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文强死刑:薄熙来和太子党的最后一搏

p100424107

文强一审被判处死刑,确实是很有些出乎意料的,因为此前无论是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在两会上作出的“不会从重”的表态,还是仙女山别墅估价的大幅缩水,以及今天才公布的张大千青绿山水画的由真变假,似乎都让我们看到了文强会有理想结果的可能性。从现在一审就已经判处死刑的情况看,文强如果要想活命,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创造出“重大立功表现”,从而在可能的二审乃至核准程序中得到从轻乃至减轻的处罚了。

但任谁都知道,文强要是真的想创造出“重大立功表现”,那就必须要把他先前扬言的“说出来大家一起死”中的“大家”拿来作为立功的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对文强的一审死刑宣判,无异于以薄熙来为代表的重庆打黑反腐阵营,向文强所说的“大家”发出了正式的挑战宣言。换句话说,薄熙来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要放手一搏了!太子党内斗达到白热化。

因为文强的自救实际上意味着他所说的“大家”的覆灭,而能够让文强落马前长期不倒甚至飞黄腾达、落马后又觉得可以依靠或者要挟的“大家”究竟有多大的份量,我们虽然不可能了解具体情形,但至少可以朦朦胧胧地感觉到“大家”的魁梧。一个简单的道理启示我们,一个敢于大量受贿的官员能够长期平安无事,很有可能存在着他的行贿对象,否则作为一位资深执法者,他不可能不担心自己东窗事发后没人保护。就像河北王亚丽骗官一案中,目前受到处分的最高级别官员也说之所以为王亚丽“打招呼”是“受人之托”不好拒绝,文强案情的起起伏伏要是没有“大家”力量的影响,恐怕也难以让人完全无疑。文强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的“重大立功表现”的价值绝对是非常清楚的,只要他还想活命而不“自绝于党和人民”创造出新的看守所死法,主动去和前重庆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乌小青作伴,那么他“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地将“大家”进行检举揭发,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当然也是我们都迫切期待的事情。前不久有一篇文章题目是“文强狱中无聊还会咬出谁”,笔者以为凭文强的法律素养和办案经验,他如果真想创造出“重大立功表现”,恐怕是不会“乱咬”而是“一咬一个准”的,问题只在于他 “咬”了之后的效果下文而已。

现在文强如果要想活命,真的必须和“大家”放手一搏了。而文强的“放手一搏”恰恰也是以”打黑反腐”为名的薄熙来对于目前仍在“潜伏”的“大家”的放手一搏,这就是文强一审被判处死刑而又要想通过创造出“重大立功表现”来求得活命的重大意义。因为在文强被判处死刑本身就是罪有应得的情况下,假如他没有重大立功表现作减罚根据,又有哪级法院敢在二审乃至核准程序中给他改判死缓甚至无期呢?薄熙来阵营通过这个一审就已经判处死刑的结果,似乎已经掌握了对于“大家”的政治和法律的主动权。

李宗盛《贵人歌》有几句经典歌词“那个有因才有果,全在一念间….”。一念之差,一生之差。文强盛衰荣辱,均源自一念之差,而后的生死存亡也在于他的一念之差。现在真的希望文强能够拼命自救,而且希望他在正常走到刑场之前,不要创造看守所里的新死法。

为了活命文强必定将有最后一搏。那么文强的大后台到底是谁?文强是否有能力最后一搏?薄熙来目前的处境究竟如何?文强似乎已经成为薄熙来手里的一张王牌。宣判文强死刑标志中共太子党内斗将更加激烈。后台人物都将浮出水面。以前薄一波活着,薄熙来当然不怕,反正中共元老在世,子女再坏,没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眼下情况却已大变,他只有”智斗”中纪委,抓住贺国强、汪洋等人的把柄,才能与其私下交易,打个平手,互给面子,化险为夷。因此薄熙来一定先把文强等人巨贪的证据拿到手,判处死刑,再告知保命的唯一出路:检举揭发更大的官员,有“重大立功表现”。这样一来,贺国强、汪洋把柄在手,薄熙来再把证据交给胡温,以图大获全胜。否则就来个鱼死网破。

薄熙来正在焦急期待着文强的“重大立功表现”。按照有关法律,文强还可以上诉,最后还要由最高法院覆核,犯人并不可能真的马上被处死。不过同样在胡锦涛的领导下,覆核时能让律师为文强讲话吗?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