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和谐社会不容许鲁迅出现 于是韩寒应运而生

p100329108

十年的文革,几十年的运动让中国的知识分子懂得了一个道理,“只有死人和哑巴才是最安全的”。在“引蛇出洞”的“阳谋”下,无数正直的知识分子被打成了右派,他们为自己的言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沉痛的教训让中国的知识份子变乖了很多,他们大多选择了远离政治闭门思过,或是成了新时代的“郭沫若”式的文人。

中国的官员想的都是升官发财,中国的作家想的都是炒作赚钱,中国的百姓想的都是少喝一点“三鹿”、少吃一点“地沟油”、少来一些“暴力拆迁”、少碰上一些“钓鱼执法”。千奇百怪的案件每天都在神州大地上演着,弱小的百姓面对着权势的欺凌总是显得那么无力,就连上访也要被判刑。

传统的媒体一向不会报道这些不和谐的新闻的,在报纸的头版永远都是和谐社会的成就和领导们的丰功伟绩。

中国像韩寒一样清醒的人有很多,他们也在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在一个禁锢的体制下,他们的声音很难传播到普罗大众的耳朵里。其实,韩寒仅仅是一个特例,他幸运的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又大胆的说出了“皇帝新衣”里的秘密,过高的社会关注度成了他言论自由的保护伞。

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中国有多少贪官、有多少暴力执法者与他们并不相干,他们只是希望自己不要遇到这样的官员罢了;至于谷歌为什么退出中国,对于看惯了新闻联播的百姓来说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自由和民主对于他们还不如政府发的10块钱补助来得实惠。恰恰是这种事不关己的心态让中国的百姓成了权力的牺牲品。

和谐的社会是不容许鲁迅式人物出现的,于是我们退而求其次,韩寒就应运而生了。

原题:是谁影响了中国?

美国《时代周刊》日前公布2010年“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两百名候选人名单,中国青年作家、车手韩寒榜上有名。到今天为止,他的排名已升到第五名,超过美国总统奥巴马、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是排名最高的中国人。

韩寒入选“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候选人名单后,很多媒体人质疑韩寒的世界影响力,更有人大胆的指出“候选门”的背后是美国的一场阴谋。然而普通的网民却大力支持韩寒入选“最有影响力人物”,希望韩寒能成为一个真正能影响世界的人物。面对着人们的支持与质疑,韩寒以豁然的态度面对着世人对他的评说。

在一般的老百姓眼里,影响世界的人物只能是那些位高权重的“革命领袖”,这些英明的领导永远是“高瞻远瞩”的,他们的“光辉”永远都是常人不可企及的。然而,今年的《时代周刊》却将“公民韩寒”推上了时代的最前沿,一个平凡的作家却能超越政坛上那些叱咤风云的“领袖”们,中国的草根阶层很难相信韩寒能超越领导成为新时代的“弄潮儿”,中国的权利阶层也不愿意让韩寒成为一个能真正影响世界的人。

对于韩寒的当选,有评论家认为:“韩寒的全球影响力来自常识,他拥有的不过是俊朗的外表和同样俊朗的文字表达,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影响力”,是传媒界“炒作”的某种成果。”这种荒谬的说话真的很难让人接受,韩寒的博文传达的的确是一种常识,但真正影响世界的并不是博文中的常识而是韩寒敢于道出“常识”的胆识。在中国,懂得“常识”的人并不在少数,然而敢于传播“常识”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有人将韩寒比喻成“国王的新衣”中说真话的小孩。我个人感觉这个比喻十分恰当,韩寒并不是凤姐,他的博客并不是以痴人说梦来吸引网友的,面对着穿着“新衣”的国王,他仅仅是道出了事实的真相罢了。其实,对于“三鹿奶粉”、“暴力拆迁”、“地沟油”这样的常识人们早就耳熟能详,只是没人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十年的文革,几十年的运动让中国的知识分子懂得了一个道理,“只有死人和哑巴才是最安全的”。在“引蛇出洞”的“阳谋”下,无数正直的知识分子被打成了右派,他们为自己的言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沉痛的教训让中国的知识份子变乖了很多,他们大多选择了远离政治闭门思过,或是成了新时代的“郭沫若”式的文人。

论学识,韩寒赶不上余秋雨;论收益,韩寒赶不上郭敬明;论地位,韩寒赶不上作协主席铁凝。。。。。。但是,论做人韩寒却是当之无愧的“最具影响力人物”。中国的官员想的都是升官发财,中国的作家想的都是炒作赚钱,中国的百姓想的都是少喝一点“三鹿”、少吃一点“地沟油”、少来一些“暴力拆迁”、少碰上一些“钓鱼执法”。千奇百怪的案件每天都在神州大地上演着,弱小的百姓面对着权势的欺凌总是显得那么无力,就连上访也要被判刑。

传统的媒体一向不会报道这些不和谐的新闻的,在报纸的头版永远都是和谐社会的成就和领导们的丰功伟绩。然而网络的出现给以了草根们新的希望,以韩寒为代表的80后作家开始关注人民生活的疾苦,抨击时弊,敢于说出那些大家都知道却没人敢说的“常识”。中国像韩寒一样清醒的人有很多,他们也在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在一个禁锢的体制下,他们的声音很难传播到普罗大众的耳朵里。其实,韩寒仅仅是一个特例,他幸运的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又大胆的说出了“皇帝新衣”里的秘密,过高的社会关注度成了他言论自由的保护伞,虽然偶尔会被删帖,但是他并不会因为自己的正直而受过,这样的待遇对于普通的作家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韩寒最值得令人敬佩的是对自己和社会的清醒认识,他知道什么事是可为的,什么事又是不可为的。在回应人们对他当选的质疑时,他说:“我经常非常的惭愧,我只是一介书生,也许我的文章让人解气,但除此以外又有什么呢,那虚无缥缈的影响力?在中国,影响力往往就是权力,那些翻云覆雨手,那些让你死,让你活,让你不死不活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人。”中国有句古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一个文弱的书生是很难谈到什么世界影响力的,至少在中国是这样的。纵然韩寒的文章让人解气,但也很难抵挡住暴力拆迁的推土机。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中国有多少贪官、有多少暴力执法者与他们并不相干,他们只是希望自己不要遇到这样的官员罢了;至于谷歌为什么退出中国,对于看惯了新闻联播的百姓来说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自由和民主对于他们还不如政府发的10块钱补助来得实惠。恰恰是这种事不关己的心态让中国的百姓成了权力的牺牲品。

曾经听过这样的一个故事:纳粹杀波兰人时,我没有说话,我不是波兰人;杀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我不是犹太人;杀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我不是共产党人;杀工会会员时,我没有说话,我不是会员;最后当他们举着刀向我杀来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说话了……和谐的社会是不容许鲁迅式人物出现的,于是我们退而求其次,韩寒就应运而生了。然而当我们期待着韩寒像鲁迅一样影响中国的时候,我们才惊奇的发现原来影响力是权利的化身,而柔弱的文人却只能空发慨叹。

(王太拓/光明网-光明观察)

评论

  • 我是公民,不是百姓 说:

    宽容与支持更多的韩寒才是我们必须顺从的时间线,当漫山遍野都是公民韩寒之后,才有可能出现一个真正的作家韩寒。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