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施化:韩寒的生存之道

现在的中国大陆网民(总数已经超过美国人口),很少有不知道韩寒的。可是要用几句话介绍他,还不是很容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是这样介绍的:27岁的上海小说家,中国收入最高的作家之一,业余赛车冠军,极为受欢迎的博客作者,而且是中国最著名的年轻叛逆者。

中国是不允许叛逆者存在的。谁要是不唱主旋律,哪怕唱不和谐的升半音或降半音,轻者可能被请去“喝茶”,重者将被判处重刑。八年前有个北京小女生“不锈钢老鼠”刘荻,在网上发表短文抨击时政,一文不慎,就被押起来。一开始都不知上哪去了,只说失踪。后来讨说法的人多了起来,才知道关在哪里。今天看到BBC新闻网报道,从去年2月被警察带走的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一直下落不明,据说“走丢了”,直到今年4月7日在北京的一个茶馆里出现,但形容憔悴,判若二人。他对外国记者说:“我不想谈以前的事,如果我想告别过去,甚至是彻底地抛弃过去的话。过去已经不重要了。我希望有一个相对地能由我支配的未来。”明确表示将放弃公开维权,期待更多的人自己维权。

韩寒有可能例外吗?国外有关心的人揣揣不安地说,“真担心这毛头小子何时会被河蟹掉……”《重庆商报》也有报道:“因为韩寒在博文中说话过于犀利,常有网友为他担心。韩寒为什么没被跨省追捕?”比较起刘荻和高智晟,我对韩寒倒相对地放心,这一代的年轻人成熟多了,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当局要抓他一定不可以写博客的罪名抓,他又没有说要推翻政权。中国的博客太多了,抓多少才是个尽头。除此以任何名义抓,结果也都不可收拾,因为名气太大,了解太深。韩寒不是官员,无法贪污受贿;小伙子年轻又帅,众多美女跟着追,也不可能嫖妓。唯一能做的是跟在屁股后面不断地消音。

美国之音新闻网总结了韩寒的三个生存之道:反讽与隐喻;避踩红线;独往独来。我认为基本准确。简单概括起来一句话,叫做“不决裂反抗”。这种反抗,在许多民主人士看来,是跪着造反,懦夫的表现,很看不上眼或不以为然。可是我在通过各种比较之后发现,韩寒的“不决裂反抗”,正是今天中国人最需要的和最有效的反抗。

谁都知道今天的中国最大问题是一党专政,但是谁都奈何不得。按照一百年来的惯例,应该推倒重来,再造一个不一党专政的政权。比如孙中山推倒满清,蒋介石推倒北洋军阀,共产党推倒蒋介石。可是时代不同,条件全变了。首先,推倒一个政权要训练军队。虽然满清是自己的军队推翻的,但是孙中山不满意,还要自己再建立一支军队重新推翻一次。现在中国军队已经高度听党指挥,估计兵变也不容易。变了以后就要爆发内战,没有人喜欢。其次,组织宣传需要经济援助。当初孙蒋毛都接受苏联的援助,事情办的比较顺当。现在继续向苏联或美国要援助,怕不是那么容易。人家如果不对中国领土有野心,不会冒这个风险。况且中国领土已经被糟蹋得很贫瘠了,人口又太多,对人家没有吸引力。最后是造舆论。不说电视广播报纸,互联网手机都封锁得滴水不漏,花五毛钱就买一张嘴巴为他说话,你的煽动造反舆论怎么做?韩寒在国内有三亿点击率,王军涛有多少?

其实把话说穿,如果仅仅要化解掉一党专政,而不是内心深处的“取而代之”,路子有很多,办法也很多。中国未来的政治家,应该不要求自己的权力地位,只要求建立一个权力分散,势力均衡,相互制约的权力架构;不求改换名称改组机构替换人事之名,只求发展与一党对立的各种政治力量和政治要求之实,中国的政治光谱就会开始发生变化。至于说变到哪一步,那是后代的事。美国早期的政治家,并没有追求什么完美社会,只是从本能上想做得比过去更公平一些罢了。随着历史的演进,民主制度自然一代一代完善,而且即便现在也没有最终完成。

要想改变政治生态,先要取得发言权。海外民运花费千百万美元二十年没有做到的事,一个27岁的小伙子几年就做到了。韩寒的发言威力使得一种不同于党国的声音传到天南海北的各个角落,呼唤人们内心深处的自由意识,帮助人们看清自己的奴隶地位,渐渐产生自我解放的要求。这正是中国人现在最缺乏又最需要的东西。只要帝国的墙角开始松动,最终的消失只决定于时间。

说到“不决裂”,很多义愤填膺的志士会不理解。这里就应用到刘晓波的“没有敌人”原理。未来的中国社会当然应该没有敌人,这不言而喻。可是怎样从有敌人转化为无敌人呢?用暴力把“敌人”一个一个消灭掉吗?这太愚蠢了。对人有深入真正了解的贤者不会这样做。

“天授人权”,普天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要求,包括“敌人”在内。社会的黑暗和不公正,不是靠消灭某些人的利益要求来纠正的,而是帮助他们各自认识到自己的真正利益所在,挖掘和张扬良知。对于权势者,他的真正利益所在是和他人分享一部分权力,避免在最后的激烈冲突中同归于尽;对无权无势的人来说,他的真正利益所在不是消灭任何人,而是学会和平地施压,渐渐为自己争取更多权力。具有和平施压意愿的人越多,压力越大,就越有效果。最终一定会走到权力接近平衡的那一步。由于过程是和平渐进,独裁者都找不到某一个突破口来剿灭“敌对”势力,连“杀鸡吓猴”也不知道杀哪只为好。

如果韩寒可以像现在这样坚持数年,如果一百个,一千个韩寒陆续出现,中国的政治前途会比现在更不确定吗?我不相信。

评论

  • 支持施化 说:

    先生说的很对,支持您!

    宽容与支持更多的韩寒才是我们必须顺从的时间线,当漫山遍野都是公民韩寒之后,才有可能出现一个真正的作家韩寒。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