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柏林日报:博客对抗言论审查—封不死的言说

urn:newsml:dpa.com:20090101:100414-10-11573

发表时间:2010年4月16日
作者:JULIA HERRNBÖCK
译者: 白乌鸦@baiwuya/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来自四个国家的四位记者,阐述了博客对于言论自由的意义。他们四位都是用文字,来对抗国家的压制。

四位都是博客作者,并且都因此“博”得大名,他们都来自于人口大国,在这些国度里,言论和出版自由依然未能成为常态。他们是:米歇尔·安替(赵静,中国)【译注:赵静的网名是迈克尔·安替,此处从原文。】、Farnaz Seifi (伊朗)、 Rustem Adagamoc (俄罗斯) 和Rosana Hermann (巴西)。然而最能把他们连接到一起的是:共同的激情——他们深信不疑,人们必须为反抗言论检查和政治宣传而奋斗!

在周三举行的名为“博客、社交媒体和数字社会”会议上,这四位博客作者共同探讨了言论自由受限的国度里,博客拥有怎样的意义。观点没有重大分歧,他们一致认为:博客为信息直接地、不受过滤地表达提供了可能。

当然,还是存在一两个细微差别:在俄国,主要是传统媒体,例如电视、报纸,受到言论检查部门的监视。与之相反,博客可以自由地书写。俄罗斯博客作者Adagamoc称“然而我们并不是向着自由前进,而是相反,控制正在逐渐增多。”

中国的博客作者赵静(网名安替)则认为,在的自己祖国,情况正在慢慢地有所改善。2005年的时候,微软曾干掉他的博客。现在,安替把微博客视为言论自由的一个新机遇:“在twitter上,言论自由可以得到百分百的保证,信息太多了,政府无法检查每一个帐号,这在技术上还不能实现。互联网上,封是封不住的。我的twitter帐号被封的时候,有3000个读者,现在呢?已经超过20000了。”

众所周知,伊朗对批评国家的信息进行极为严密的监控。

系统性的控制

Farnaz Seifi,女记者和博客作者,对于伊朗当局的恶行深有感触:2007年,当她准备前往印度参加一次研讨会时,这位女权活动者及其同事被捕入狱了。“伊朗当局系统性地、完全合法化地控制所有媒体,在传统媒体上,根本见不到批评性的文章。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互联网意义重大。上次2009年夏季选举风波中,社会化网络在反对派动员方面发挥了非常重大的作用,互联网用户事实上就是记者。随后,形势变得更糟糕了,脸书等社会化网络都遭到了过滤、检控。” Farnaz Seifi现在居住在荷兰,在那延续自己的博客事业。她展示了自己的幽默:“如果德黑兰在大学里开设言论监控相关的硕士课程,我一点也不会吃惊。”

巴西对于言论自由的限制,则显得更为微妙隐秘。Rosana Hermann解释道,电视垄断了意见表达。这位来自南美的著名博客儿认为:“新闻以肥皂剧的形式播报,要么滑稽可笑,要么过度戏剧化。政治人物都跟影帝一样,他们的形象似乎是按照电影剧本导演出来的。在巴西,我们必须消解掉此类“全面灌输式的”舆论引导。人们尚未意识到互联网带给他们的的权力,这一点亟待加强。”

译者“白乌鸦@baiwuya”的译文专辑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