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魏京生:感激胡耀邦违背邓小平救了我一命

四月十五号,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二十一周年。中外媒体都注意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现任总理温家宝在中共的机关报《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纪念胡耀邦。对于一个被中共集体赶下台的前总书记来说,这的确是个很奇特的现象。所以引起了种种猜测。包括一些人认为这是给胡耀邦平反的预告;另一些人甚至猜测这是给六四平反的预兆。

说起胡耀邦这个人,那的确称得上是个好人。所谓好人,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人。不做坏事,或者知错能改的就是好人。胡耀邦就是老一代共产党人里心无恶念,而又知错能改的典型人物。中共六十多年来制造的罪恶太多了。很多受害者对所有的共产党人都怀有仇恨,这是十分正常的社会心理现象。但是公平地说,当年面对死亡的威胁参加革命的人,大多并不是怀有恶意或仇恨。相当多的热血青年投身到国民党或共产党中去,都是因为认定了救国救民的目标。胡耀邦正是这样的热血青年。

在几十年的政党互相屠杀和自相残杀的过程中,有的人心冷了;有的人学会了卑鄙无耻;大多数人则灰心丧气了。而胡耀邦属于仍然怀有一颗善良的忧国忧民之心、希望力挽狂澜的少数人。

到文革结束为止,多数人都意识到共产党的道路是一条走不通的失败之路。但多数人知错而不愿认错,不愿否定自己一生的追求是错误的,甚至文过饰非,转移上了一条个人发家致富的道路。胡耀邦是老共产党人里的异议人士。他领导了一群敢于认错的异议人士,公开纠正共产党犯下的大大小小的错误,公开认真执行共产党宣称的宗旨“为人民服务”。因此而遭受早已转型为利益集团的中共领导集团的抵制、排斥和打击。最终被迫辞职,失去了为人民服务的资格。

像他这样傻的人,在中共夺取政权并渐渐转化成利益集团后,必然会遭受到这样的命运。这是专制体系共有的特征,也就是逆淘汰机制。在不公平的社会环境中受苦受难的中国人特别怀念他,也正是因为他敢于对专制统治者们说不。

我和胡耀邦有关系,是这样一个故事。1984年我被公安医院确诊患有冠心病。这时候邓小平亲自下令,把我和蒯大富、韩爱晶等重要政治犯送往青海高原,并且规定了极为恶劣的生活待遇,不给治病、不给电视报纸、不给改善伙食。连警察们都看出来,这是把人往死里整的措施。青海各监狱都不愿意接收我。

1985年胡耀邦访问西藏、青海。我偶然在报上看到了消息,就给胡耀邦写信,介绍了我的病情和不给治病的待遇。在胡耀邦访问之后,监狱领导告诉我:胡耀邦在青海期间,专门抽出时间找司法系统的干部开会,听取了有关我们几个政治犯的情况汇报,并指示说:魏京生等政治犯患有疾病,但目前的形势不能保外就医;但是也不能按照普通犯人的待遇。按照革命的人道主义原则,应给与普通职工的医疗待遇,并且改善生活条件,达到普通居民的标准。

监狱领导告诉我说,胡耀邦的指示明显违背了邓小平针对我个人的有关指示。这使得他们左右为难,只能找我来商量一个折衷的办法。虽然这个折衷的办法只维持到了胡耀邦逝世的1989年,但在那关键的几年中,确实救了我一命。由此我也相信有关胡耀邦的传闻是真实的。他的确实是共产党内的异议人士;是一个存有善良之心的、敢于改正错误的好人。

中国的老百姓虽然容易被欺骗。但是心里还是有一杆秤,事后还是能掂量出好人坏人。他们总希望多出一些好官来保护他们。可是问题在于,没有一个保护好官的民主制度;在逆淘汰的专制体制中,胡耀邦这样的好人能生存下去吗?

当好人就不能不得罪恶人;善本身就是恶的敌人。在一个与人民为敌的专制体系中,像胡耀邦这样的好人很难生存下去。在纪念好人的同时,我们都不要忘了这个历史的教训。

(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