一张床上却不能对她进行丝毫碰触,性这件事在这里经常成为惩罚手段,当然,这也是跟男人将性事视为“甜头”是分不开的。没看见他们总是说“你看我这么爱你你就给我吧”这样的话嘛。后来我发现这种事情有一个普遍的制衡定律,那就是——在宏观意义上,从来没有琴瑟和鸣的性,它总是保持在一个拧巴状态中以抵抗的形式进行着的:最开始是男人想要,但是那个女孩子不肯给,因为她害怕他是一个始乱终弃的家伙,并且她认为太轻易献身会加快贬值的速度;可要是女孩子想要的时候,现在的男人轻易也不会笑纳,他们可以在一起干任何事但就不包括这件事,是因为他怀疑她企图用这种方式将他套牢。假如他们已经是稳定的关系,那么女人会经常将性惩罚实施于男人之身,以拒绝做爱作为让他反思的手段;但如果她如狼似虎,那么男人会借口工作压力太大或者过于劳累来逃避性爱,这里的性对于男人来说变成了职责、义务和公粮,他会在内心深深的逆反。当然,这都不会是一种长期维持的状态而更像某一阶段的插曲,但,若真就一直如胶似漆下去的话,人类的劣根性一定会发作,他们会认为这么美好甜蜜的感情和性事真的存在吗?我不信!连经典爱情故事中都一波三折的呢!只有在某个时候他/她自以为掌握了制衡对方的武器之时,他们才会对这段感情产生安全感和满足感——虽然这是建立在捏住对方裆部的那只大手的基础上的。

不过,若是这种招数用狠了,难免就会让对方产生朝外发展新床伴的心思。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彼此之间制约也就罢了,万万不能再扶植一个掌握同样武器之人。你看,世事绝无新意,《不扩散性武器条约》和核武器的也没什么太大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