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克强放弃总书记竞争 民主调门对习近平不利

p091006103

来自北京高层的可靠消息表明:李克强已经放弃了总书记职务的竞争,转而提前进入总理角色。为了让李克强在未来与总书记高度分权,胡锦涛新近签署的《国防动员法》赋予了总理会同中央军委调动军队的权力。尽管这种法律安排不仅仅是为了李克强一人一届,而且高层还把这点说成是党内民主的一个成果,但毕竟李克强将是第一个上任就享有调兵权的政府首脑。团派再次赢得了十八大权力布局的先机。

汪洋在两会期间的高调使得他作为总书记候选人的态势展露无疑。北京的观察家们发现:在胡锦涛为两会信息发布定下“少宣传领导”的调子之後,习近平几乎没有发表言说,而汪洋却被人民网长篇大论地吹捧了一番。

太子党系不甘落後,除了习近平韬晦自保外,薄熙来作为最硬的一张牌被正式打出。薄将是总书记的人选之一。薄竞争总书记的努力一方面能够压制团派的强劲上挺,另一方面也能为太子党系提供一些安全保障,即太子党对团派形成二比一的优势。中共的“储君”也由一位变成了三位。

在个人资历方面,汪洋虽然早期以安徽铜陵改革而出名并受到邓小平的表扬,但是,在仕途上的一个关键点上却逊於薄熙来一筹。薄在十六大时得为中央委员,而彼时汪则刚当上中央候补委员。不过,北京知情人士说:汪与李克强同岁,比薄小六岁,即便是在十九大时竞争,汪仍占年龄优势;其次,薄已经没有退路,外界认为他与江系不清不白,而汪即便放弃竞选总书记的打算,仍能得到以政治局常委出任常务副总理的机会。

两会期间,团派为了拿汪的改革资历对抗薄的打黑宣传,不惜在人民网上披露汪当年得到南巡的邓小平召见的细节,而此前十八年大陆任何一家媒体都未涉及过此事。此篇名为《从铜陵改革到南粤新政》的吹捧文章长达五千八百字,其中竟然把汪一九八八到一九九二年主政的安徽铜陵市说成了是皖北地区的城市。铜陵位於安徽的中部偏南,以据安徽全境较为中心的合肥为参照,铜陵在南,与皖北的蚌埠对称。人民网的宣传之仓促说明文章是奉命而成的急就章,至於具体奉何人之命外界只能猜测了。

汪在铜陵的改革确实功绩不小,其功绩主要是改变了当时人们保守的思想,诸如“养鱼怕偷”丶“做生意怕骗”的观念。当时在全国的震动也非常之大,《人民日报》为此还发表了社论《醒来,不仅仅是铜陵!》。据曾在北京高层做政务襄赞事务的退休学者们反映:“在‘八九?六四’阴影尚重的九○丶九一年敢把继续改革丶发展经济放在政务第一位,确实是大胆的政治赌博。还好,邓小平南巡给了汪洋支持,也为他後来的升迁打下了基础。”邓南巡途中在合肥歇脚,专门点名见铜陵的市长汪洋,因为此前政治局高层为铜陵改革吵得一塌糊涂,最後定论只好交给邓。邓不阴不阳地对登门请旨的江泽民说:“让他先试试。”

汪洋得到邓小平赏识後,并没在铜陵更进一步做到市委书记,而是升到省里当计划委员会主任兼省长助理。一位比较倾向胡汪的退休官员私下透露说:“邓看出江泽民是个‘不成气的东西’,提前敲定胡锦涛接班并给胡勾画团派班底,如果不是汪洋在铜陵任职之前有安徽团省委的工作资历,邓不会对他格外恩待。”

此说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免有吹捧邓丶抬高胡丶贬低江的深刻用意。事实上,胡到目前为止还是以邓的改革开放继承人的身份来笼络党内右派的,声称“坚持改革开放毫不动摇”云云。

目前,汪与薄还是策略性地互相吹捧,以便防止习近平对两人各个击破。此前,有香港媒体分析说“薄打黑是为了抓住包括汪洋在内的重庆前任们的把柄”,可谓知其一不知其二。汪在二○○五年从国务院副秘书长(正部级)的位子上调到重庆出任市委书记,是因为他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之前曾在国家计划委员会当过四年副主任,并专门负责过全国第十一个五年计划中涉及到西南开发暨重庆的发展规划。汪到重庆过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曾以国务院副秘书长的身份去四川处理过汉源瀑布沟十万人对抗政府徵地建水电站的群体事件,从而使曾庆红的亲信丶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免遭最高层问责,而後专任全国人大的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正部级)。重庆直辖於中央後,四川省与重庆市的矛盾丛生,胡温一致认为汪是最合适的协调人选。

汪在重庆没有太大的政绩,没任满五年,到二○○七年底调广东替胡接收江系盘踞的广东。在广东稳住阵脚後,他积极为胡的科学发展观做实验,“腾笼换鸟”之论即为科学发展观中“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诠释。再者,藉着胡的支持,汪在广东清洗了江系腐败高官,把前广东省政法委书记陈绍基和已调浙江任纪委书记的原广东省级要员王华元送进监狱。

薄熙来起初并无竞争总书记的打算,而是想干一届总理,但是当李克强清楚地表明接任总理後,他只好更进一步,以便不负人望。薄确实凭着打黑赢得了民粹力量的大力支持,北京高层甚至认为如果薄竞争不得志,振臂一呼就会发起全国性的街头抗争运动。

江系人马自知在政法系统作恶太多,担心薄日後藉清洗政法系统而捞取政治资本,不惜派出官高薄一级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向薄示好。但是,作为精明的政客薄熙来对江系的谄媚几乎没任何回报,反而藉重庆警方的进一步整顿来向支持者表示不会投靠江系的态度。薄最近在重庆搞的警察全体解聘丶竞争上岗,让公安部与中央政法委感到对重庆司法体系管理“出现了失控的状态”。接近中央综合治理领导小组的消息人士如是说。

简单地说,薄认为江系用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常委肥缺向他投饵,是在贬低他的能力。另有消息说,十八大时政法委书记很可能不再由常委兼任,而是由一名普通的政治局委员出任。

军方对薄的未来走向也十分关心,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两会期间多次与薄交谈,但一向夸夸其谈的薄回应郭时只不过略略数语。一张新华社刊发的郭主动与薄交谈的两会照片显示,薄对平行坐位的郭倾身姿态没有正眼瞧一下。分析人士称:薄若是当选总书记後,不但会高强度重提“党指挥枪”调门,而且还会对军方的腐败进行大规模的整治。

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没有发表新论调,新华社所做的十几个焦点系列报道里面,涉及政治局委员的只有温薄汪三人。温作为焦点中的焦点是必然的事情,而关於汪薄二人的宣传凸显出北京高层权力布局背後的激烈交锋。在汪薄二人的各自表态後,习的形象顿显黯然失色。

汪洋被宣传成邓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践者,牢牢地靠住了邓钦点胡的法统体系;薄熙来自树为民意的代言人,不想沾上江系的腐败气味,牢牢抓住了民粹力量。习近平则除了是个太子党的人选,是江硬塞给胡的接班人之形象外,没有其他能说服社会的任何资格。毕竟,在百姓心目中,江不但没有邓打天下的赫赫功绩,而且他还是腐败昏庸丶鲜廉寡耻丶漠视民生的“三个代表”。

习会否成为江的政治殉葬品,目前还无法下断言。但有一点倒是可以预测:中共党内高层的民主调门越高,对习越不利,哪怕所谓的党内民主有浓重的宫廷权谋色彩!

薄熙来虽然紧紧抓住民粹力量,但在知识分子中的印象欠佳,因为借着重庆打黑,他宣布要对网络与手机等现代通讯手段实行实名制。相反,汪洋则力求把自己塑造成新洋务派,不仅敢邀请国外媒体报道广东的负面情况,还时不时与网友聊一番。由於薄的网络实名政策已经公开,民粹力量对他的支持也不如已往,因为民粹力量的最主要表达手段就是匿名网络言论。恰是在汪借助知识分子支持并悄然向民粹收取政治利益的同时,薄那边有人公开表示不满,《重庆晚报》看似很突然地刊发了一篇评论谷歌退出丶百度做大的隐喻文章,造成了巨大的舆论冲击。

谷歌被以“古鸽”代喻,百度被刻划成食人怪兽,是《重庆晚报》评论文章的传神之笔。但是,其中“南迁”一词的含义则是民众对左派政治不满的强烈信号。又由於文章出现在被薄高度左化的重庆,更深的含义就颇耐人寻味了──薄或许将是一个比习结局更难堪的政治殉葬品。

(明镜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