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锦涛的祖籍:名胜密度最高的地方

f090430551
流经胡锦涛祖籍安徽绩溪镇的龙川溪。

f090430554
座落在龙川溪畔的胡氏祠堂。

f090430552
胡氏祠堂前龙川清泉从溪底喷涌而出,清晰可见。

f090430555
胡氏祠堂内供奉的胡锦涛先祖画像。

f090430553
胡氏祠堂门前亦即龙川驿道。

胡锦涛填报籍贯,是“安徽绩溪”。

安徽,对南方人来说,是北方;对北方人而言,又是南方,虽处中国东南,经济却落后于周围其他省。

绩溪在安徽南部,也就是皖南,这一带是古代有名的徽州。上古时代,在《禹贡》里这里属于扬州之地;周代末年,这里先属吴国,吴被越灭了之后又属越国,楚灭了越之后,这里又属楚国。秦兼并天下,在这一带置黟、歙二邑;汉晋隋唐,又有很多变动。后来北宋末年,方腊率众在此起事,得杭州、歙州五十二县,东南震动,宋徽宗调集重兵镇压下去,于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依自己的帝号,将这里改名为徽州。

1988年,徽州的行政区被撤除,以黄山市取代了距黄山约百公里外的原徽州地委所在地屯溪市。代表着安徽之“徽”的徽州,从此消失。据披露:“当时安徽省政府和屯溪市都有各自的算盘,屯溪市是为了占‘黄山’光,以此扩大影响,招揽游客;其次黄山市可升省直属市,对地方官员是一种晋升;而作为华东‘西北’的安徽省,将黄山划到省府直接管辖之下,无疑是看中了黄山这块肥肉。唯独当地民众在感情和习惯上无法接受这划分,尤其胡适和胡锦涛的家乡绩溪人颇有被出卖之感,因为绩溪历来属于徽州传统组成,而且绩溪被划到宣城地区,不仅路途遥远不便,语言习俗相去也更远。”

文中提到安徽是华东“西北”,确实,安徽的经济发展水平与邻省相比差距不小。中国科技部、中科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共同支持的《中国现代化报告 2002》,对各省的现代化水平作了排行。安徽在“第一次现代化”(2)实现程度榜上列第22位,高于青海,却低于甘肃;“第二次现代化指数”排名更低, 列第25位,高于江西,却低于河南。

然而,安徽又素有“东方瑞士”的美誉,指的是其风光瑰奇。而徽州更是风景绝佳,大概算得上中国名胜密度最高的地方之一。这里有号称“天下第一山”的黄山——明代旅行家徐霞客写下了“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著称的黄山,进入中国首次评比的十大风景名胜。

这里还有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自唐宋以降,李白、刘禹锡、王安石、苏轼、文天祥、王阳明……无数的名人墨客在此留下了题咏。唐代这里的寺庙最多时达到999座,曾有“九华一千寺,撒在云雾中”的诗句。到了清代康熙年间,这里仍然“香火之盛,甲于天下”。

佛道两大宗教好象在这里也要唱对台戏,九华山附近不远,就是中国另一大宗教道教的四大名山之一齐云山,到此山探幽访胜的古今清流名士同样数不胜数。清代乾隆皇帝巡游江南时甚至不无夸大溢美地赞誉:“天下无双胜境,江南第一名山”。

不仅有山,而且有水。青弋江、水阳江、率水、练江等长江、新安江的众多支流,纵横蜿蜒,清光碧波,环绕交织,给这里群山丛岭平添了生动灵秀。难怪明代剧作家、《牡丹亭》的作者汤显祖说:“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从历史文化上说,安徽北临黄河故道,南属长江流域,这里正是中华民族两大文化起源的交汇地带,走在这里,尤如走在华夏文明的博物馆,名胜古迹星罗棋布,典故传说丰富多彩。难怪徽州最富盛名的,一是徽商,二是徽学。

徽州的贫困与富裕构成奇特的对比。自古以来,由于山区田地少,粮食缺,资源开发程度低,地狭人稠,老百姓生活相当窘迫。

但是另一方面,徽州又是徽商的发祥地。因为水陆交通发达,也因为田地难有出息,于是商贾大盛,蔚为风气。到南宋时,朝廷迁到了临安(杭州),中国文化和经济南移,这里有了地利之便,商业更加繁荣,商家主要经营盐、米、丝、茶、纸、墨、木材和对外贸易,从而促进明清徽商迅速崛起。中国文人最重视的“文房四宝”中,享有盛名的“歙砚”、“徽墨”就出自这里。明清时商业成了徽州人“第一生业”,有“徽帮商人富甲天下”之说,“徽帮”与山西“晋帮”并称齐名。清代乾隆皇帝下江南接见的全国八大巨商,竟有四位是徽帮,全是歙县人。而徽商中最有名的,就是藉历史小说家高阳一枝传神之笔所描写的《红顶商人》主人公胡雪岩。

经商总不能死守徽州本地,必须闯荡四方。徽州男子年少就必须出门谋生,数年一归,妻子在家独守空门,因此徽州流传很多“贞节”佳话,牌坊也随之多而又多。当地有几句民谣说:“前世不修(一说“前世没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有几分无奈,也有几分洒脱。不过,他们虽然出门打拼,还是眷恋故乡。作了官或者赚了钱,便回家乡来盖房子。年复一年,群山峻岭之中,白墙黑瓦、素净古朴的徽州民居声名远播,徽商也成为一个以富有文化素养而著称的社会阶层,他们投资重金于教育和出版,这使他们在中国古代商界占尽风流。

宋以后,徽州成为全国重要的学术重镇、文化中心。程朱理学的最重要代表人物二程一朱(程颐、程颢,朱熹),家乡都在徽州的篁墩。朱熹曾回故乡讲学,弟子甚多,紫阳书院就是他当年讲学之处。他们带动了求学之风,徽州“远山深谷,居民之处,莫不有师有学”,“虽穷乡僻壤,亦闻读书之声”(3)。据统计,清康熙年间,仅州府所在的歙县就设有书院14所,社学112所。

徽州人将“读书做官论”付诸行动,蔚为时尚。徽州人心知肚明,在中国,“富”向来就斗不过“贵”,只有官商相兼才能久保富贵,从而形成徽商与官僚互相呼应的关系,同时特别热衷科举考试。宋明清三代,歙县有372人中进士,有“连科三殿撰,十里四翰林”之说,婺源坑头一门明代出了十多位进士,有“一门九进士,六部四尚书”之称,雄村明清两代出了40余个进士,现在还有牌坊“四代一品”。徽州民众津津乐道“父子尚书”、“兄弟丞相”、“同胞翰林”。明清两代徽州府籍的进士人数仅次于苏州府,摘取全国银牌。

清代以来,这里学术大师迭出。出生于徽州休宁县的戴震,字慎修,又字东原,他以经学为中心,旁及小学、音韵、史学、天算、水地等等。他主张实事求是,认为“理存于欲”,抨击程朱理学是“以理杀人”。1773年,乾隆皇帝下诏命令设立“四库全书馆”,任命纪昀(纪晓岚)为总裁,戴震作为一代学术宗师,也被延聘入馆编核。他及他门下的段玉裁、王念孙等弟子,开创了皖派考据学。

近代人中也是名人辈出。教育界有被宋庆龄称赞为“万世师表”的陶行知,音乐界有与聂耳齐名的张曙,美术界有号称“南黄北齐(白石)”的黄宾虹,新闻界有辛亥革命先驱、《神州日报》主笔汪允宗……尤其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之一胡适,其家乡也正在这里。

徽州文化,不论是画派、医学、雕刻、建筑、园林、饮食、盆景,在全国都独树一帜,自成流派。有人夸说:村村镇镇,都有古迹可看;山山水水,都有名胜可览。在皖南景区每年接待的三四百万游客中,有一百万是文化旅游者。徽州的州府所在地歙县,被定为全国文化名城之一。

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虽然是扬州人,但据说祖籍也追溯到徽州。2001年5月,江泽民以工作之名到原徽州的婺源江村和旌德江村寻根问祖,更为徽州文化热推波助澜。

(文:文思咏 任知初《他领导中国:胡锦涛新传》,明镜出版社出版/图:中欧社)

评论

  • 匿名 说:

    上联:同为胡姓徽人宛似黄山千峰影像各异;
    下联:同饮青弋江水酷似江河万流清浊不一;
    横批:鱼龙混杂。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